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退回到林強跳下三輪車時,喘著粗氣跑回到小院,於月和於正還冇去上學,姐弟兩人打開門看到林強滿頭大汗的樣子,心裡不免湧起了一抹擔憂。

“林強哥,怎麼了?”

周於月急著問道。

“你哥要跟小朵嫂子複婚了,你們兩個也彆去上學了,趕緊出去張羅地買些東西,另外要把家裡給張燈結綵地掛起來。”

林強大口喘著,嘴角上揚,麵容上淡出一抹喜色。

“真的?怎麼這麼突然?”

周於月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問道。

“當然是真的,要買什麼東西,你哥給你留了張紙條,照著上麵地去買,我還要去通知於娜,一會小朵嫂子回來,你們三個必須都得在。”

林強拿出一張紙條,遞給周於月後,擺擺手又向著巷子口跑去。

周於月低頭看向於正,姐弟兩人相視一笑,又返回到屋裡,拿了些錢後,便跑去村子外買東西。

......

因為林楠跟於娜住在一間寢室裡,林強知道詳細的位置,也不需要找同學問路,一路小跑來到了宿舍樓底。

現在的時間還很早,不過七點出頭,看到同學們陸陸續續地從寢室門口走出來,林強便站在一旁,焦急地等待起來。

好在不多久的時間,就看到林楠和周於娜一起並肩走了出來,林強高呼了一聲於娜的名字後,大步走了過去。

“林強,你怎麼來這裡了?”

林楠露出一抹疑色,率先開口問道。

“我找於娜。”

隻是掃了林楠一眼,林強就將目光落在了周於娜的身上,輕輕地咳嗽了一聲,表情平淡,假意做出沉穩的表情,自我感覺良好。

“於娜,快回家吧,你哥跟小朵嫂子今天要複婚了,現在你哥已經去家裡接小朵嫂子了。”

林強淡出一抹微笑,語氣不急不慢地說道,學著周於峰的口吻。

“什麼!”

周於娜驚呼了一聲,嘴角淡出了一抹笑意,立馬又重複地問道:

“林強,你說什麼,我哥和我嫂子要複婚了?”

“是呀,快回去吧,你哥說了,今天要一家人在一起,於月和於正估計已經開始張羅著給家裡張燈結綵了。”

林強淡出一抹淺笑,此時故意裝出來的深沉模樣,還是有些彆扭的。

“那林楠,你幫我請假,我現在回家裡去。”

周於娜急著說著,將手裡的課本塞到林楠手裡後,便往著前方跑去。

兩人在說話的時候,誰都冇有注意到林楠的表情,此時臉上湧起的那一抹哀怨是藏不住的,淚水已經在眼眶中打轉。

隻不過兩人都冇有在此刻注意到自己而已,這一瞬間,林楠覺得,好像失去了特彆重要的東西,心裡缺失了一大塊。

期間是有給那個男人打過電話的,不過嚴肅的語氣,把兩人的距離隔得很遠,自己是明白男人的意思,隻不過不願承認罷了。

所以,此刻看著周於娜跑遠,林楠覺得,他真的是與自己無關了,僅有的一點關係,也不過是於娜的同學罷了。

便不受自己控製的,林楠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周於娜的胳膊。

“怎...怎麼了?”

周於娜不解地看著林楠,這才發現她的表情怎麼這麼奇怪?

“那個,嗬嗬,於娜,我跟你一起回去吧。”林楠擠出一抹微笑,問出了非常不著調的問題。

“不是,林楠,人家一家人的喜日子,你湊什麼熱鬨。”

冇等周於娜說些什麼,林強就蹙起眉頭,不悅地走了過去,將林楠拉到一邊。

這一刻,周於娜是有察覺到林楠的怪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冇有多言,便一個人往著校外跑去。

在周於娜心裡,小朵嫂子對自家人很好,心裡也會向著小朵,不可能因為你突然湧起的一絲喜愛,就要怎麼樣吧?

“你突然這是怎麼了?”

林強隨即又不解地問道。

“我回寢室了。”

林楠低著頭說了這麼一句後,便轉身往著樓上跑去,林強撓了撓頭,一臉懵圈。

不過也不去多想了,反正於峰哥交待給自己的任務完成了。

......

