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送你到連排宿舍那裡去。”

黑子下車推開藍色鐵門,隨後又轉身跳在了三輪車上,笑著對蔣小朵說了一句。

“哎呀,不用,我自己找他就行,也不是什麼急事,你快去把磚卸了吧。”

蔣小朵擺擺手,連忙說道。

黑子點點頭,駛進院子後,還是往車間那裡繞了一截路,等到蔣小朵下車後,才又返回放磚口。

蔣小朵快步往連排宿舍走著,越是這個時候,就越容易胡亂猜想,各種荒唐、可怕的猜忌猶如衝閘的洪水一般,在腦子中冒了起來。

這樣的猜忌,最可怕的還是有理有據。

離院子口還有幾步遠的距離時,蔣小朵就聽到裡麵嘈雜聲一片,緊握著拳頭加快步伐,來到院子口往裡一望,眼前的一幕讓妮子的腿都軟了。

一瞬間,全身都出了一層細汗,蔣小朵扶著紅磚牆站著,緊抿著嘴,望著被人團團圍住的周於峰。

是不是想要跑的時候被逮住了?蔣小朵的腦子裡,冒起了這樣的猜忌。

院子裡的職工七嘴八舌地喊完之後,走出來一個年齡稍大的婦人,作為與周於峰談條件的代表!

先是無奈地歎了一聲氣,叫賈巧文婦人還用力地搖了搖頭,像自己也是迫於無奈。

隨後看著周於峰,賈巧文愁眉苦臉地說了起來:

“周廠長,我們這一個星期的積分就有二十多分了,現在每天都在加班加點地趕男款服飾,每天休息的時間,也就晚上睡的那一會。

您要是能把積分給我們日結了,我們大家還是願意每天這樣辛苦的,那要不然我們就按往日裡的作息了,按照現在的庫存,我們看,這不趕製衣,也夠賣了!”

“對,我們要日結!”

“我們要日結!”

“我們要日結!”

剛剛賈巧文的話音剛落,院子裡的職工就握拳高呼了起來,幾聲之後,這賈巧文一擺手,高呼聲也聽話地停了下來。

“嗬嗬!”

周於峰冷笑一聲,冰冷地目光在賈巧文那張假意愁眉苦臉的麵容上掃了一眼。

能被選出來當代表,肯定身後是有特殊的人,但不管是誰,想當代表?好,你當!

“賈巧文,是你組織職工,來我辦公室鬨事的?”

這是周於峰的第一句話,目光直直地瞪著婦人。

“不...不是啊,是我們大家自發來這裡的,再說了,周廠長,我們哪裡是找您來鬨事啊,這不是跟你商量嘛。”

賈巧文連忙擺著手解釋道,話到了最後,擠出一抹微笑,又討好地笑了起來。

“工資日結?,滿足你!按照往日裡的作息?隨便你!”

周於峰看著院子裡的職工,擲地有聲地說道,高亢的聲音傳到每個人的耳朵裡。

隨後周於峰又往前走了一步,繼續說道:

“哼!用工合同就冇有日結這麼一說,當然你們想日結也可以,那就把正式合同給廢了,我重新給你們簽訂一份日結的臨時合同!”

話到這裡,周於峰停了下來,扭頭看向婦人,沉聲道:“賈巧文,一會先把你的合同轉成日結的臨時工。”

“我...這...周廠長...”

聽到這話,賈巧文一下就慌了起來,聲音也變得結結巴巴的。

周於峰隻是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就不再過多地理會,轉而又看向李亞威,道:

“賈巧文想工資日結可以,李亞威,你一會找人事科,把她的正式合同作廢,換成日結的臨時工!”

“嗯,我知道了。”

李亞威冇有絲毫猶豫,立即點頭應道。

“我...周廠長,你也不能隨便開除人吧?”

賈巧文瞪大了眼睛,一大步走到周於峰的身邊,拉著他的胳膊質問道。

“賈巧文,我不管你是誰的關係,完了之後你去找誰,現在每天就給你一塊錢的工資,冇有積分獎勵,你愛乾不乾,不乾就走人!”

周於峰伸手指著賈巧文,不客氣地說道。

賈巧文的一張臉一瞬間就變得煞白,周於峰冇有一點憐憫的意思,望著院子裡的職工,繼續高呼道:

“誰想換日結的工資,去找李亞威換!”

話落,擠滿人的小院裡突兀地安靜下來,此時誰也不想當那第一個出頭鳥。

周廠長的態度很明確,想工資日結,那就換成臨時工,手裡那份正式工的待遇也就冇了。

“剛剛嚷嚷的是什麼?嫌我貸款,拿著錢跑?不給發你們工資?嗬嗬,積分換算明天開始降!”

周於峰沉聲繼續說著,此刻表露出來的強硬氣質,給每一個前來鬨事的職工,很強的壓迫感。

“你們罷工一個,我就轉正一個臨時工,你們走一個,我就再招收一個,我花朵服飾離開你們照樣能轉!”

話畢,周於峰便不再做聲,留下麵麵相覷一大夥人,走回到辦公室裡。

“砰”的一聲,周於峰用力地將門閉上,之前跳得最高的賈巧文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一張臉皺成了苦瓜臉,也不知道周廠長是不是真要把自己調成臨時工?

看著周於峰走進辦公室,蔣小朵稍有停頓後,貼著牆邊,快步往著辦公室那裡走去。

很快來到門口,推開一條門縫後,一下就鑽了進去。

同時,在這個時候,李亞威開始穩定起了大夥的情緒,他心裡明白,這開除一個人可以,不能在這個關頭把大夥都開了。

男款的庫存量遠遠冇有達到周於峰的要求,按著廠長所說的,花朵服裝廠所影射的兩個城市可是浙海和京都,製衣的時間很緊。

“好了,大夥趁著中午,趕緊去歇一會,也不捫心自問一下,每個月能從花朵服裝廠裡領多少錢,人家周廠長真要是像你們說的那樣,何必每月給那個叫什麼提成的東西...”

院子裡響起了李亞威高呼的聲音...

辦公室裡。

周於峰疲倦地坐在彈簧沙發上,昨天盯對服裝加工廠的製衣產值,整宿都冇睡,剛剛的情緒波動又很大,在這一刻,儘顯疲態。

聽到開門的聲音,周於峰抬頭望了過去,緊蹙眉頭的一張臉,看到是小朵後,立馬舒展開來,掛上了一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