-李康順從花朵服裝廠離開的時候,已經到了黃昏,關於那三十名職工返廠的事,與周於峰也確定好了時間,就在明天前來報到就行。

擔心影響到沈佑平,這件事上,周於峰也不敢拖遝,事情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本來以為會停工一到兩天,冇想到沈佑平的態度過於強硬,纔會讓整件事快速地得以解決。

至於朱軍,周於峰完全冇有想到,他對自己,竟然是這般仇恨。

那天在沈佑平的家裡,那位老頭破天荒地提了一嘴自己與沈自染的事後,周於峰就明顯地感受到了朱軍對自己的敵意。

但遠冇有想到,已經狹隘到了這種地步,會不會是過於地想要在李康順麵前表現,還是骨子裡的自卑,該不會認為自己跟沈自染有那麼一點可能,就想致自己於死地吧?

車間裡,周於峰手裡握著長尺,看著楊自強在白紙上繪畫著衣服,目光變得恍惚起來,老江在一旁說著話,一個字都聽不見去,腦海中回想著這兩天發生的事。

如果真是自己胡亂猜忌的這樣,那朱軍這個人,最好是將他踩入塵埃,不然小人得誌的那一天,會變著花樣跟自己作對。

往往,原來生活疾苦的那些人,在獲得權力後,會更毫無節製地壓榨彆人。

當然,窮怕了也是他們給自己推脫的一個很好藉口。

思緒又飄到沈自染那個女人身上,不禁地,周於峰蹙眉搖了搖頭。

呢喃了一句“煞筆”後,便收回了思緒,看著楊自強繪畫著衣服。

正好老江他們在這個時候鼓起了掌,周於峰也舉手一起鼓掌。

李博、儲和光等人開著三輪去市裡,又從加盟店那裡收回之前送出的衣服,而突然發生的那些事,就如細綿的小雨一般,大樹底下乘涼的人,並冇有發現。

忙碌中,又到了夜裡,在周於峰的辦公室裡,馮喜來等人,聽著馮寶寶彙報著各家門店的銷售情況。

冬款的衣服製作成本要比夏款的衣服高上許多,但相比於魔都服裝廠衣服在浙海市的售價,花朵服裝廠有足夠的價格優勢。

同樣質料的衣服,又都是模特所代言過的,一種售價40塊,而另一種的售價在打折促銷的基礎下,不過隻要22塊左右,消費者會購買哪種衣服,結果就一幕瞭然了。

至少在浙海市,魔都服裝廠打不起價格戰,運輸成本就能夠拖死它。

更何況有高額的加盟費,你把利潤空間給壓低,人家加盟商也不會乾的,所有的一切,在出現一家有力的競爭對手之後,就全是弱點。

“銷量持續上升,當然,打折促銷之後,銷量會有所回落,但現在的製衣的效率,壓力依舊很大。”

今天的總銷量在三萬元左右,馮寶寶彙報完工作後,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雖然所有員工的積極性擺在那裡,但熟練度還是需要長時間來磨練的,所以製衣的效率哪怕會漸漸提高,依舊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看了眼周於峰,馮喜來繼續侃侃而談著自己的觀點:

“入冬之後,會有人提前買過年的新衣,還有周邊縣城、村莊的人,也會來省會城市逛街購衣,這是衣服行業最紅的一段時間,所以我們的必須要有足夠的庫存來應對這個旺季。”

說完這番話,辦公室裡安靜了下來,隻有李博、儲和光沙沙的寫字聲,在記錄著馮喜來剛剛所說的話。

安靜了片刻後,周於峰看著馮喜來,淡淡問道:

“馮廠長,你的意思是,我們需要擴招一些有製衣基礎的人,來應對不久後的旺季。”

“對。”

馮喜來用力地點了點頭。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要怎麼招收,待遇怎麼算,以哪種形式來擬定用工合同,我需要考慮一下,明天...就明天吧,我給你方案。”

周於峰認真說道。

“用不著明天,這些東西比較複雜,彆太趕了,要多注意休息。”

馮喜來笑了笑說道,不過他也知道,說這句話是徒勞,周於峰肯定會通宵達旦地趕出擴招的方案來。

“冇事。”

周於峰嘴角微微上揚,隨後看向眾人,說道:

“那各位就散會吧,這兩天一是加盟店的促銷,二來又出了這麼一檔子事,辛苦大家了。”

儲和光等人隻是笑著搖搖頭,示意是分內的事,隻有李博向前了一步,喜笑顏開道:

“都是我們該做的,這有什麼辛苦的。”

“那大家就去食堂吃飯吧,今天不用給我報飯,中午吃撐了,晚上就不去了。”

說著,周於峰已經拿起了一支筆。

眾人看了周於峰一眼,便往著院裡走去,他的性格是什麼樣,這些時日相處下來也都清楚,心裡有事後,肯定要先把那件事給做好。

李博冇有跟出去,等到其他人走出去之後,彎腰湊到了周於峰的身邊,嬉笑道:“明天可就是週日了呀。”

“嗯?週日?怎麼了?”

周於峰抬頭看了眼李博後,繼續拿著筆在紅旗本上寫著方案。

“今天我去找杜鵑的時候,小朵可是一直問你的情況,說你要是太忙的話,就算了。”

李博細聲細語地說道,臉上的笑容非常燦爛。

“哦,差點忘了。”

放下筆,周於峰這才記起,這週日要帶小朵回家看看的,笑了笑後,問道:“明天她什麼班,這你知道嗎?”

“知道,上午班!”李博立即回答道。

“嗯,那我中午的時候去找她。”

說了一句,周於峰提起筆,準備寫字時,突然想到了什麼,笑罵道:

“不是,杜鵑?勾搭上了?”

“嘿嘿,老周,你這個用詞我得批評你兩句,自由戀愛不是早就開始提倡了嘛。”

李博一屁股坐在桌子上,說道。

“你這也太快了吧,那天不是還不認識嗎?”周於峰有些無奈地說道。

“彼此間隻不過有好感而已,我逼著小朵給牽線搭橋的。”

“嗯?”

看著李博,周於峰滿頭黑線!

“老大,那你繼續忙,我出去吃飯了,彆忘了明天是週日,小朵絕對能給你生個小子。”

丟了這麼一句話,李博便大步往著院子裡走去。

細細品了下李博最後一句話,周於峰操著大嗓門,破口大罵了起來:

“你他孃的,往哪裡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