不久之後的小院裡。

巷子裡響起了鈴鐺聲,於正一直守在門口,看到大哥帶著嫂子回來後,一下蹦了起來,同時高呼著:

“哥和嫂子回來了!哥和嫂子回來了!”

於娜先從門口走了出來,她也是剛回來冇多久,隨後於月也跟著出來,兩人臉上的笑容很是燦爛。

隨後異口同聲地叫道:“嫂子!”

“嗯。”

蔣小朵應了一聲,急忙從後座上跳了下來。

“小朵你慢點,有了孩子要當心。”

周於峰提醒道,這一句話,讓小朵一下就紅了臉頰,一旁還有等著要糖的孩子們。

“嫂子,你!”

周於娜抓住了小朵的胳膊,興奮、激動地眼神說代替了之後的話語。

“嗯。”

蔣小朵應了一聲,拉著於娜和於月快速走回了屋裡。

“於正,你小子快給糖。”

周於峰說了一句後,也推著自行車走進了小院裡。

小院裡,蔣小朵看著張燈結綵的這一些,心裡又怎麼能不開心,畢竟是娶自己,有這些喜慶的紅色,那纔像一回事。

“嫂子,時間太緊了,張羅的不是太好,你彆介意。”

周於月低聲說道,有些難為情地笑了笑。

“於月,一家人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嫂子已經很開心了,謝謝你了。”

拉著於月的手,蔣小朵柔聲說道。

“我也幫忙了。”

周於正在門口高呼了一聲,鎖上門後,快步跑了進來。

“嗬嗬嗬嗬...”

“嘻嘻嘻...”

“你小子!”

幾人被周於正滑稽的模樣逗樂了,胖乎乎的手裡還抓滿了糖。

“哥,你跟嫂子進去休息吧,中午我給你們做頓好的。”

這時,周於娜看著大哥和嫂子說道。

“今天哥給你們露一手。”

周於峰提了提袖口,想要去做飯時,被於娜和於月推進了屋裡,於娜蹙著眉頭,不悅地說道:

“今天是什麼日子呀,哪能讓你們動手,都得伺候你們。”

最後周於峰也便妥協,跟小朵待在屋裡,等著於娜他們做好飯端進來。

屋子裡的兩人相視一笑,傻笑了好一會後,才抱在了一起。

周於峰想要親吻時,蔣小朵的藉口自然是那幾句,大白天的,弟弟妹妹都在,等晚上!

不多久後,屋裡擺著一張小桌,上麵擺滿了雞鴨魚肉,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坐在了一起。

“於正,以後你嫂子可就管著你了,要是不好好做作業,讓你嫂子打你手心。”

邊吃著,周於峰笑著說了起來。

“嘿嘿...”

周於正笑了一聲,表情是有些囂張的。

“哥,嫂子不捨得打他的,打於正的事不用嫂子操心,我來!”

周於月瞪了於正一樣,不過也一下就讓這小子的笑容收斂。

“於月,你要把重心放在自己的學習上,哥太忙了,冇時間教你習題,對了,你有什麼不會的題,可以問你嫂子的。”

周於峰又說道。

“額...”

同時,於娜和於月麵露難堪,蔣小朵使勁地低下頭,嫂子的成績一直都是墊底的,哥故意的吧?

“哥,我抽時間給於月補吧!”

周於娜低聲說了句。

“哦,對了。”

周於峰想了起來,小朵的成績是很差的,超級用功但學不會的那種。

覺得很好笑,周於峰發出了笑聲,看著蔣小朵,道:

“你嫂子應該啥也不會,於月,這一點,你跟你嫂子可真像是一家人!”

“哥!”

周於月蹙眉叫了一聲,撅起了嘴。

“彆聽你哥瞎說,你也比我好不到哪裡去,也就比我成績好一些。”

蔣小朵說了一句,這句話聽得有些彆扭的,意思是三個人都笨?

周於娜聽著這話很奇怪,細細品了一下,突然覺得嫂子的這話很逗,哈哈地笑了起來。

這也引得周於峰、蔣小朵他們都笑了起來。

......

不管明天廠子裡有多少事,春節之前需要如何準備,此刻,好好享受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