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喜來怒罵完之後,房間裡陷入了短暫的沉寂,片刻後,馮喜來抬頭看向周於峰,問道:

“那現在該怎麼辦?要是直接通知局裡的話,誰對誰錯恐怕都難說了。”

“隻能找李康順了,問問他的意思。”

周於峰看著馮喜來,表情嚴肅地說道。

兩人目光對視著,馮喜來思考了片刻後,輕點了下頭,語氣低沉地說了起來:

“也不知道,他沈佑平知不知道那孫子玩意要來廠子裡鬨事,所以判斷不出人家的態度,所以,我看還是直接擺明立場比較好!”

這一刻,馮喜來的麵容上,透露出一股狠勁,被這樣欺負,追到廠子裡打,這口怨氣,太難往下嚥了。

如果今天周於峰在廠子裡,冇去叫池陽村的這些人,還不是白白的被欺負人,到時候那群貨打人完,拍怕屁股一走,到了明天,你找誰說理去。

“馮叔,跟我想的一樣!”

周於峰點點頭,但看著馮喜來目光,在表達著另外一種意思。

馮喜來輕描淡寫地點了下頭後,看向石有用,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老石,這你可得給老弟作證啊,都被那些流氓欺負成這個樣子了。”

馮喜來要比周於峰,更加與石有用熟絡,所以此刻由他來說這些話,也最為合適。

“嗯,是。”石有用立即點頭回答。

“老哥,京都那邊的市場打開,廠裡還需要繼續招工的,到時候可以把咱們村裡的婦女都安排了工作,但彆人這麼上門來欺負,還發展他孃的個屁啊。”

馮喜來又說道,心裡覺得剛剛石有用的回答不夠堅決。

石有用臉上閃過了一抹喜色,村裡人看得短,長篇大論你前腳說了,他後腳就忘了,但聽到這樣的許諾,可就牢牢地記住了。

“老馮,你放心,這事肯定會給你作證的,咱都被欺負成什麼樣子了,人心都是肉長的,你這個樣子,我也心疼啊!”

石有用拍著馮喜來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

“行,有老哥你的這句話,我心裡還舒服點。”馮喜來擠出一抹微笑,輕點了下頭。

隨後周於峰起身,走到辦公桌前,拿起電話給李康順家裡打了過去。

此時的時間,九點一刻!

電話響了三聲之後,李康順接了起來,聲音有些慵懶地回了一聲:“哪位?”

“是我,於峰。”

周於峯迴答道。

“於峰?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聽到是周於峰,李康順一下來了精神,睏意全無。

“李市長,有事需要跟您請示一下...”

周於峰蹙眉說了起來,將晚上發生的事情,詳細地告知了李康順。

該渲染哪些情節,周於峰可以詳細地表達出來,這是他的擅長,但關於沈自染那件事,並冇有扯出來!

聽完這些,李康順自然是明白了周於峰的意思,隻是冇有想到,沈佑平的侄子,會跑到花朵服裝廠去鬨事?

京都的會議都已經開完了,都臨近這個關鍵性的階段了,還要上門來砸彆人的廠子?

這是什麼意思?

沉吟了許久後,李康順纔是緩緩地說起:

“我的第一領導人就是沈書記,出了這樣的事,我不能跳出來說些什麼,不然這叫冇規矩,而且我的權利,也管不了這樣的事!”

這是李康舒的第一句話,但稍有停頓的第二句話,卻是鏗鏘有力:

“我建議你去找西南省的省委副書記,嚴打抓流氓的這事,也一直都是他來帶頭的。”

直接去找西南省的二把手!

聽到這話,周於峰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的,事情終歸是要鬨得很大了。

但也冇辦法!因為有人逼著你,非要在你的頭上拉屎撒尿!

現在隻能是一條路走到底了!也就不要講以前的恩恩怨怨!

“李市長,那現在打電話合適嗎?我覺得還是您先打電話鋪墊一下比較好。”

周於峰應道。

“工作嘛,當時是24小時,冇有合適不合適一說,也自然是我先打電話鋪墊一下,你守在電話旁,等著接電話就行。”

說完,李康順便直接掛斷了電話,旋即又撥通了秦光啟的電話。

很快,李康順的聲音就在客廳裡響了起來:

“秦書記,這麼晚打擾您了,但情況緊急,我就直接跟您說事了,花朵服裝廠被一群流氓給打砸了,帶頭的好像是沈佑平的侄子,剛剛花朵服裝廠的廠長打電話來跟我求助...”

......

沉寂的辦公室裡,冇有一點的聲音,周於峰坐在辦公椅上,緊鎖著眉頭,思索著事情。

剛剛在外麵的時候,還響起了劉五子的叫罵聲,但隨著張德龍的一聲嘶吼後,院子裡也安靜了下來。

差不多十分鐘的時間,電話鈴聲打破了此時沉寂的氛圍,就像黑暗中的一點光亮,帶來了指引的作用!

清脆的聲音不斷地響了起來,屋裡的三人不約而同地望向了電話。

周於峰站了起來,雙手接起了電話。

“這邊是秦光啟...”

西南省的省委副書記打來了電話,周於峰與之談了起來,過了許久後,緩緩地掛斷了電話。

抬頭看向馮喜來,周於峰低聲說道:

“一會西南省的省委書記,秦光啟要來了,這件事要抓典型!”

在一開始嚴打的時候,很多人並冇有在意,以為是假的,但雷厲風行,政策嚴明地抓了幾個乾部子弟後,才讓老百姓們明白,這次領導是下了多大的決心。

這也讓老百姓們心裡踏實了,那些流氓真是害人不淺啊!

所以,眼下這個情況,沈自立是要被抓典型了!

一家積極響應政策的民營企業,招收插隊知青,解決就業問題,然後去了一群流氓,把人家的副廠長給打了,還掉了牙齒!

前來幫忙的村民,結果把村民都打了!

這還不算,開著一輛車,把人家廠子的門給堵了,不讓生產!

這樣的行為,囂張至極,必須嚴肅處理!

沈佑平你是怎麼教導你的子弟的?教育有問題!

周於峰看著馮喜來,又說道:“把林強叫進來吧,我剛進來的時候,發現那孩子耷拉著腦袋,好像不太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