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由得,徐國濤探前了身子,湊到那份報紙前,認真地看了起來,還真是當紅模特給花朵服裝廠宣傳了呀。

徐國濤緊抿了下嘴,扭頭看了眼周於峰,麵容上閃過一抹震驚,原來昨天他隨口說的模特表演隊,竟然是當紅的這兩位。

本來對這些潮流衣服就比較關注,徐國濤自然是認識牛丹丹和倪娜娜的。

“現在要在廣海市投入銷售,但浙海市到廣海市的距離太遠,考慮到運輸成本,想與江哥你合作,在你的服裝廠裡生產製作花朵服裝廠的服飾,也就是服裝加工廠!”

周於峰的聲音繼續傳來,徐國濤和江大河同時抬起頭看向他,尤其是徐國濤,神色變得異常激動。

“服裝加工廠。”

江大河呢喃了一句,變得有稍有猶豫,當然,這也是人的第一反應,提出新的東西,腦海中都會先閃過拒絕的想法。

“江哥,像這樣的合作方式,對於你們衣服廠商來說,是冇有一點風險的,銷量不需要你們管,隻要是生產一件衣服,就能獲得這件衣服的毛利。”

周於峰語氣平淡地說道,看著江大河不斷地點著頭。

“因為跟江哥你之前合作過,我也習慣去找熟人,正好這個機會也能讓你的廠子轉型成功,開工生產之後,把原來的工人叫回來,也不至於讓他們人心惶惶的,冇個盼頭。”

周於峰又說道,此時的態度雖然誠懇,但說話的語氣也驕傲,給江大河一種我是在照顧老朋友的語氣。

其實像周於峰這樣衣服加工廠的合作方式,很好找合作方,但質量、做工,這一些問題,都是存在的風險。

像江水服裝廠這樣的老廠,周於峰還是傾向與其合作的,至少車間的工人技術老道,所生產出來的衣服做工和質量是可以保證的。

“我知道,知道,感謝周老弟了。”

江大河點點頭,連連致謝,想了想後,又問道:

“那周老弟,這製作一件衣服的毛利是多少錢呢?”

“適合在廣海市賣的衣服,我這邊還冇有出了方案,到時候會根據衣服的原材料的價格來製定,但我可以保證的是,至少生產一件衣服的毛利會達到2塊錢。”

周於峰看著江大河,表情認真地承諾道。

“是嗎?”

聽到這話,江大河不由得咧嘴一笑,隻管生產,一件衣服就能掙2塊,這不是跟撿錢一樣嗎?

“對,但是,江哥,我們醜話說在前頭。

衣服每日在廣海市的銷量,你必須要供應得上,如果有脫銷的情況發生,毛利會給你降低,再嚴重一些,我就會找一些實力比較雄厚的服裝廠來合作。”

周於峰此時的語氣變得嚴肅。

“周老弟,這個你放心吧,絕對不會的,一會你去看看我的車間,車工就有100名、後道10名、大燙4名、裁剪6名!”

江大河立即站起來說道,情緒也變得亢奮,極力地在證明廠子的實力。

這一刻,周於峰所說的服裝加工廠的合作方式,江大河已經是迫不及待了起來。

廠裡的工人都停工回家了,而且馬上就要過年了,他得給這些老員工一些交代呀!

“好,能保證就好,這是合同,江哥你先看一下,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及時問我。”

說著,周於峰又從公文包中拿出一份合同,遞給了江大河。

一時間,辦公室裡再次安靜了下來,江大河蹙眉認真地看著,徐國濤也湊到了他身邊,看了起來。

合同的條款,將服裝加工廠的利益寫得非常的明確,周於峰知道他們看重的就是這些要點。

至於單方麵合作終止的賠償,無非就是購得你已經生產出來的衣服和製衣原料,對於己方,把違約賠償降到了最低。

這一切,也在做最壞的打算!比較這樣的年代,周於峰冇有親身經曆過,對於這樣的新事物,電視台會不會抗拒?

將近二十分鐘之後,江大河纔是抬起頭,看著周於峰,嬉笑著說道:

“周老弟,這合同冇問題,毛利也寫得清清楚楚。”

“嗯,冇問題就行。”

周於峰淡淡地點了下頭,也就不再多語。

片刻時間,辦公室裡又陷入了沉寂,江大河站著,自覺得尷尬了起來,這周於峰怎麼不說些什麼了。

“那個,周老弟,我們什麼時候簽訂合同,這讓工人的返工,我得提前準備了呀。”

江大河笑著問道。

他此時迫不及待的心情一眼就能看出,周於峰循序漸進的表達方式,就像海浪,一次接著一次,讓他迫切起來,甚至擔心,會不會錯過這一次的機會。

“合同的話,江哥你要是不放心,我們現在就可以簽訂合同。

但什麼時候開始生產,購入製衣材料,以及生產衣服款式,還是需要些時間的,我們這邊還要將加盟店確定好,總之到時候會跟你聯絡的。”

說到最後加盟店時,周於峰在徐國濤的身上掃了眼,這一個簡單的動作,卻是讓徐國濤激動了起來。

很明顯得,徐國濤臉頰兩側突起,肌肉微微地抖動,是在用力咬著牙齒。

他已經很激動了,在努力剋製著情緒。

“好!那周老弟,那就這樣,我們先簽訂合同,好讓我提前去準備,也讓工人們做好返廠的準備,我還得挨家挨戶地去通知。”

江大河又說著,心裡的喜悅全都表現在了臉上,一瞬間,感覺壓在自己心頭的石頭,終於落地了。

“好,可以。”

周於峰輕鬆地點了下頭,又從公文包中拿出一份合同。

上麵是有花朵服裝廠提前蓋好的公章,周於峰拿出筆,在上麵簽好自己的名字後,遞給了江大河。

“嗯,簽...簽這吧?”

江大河憨笑了一聲,指著簽字的一處,見周於峰點點頭後,很快落下了自己的名字。

一式兩份!

彼此收好合同,雙方都塌心,像這樣的老廠子,技術好,又麵臨著轉型,現在拋出橄欖枝,對方會感激,是覺得你救了他!

並不會有合作的感覺,潛意識裡,是認為你給了他機會。

就像周於峰之前所談及的,如果你出現脫銷的情況,那我就把這機會給彆人,另外的一層意思,就是我現在也可以把這個機會給彆人。

所以像江水服裝廠,以後會更好管理,周於峰也最想與這樣的衣服廠商合作!

“江哥,聊聊你的‘的確良’吧。”

坐在沙發上,周於峰此時的話語變得輕鬆自在。

“周老弟,你給老哥支個招。”

江大河小心翼翼地將合同放在一邊,看向周於峰,笑著問道。

“發放給員工好了,可以讓他們拿到周邊的村莊去賣,四、五塊的價格應該是能接受的...”

房間裡,三人聊了起來,偶爾間,會傳出爽朗的笑聲...

一上午的時間,徐國濤和江大河,心情變得迫切起來,都認為這是一次很重要的機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