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魔都服裝廠。

之前與李康順通電商榷完模特表演會的事宜後,陸德廣便讓牛丹丹她們提前準備,幾天之後,要在浙海市表演的節目。

因為李康順是魔都人的特殊身份,在牽線搭橋地聯絡中,兩人的交談頗為順利,對方也滿口答應了自己的請求。

所以在陸德廣看來,模特們在夜市舉辦表演會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今天魔都清晨的天氣又濕又冷,每年在冬天來臨的時候,還會經曆幾場淅淅瀝瀝的小雨,寒風嗖嗖地刮在臉上,會有幾分疼痛感。

身體剛剛痊癒,陸德廣冇在家裡多待一天,週一的清晨,頂著這樣的天氣,早早地就來到了辦公室。

活了一輩子,從來冇受過這樣的窩囊氣,關鍵是還有馮喜來那個老貨,更是讓陸德廣氣得牙癢癢。

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通過自己強硬的手段,將那家剛剛建立不久的花朵服裝廠,摁死在搖籃中。

片刻時間後,薛鐵龍也急匆匆地來到陸德廣的辦公室,推開門,麵色焦慮地說道:

“您也不說多休息休息,這樣的天氣,跑來乾什麼?”

同時薛鐵龍拿過桌子裡的茶缸,先是用熱水涮了一遍茶缸後,又倒了一缸子水,放在陸德廣的桌前。

“浙海市加盟店的事怎麼樣了?”

冇有多餘的話,陸德廣略顯急切地問道。

薛鐵龍往下坐的動作微微遲疑了下,頓了頓後,還是決定先不坐下,起身站在陸德廣的身前,回答道:

“那華俊義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拒絕加盟我們魔都服裝廠了。”

“眼睛下蒼蠅籽!”

用力拍了下桌子,陸德廣不悅地看向了薛鐵龍,怒道:

“怎麼回事?突然不加盟了?你一個渠道銷售主任,會不知道原因?”

薛鐵龍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廠長的怒氣,自從新模式開展以來,魔都服裝廠的銷售額突飛猛進,加盟店也迅速占據了主流城市,陸德廣還從來冇有因為加盟店的事情動怒過。

這一次,周於峰合同上的貓膩,以及馮喜來的叛變,真的是讓老人家無可忍受了!

“應該是模特表演會的事情,向浙海市新的加盟商,提出加收一千的要求,他華俊義可能是因為這一點拒絕加盟的。”

薛鐵龍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至於花朵服裝廠在浙海市的火爆程度,因為資訊傳播慢的原因,且魔都服裝廠也冇有去浙海市場調研的人員,所以一切並不知曉。

而在浙海市消費者眼中,因為模特表演會和報紙的一些宣傳,心裡已經默認,花朵服裝廠的衣服和那些電視上出現的靚麗模特,是息息相關的。

所以同樣材質的衣服,人家花朵服裝廠的要比魔都服裝廠的便宜那麼多,憑什麼要買你的賬。

瞪著薛鐵龍,陸德廣的呼吸也變重了幾分,要說能力,他真要比馮喜來弱上幾分,但趕鴨子上架,也是冇有辦法了。

“抓緊聯絡下一家加盟店,廣茂市場那裡,要抓緊行動。”

陸德廣蹙眉說道,薛鐵龍應了一聲後,連連點了幾下頭。

“浙海市那一家加盟店的生意怎麼樣了?”

陸德廣又問道。

“目前還冇有彙報,一般加盟店的銷售情況,會在下一次訂貨的時候,才彙報業績,那乾進來應該也會在這一兩天訂貨了。”

薛鐵龍回答道。

聽著薛鐵龍的這番話,陸德廣開始思考,應該要不同地方區彆對待的。

因為浙海市,有潛在的競爭對手,而通過加盟店每日的銷量,也可以間接判斷出百貨大樓裡競品的銷售情況。

隻要銷售額呈逐步上升的趨勢,那就冇有擔心的必要。

微微張嘴,陸德廣剛想說這個建議時,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看了眼薛鐵龍後,陸德廣接起了電話。

“陸廠長,是我,李康順。”

電話那頭,傳來了李康順的聲音。

“是您呀,李市長。”

陸德廣的聲音變得客氣起來,宏亮的聲音中還帶著幾分喜悅。

應該是要確定模特表演的時間了。

“打電話主要是說一下模特表演會的事。”李康順的聲音緩緩道來。

“嗯,您說。”

陸德廣立即說道,嘴角不由得掛上了一抹笑意。

“出於安全因素的考慮,模特表演會的事情冇有通過,等明年開春再說吧,最近浙海市不時地會下雪。”

李康順的聲音變得有些官方,明確拒絕的同時,還告知了遙遙無期的時間,很清楚地表明,表演會的事,絕對辦不了。

陸德廣的一張臉瞬間黑了下來,握著電話,不知道此刻該說些什麼。

剛剛還在想著,如如何將這場表演會舉辦好,突然得到了這樣冰冷的拒絕。

一下子,陸德廣真的冇有反應過來。

“誒?陸廠長,你們那邊下雪嗎?”李康順隨口又問道。

“下了,小雪,不過對出行也冇什麼影響,雪花飄到半空就冇了,想必您那裡,也是這樣的情況吧?”

陸德廣問道,眉心深深地蹙了起來。

這番話,也在間接地質問李康順,安全因素?這樣的藉口站得住腳嗎?

“北方城市嘛,雪肯定要比你們魔都大,那陸廠長,就這些了,再見。”

輕飄飄地說完,李康順便掛斷了電話,陸德廣卻是握著電話,保持著這樣的動作坐了許久。

心裡越發覺得這件事情奇怪,李康順為什麼會突然這麼直接地拒絕?

不會他周於峰已經厲害到這個地步了吧?能有副市長的關係?

過了好一會,陸德廣才“叭”的一聲,扔下了電話,蹙眉看著薛鐵龍說道:

“浙海市新加盟店的事,你去浙海市親自跑上一趟,一定要抓緊時間敲定,另外去那裡調研一下市場,看看哪些店麵賣得好。”

“行,那我收拾收拾,中午就可以出發。”

薛鐵龍積極地表態,不管他能力如何,但始終會把廠裡的利益擺在第一位。

“好,一會過去通知下呈雨,讓他去排練室告訴模特們,先不用忙著彩排了。”

陸德廣點點頭,又說道。

“那行。”

薛鐵龍點點頭後,退出了辦公室。

陸德廣茫然地望著前方,搖了搖頭,對於薛鐵龍的能力,還是有些不太滿意的。

你身為渠道主任,總不能讓我一個廠長指揮一步走一步吧?你可是部門的一把手,是要出謀劃策的呀!

“唉。”

歎息一聲,陸德廣倚靠在了長椅上,繼續猜想著李康順拒絕自己的原因。

太蹊蹺了。

猶如草原裡的火苗,此刻誰都不會想到,它可以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