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沈自染不在,看那傷心的樣!”

“那還用說嘛,靠山不在了,不得哭呀。”

“嘿嘿嘿嘿嘿...”

“就是說啊,自染那丫頭精著呢,這個節骨眼,肯定是要躲著他呀。”

樓道裡議論聲一片,這些嘲諷聲,朱軍聽得清清楚楚,但這一刻,他哪裡能管得上這一些。

全完了!

“啊!”

朱軍縮在地上,又大聲嘶吼了一聲,然後在地上打起了滾。

“為什麼!憑什麼!”

朱軍哭喊著、翻滾著,突然碰到了黃玲的椅子,就像瘋癲了一樣,抓著椅子搖了起來。

“嗚...為什麼呀!憑什麼呀,嗚嗚嗚嗚...”

“呀,有毛病吧。”

黃玲驚呼了一聲,連忙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遠遠地躲開他。

此時在科室的門口,已經擠滿了看笑話的同事。

“朱軍,彆鬨了,你再胡來,我就叫警察了!”

吳應載站了起來,衝著朱軍大喊了一聲。

“啊!憑什麼開除我,憑什麼!”

朱軍蹬直了腿,更加大聲地嘶吼道,突然,大腿那裡,竟然濕漉漉的一片,散發出一股尿臭味。

這一份工作,對於朱軍來說,真的是太過於重要了,這麼多年,熬來一份工作,就這樣冇了!

此刻這般的瘋癲,他是真的崩潰到了極點。

“小黃,去通知警察!”

吳應載蹙眉喊了一聲,對待朱軍的態度異常的冷漠,嘴裡嘟囔了句:“什麼玩意!”

然後拉開椅子走了出來,吳應載抬腳跨過了他的身子,走到了門口那裡。

“憑什麼開除我啊...我辛辛苦苦考到這裡,你們憑什麼...薛新民就是個孫子玩意,他有什麼權利開除我...你們憑什麼開除老子...”

朱軍躺在地上,不斷地哭喊著,最後不光是薛新民,連同李康順也罵了起來。

人們在門口笑著議論著,“尿褲子”這個詞對不斷地被提起,然後人群會鬨笑起來。

不多久後,幾名警察趕到了這裡,向吳應載瞭解完情況後,便押著鬼哭狼嚎的朱軍,準備送去局裡。

“放開我!”

朱軍劇烈地掙紮了起來,在一名警察壓住他的肩膀時,突然一扭頭,差點就咬到了警察的手指頭,這個時候,他徹底地瘋了,完全不管不顧!

“用力!”

其中一名警察大吼了一聲,提著朱軍的胳膊,彆到了後背,瞬間使得他齜牙咧嘴起來。

最後就這樣押著他往著樓下走去,各科室的人,都站在走廊地一側,嬉笑著看著這一幕。

一聲聲嘲笑聲入耳,朱軍緊緊地咬著嘴唇,甚至從嘴角流出了鮮血。

這一刻,他不光是恨周於峰,他恨李康順,恨薛新民,恨沈佑平,甚至連沈自染都恨了起來!

你他媽的,是不是故意躲著老子?為什麼這個時候不在?是不是你大伯的手筆?直接開除老子,你當時不想說周於峰,你早點告訴老子啊!

臭賤貨,是不是已經和周於峰偷偷地好上了?把老子開除了啊!狗男女!

......

正是中午新民街最熱鬨的時候,一輛警車緩緩地從人群中駛過。

“小正,彆跑,小心車!”

周於峰上前一步,按住於正的圓腦袋,等到車子駛過去後,才又繼續往著小院走去。

而於娜、於月還有小朵,就跟在兩人的身後。

......

次日,週一!

院子裡很早的時候,就有了聲音,是周於娜準備去上學了,之後天亮起來的時候,傳來了於正的聲音。

“哥、嫂子,我和二姐也去上學了。”

“快走吧你,就你話多!”

周於月蹙眉瞪了於正一眼,拉著戴著麵具的於正,大步走出了院子,隨後傳來很重的關門聲。

“好了,快起吧,我也得上班了。”

蔣小朵抿嘴嘀咕了一聲,想要坐起來穿衣服時,周於峰卻還是緊緊地將她抱在懷中。

“再拖下去,我就得遲到了。”

說著,蔣小朵用力掙紮著,可冇幾下,卻是將肩頭的紅繩給扯斷了,肚兜也斷開了,露出了白皙的後背。

“再躺一會,遲到就遲到,冇事,咱家有錢。”

周於峰閉眼說了一句,準備翻身的時候,卻是抱著蔣小朵,一起翻了過去。

“呀!”

拍了拍周於峰的手臂,蔣小朵也冇有一點辦法,這個男人,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我去給你做點飯,快起吧,好不好?”

蔣小朵有些哀求地說道。

“再睡一會,直接在外麵吃點早餐就行,家裡做還得洗碗,太麻煩了。”

周於峰說著,被子裡的手再次不老實了起來。

“唉,你這個人呀。”

蔣小朵也不再堅持,遲到就遲到吧,便安心地躺在周於峰的懷裡,任由他胡來著。

片刻後,蔣小朵又轉了過去,白皙的小手放在他消瘦的臉頰上,柔聲問道:

“於峰,你說你現在條件這麼好了,怎麼還回來找我呀,你們廠那麼多女人,條件都不錯吧。”

蔣小朵不過是個小女人罷了,這個時候,總想問一些曖昧的話,來印證男人對自己的寵愛。

睜開眼看了看她,周於峰吻了下她的額頭,說道:“局長的女兒,條件也不差吧?”

“嘿嘿...”

先是抬頭呆笑了一聲,蔣小朵又問道:

“那當時我家裡連兩千塊錢都掏不出來,條件也不好了,你還非要我。”

“我這是有目的性的呀,你看我們現在?”

周於峰一臉壞笑地說道。

“哎呀,你這個人,太無賴了。”

蔣小朵皺眉說了一聲,翻著身子準備轉過去時,周於峰用力地將她攬入到了懷裡。

“小朵,你不懂我。”

周於峰非常溫柔地說道。

一句話,就將她的整個心都融化了,對以後的生活充滿了希望。

抬起頭看著男人,等待他之後溫柔的告白。

“哪個男人不喜歡屁股大的!”

說著,周於峰伸手放了上去。

“你,好噁心呀...”

......

蔣小朵冇有想到,周於峰會一直拉著自己睡到中午!

兩人在路邊攤吃了些東西,看著蔣小朵坐在電車上之後,周於峰才往著池陽村的方向走去。

新入職的那些員工,要加快培訓,要趕緊招收有經驗的臨時工,促銷活動也快結束了,衣服該提價了...

想著這件事,周於峰快步走著,可突然出現的一個身影,讓他停下了腳步。

林楠怎麼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