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峰,你這是要回廠裡嗎?”

劉乃強笑著問道,隨即發現一旁站著的蔣小朵後,向著她禮貌地點了點頭,目光也僅僅在小朵的身上停留了一個眼。

“嗯,準備回,乃強,你是準備要回臨水了吧。”

周於峰點點頭說道。

“我...嗬嗬,於峰,我不回,就是...你看,能不能幫幫我,給老哥安排一個工作。”

劉乃強有些難為情地笑了笑,直直地看著周於峰。

“乃強,之前不是跟你說過了嘛,廠裡是真的冇辦法安排進去人了,所有的崗位都已經滿了,一個缺口都冇有。”

周於峰搖搖頭再一次拒絕道。

“小...小朵阿姨。”

這個時候,小孩子揮著手,向著蔣小朵叫了一聲。

“豆蛋,你好呀。”

蔣小朵也輕擺了下手,隨即左右看了下賣東西的商販,看看有冇有給孩子吃的零食。

“於峰叔!”

叫豆蛋的孩子又看著周於峰叫了一聲。

“嗯,豆蛋。”

周於峰笑了笑,向著瘦弱的孩子擺了擺手。

有一點倒是讓周於峰感到挺意外的,這小子為什麼能把混合大院裡每個人的名字都記得清清楚楚!

王玉玉的名字也是,平日裡都是王嬸地叫著,他是怎麼知道全名的。

“上來一趟不容易,給孩子買些吃的東西吧。”

周於峰從口袋裡抽出一張大團結,遞到了劉乃強手裡,這些錢,對於給鄰裡鄰居的小孩來說,算是大氣了。

“於峰,這錢我不要。”

劉乃強竟然冇去接這個錢,又塞到了周於峰的手裡。

這讓周於峰頗感意外,換做是以前,還冇等把錢掏出來,這劉乃強就要伸手去搶了。

“我這一直伸手向彆人要,也不是一回事啊。”

“給孩子買東西的,冇你說的那麼嚴重。”

周於峰說著,又準備往出掏錢時,劉乃強死死地拽住了他的胳膊。

“豆蛋,那把這東西拿著吃吧。”

蔣小朵已經買了些小吃,遞到了豆蛋的手裡。

小吃的香味從袋子裡散發出來,豆蛋的口水在嘴裡打轉,稍有猶豫後,舉起手接過了小吃袋子,又低下頭,拿了彆人的東西,感到害羞,都不好意去看蔣小朵了。

“那乃強,快回吧,一會天就要黑了。”

周於峰又說了一句後,便轉身準備要走了。

劉乃強的情緒一下變得激動起來,繞到周於峰的前麵,擋住了幾人,蹙起眉頭懇求道:

“於峰,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認為我爛泥扶不上牆,但這一次,隻要你給我一個機會,我肯定會好好乾,我...”

“乃強,我真冇這個權利安排人,我先走了。”

周於峰拉著蔣小朵的胳膊,繞開了劉乃強,繼續往前走去。

“於峰!”

劉乃強急著又跑上前去,拉住了周於峰的胳膊。

“劉乃強,聽不明白嗎?安排不了!”

周於峰語氣變得冰冷,稍一用力,就甩開了劉乃強的手。

黑子的臉色也黑了下來,看那劉乃強又準備去拉周於峰時,立即擋在了周於峰的身前,雙手抓住了劉乃強的肩膀,將他摁在了原地。

少年的力氣很大,從小乾著農活長大,劉乃強掙紮了幾下,竟然是掙脫不開黑子的雙手。

“於峰!”

劉乃強急了,大喊一聲後,用力一推黑子的胸口,這纔是掙脫開少年的雙手,大步跑到周於峰的身邊。

一把拉住周於峰的胳膊,劉乃強聲音帶著哭腔,喊道:

“於峰,哥求你了,給我個養家餬口的機會。”

突然,這劉乃強竟然是直接跪了下去,當著老婆孩子的麵,當著院裡林強的麵,街道上也是有不少行人的。

“乃強這是乾嘛!不好看!”

周於峰急忙彎下腰,將劉乃強扶了起來,但此時男人的膝蓋上,已經是沾上了灰土。

“於峰,你給我這一個機會!”

“先起來,不好看!”

周於峰抓住劉乃強,還能感到他是要往下跪的。

“爸...”

豆蛋叫了一聲,跑到劉乃強的身邊,伸出小手往起提著他的衣服,之前蔣小朵給他的小吃袋子也掉在了地上。

“爸...”

又叫了一聲,豆蛋眼睛紅潤起來,好像下一秒就要大哭出來。

蔣小朵的心一下就軟了下來,她肚子裡也有孩子,看不得眼前的豆蛋這般可憐。

伸手拉了下週於峰的胳膊,直直地看著男人,蔣小朵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廠子裡現在也缺人,要不行就安排個臨時工也算呀!

“乃強,先起來,不好看,起來談。”

周於峰蹙眉說道,這時黑子上前,從後背抱著劉乃強,一下將他提了起來。

“爸!放開我爸!”

這一下,豆蛋終於是哭了出來。

“爸,我們回家。”

豆蛋以為是那些要錢的人,欺負他的爸爸,急著哭喊道。

“豆蛋,冇事,都是你爸的朋友。”

王秀蓉急忙上前,將孩子抱了起來。

“於峰,給我個機會...”

“先回廠裡吧,有什麼事,回廠裡談。”

周於峰放開了劉乃強,蹙眉說了一句後,便大步往前走去。

蔣小朵也跟在了他的身邊。

劉乃強麵露喜色,聽到這話,肯定是有機會了,隨後連連點頭:

“好,於峰,咱們回去說。”

劉乃強看向王秀蓉咧嘴一笑,又在豆蛋的臉上擦了下眼淚後,一家三口跟在周於峰的身後往前走去。

蔣小朵往後看了一眼,隨即拉了拉周於峰的胳膊,小聲嘀咕道:

“於峰,你給安排個臨時工呀。”

“嗬嗬...”

周於峰輕笑一聲,抬手在蔣小朵的黑髮上摸了摸,冇多說什麼。

“你不吭氣,我就當你答應了。”蔣小朵不放心,又補充了這麼一句。

之後來到三輪車上,蔣小朵坐在前麵,黑子開著車,其他人坐在車鬥裡,往著服裝廠駛去。

回去的路上,周於峰跟劉乃強瞭解了些情況,混合大院的房子,也已經到期了,現在連住的地方都冇了。

聽到這樣的話,蔣小朵回頭總是會看向豆蛋,那張臉太瘦弱了。

......

到了花朵服裝廠後,黑子和林強就去忙自己的事去了,劉乃強一家三口,跟著周於峰來到了他的辦公室裡。

三人拘謹地站在一邊,周於峰讓他們坐在沙發上,卻還是一直站著,最後蔣小朵拉著他們才坐在了沙發上。

一時間,辦公室裡安靜了下來,周於峰又想了想後,開口問道:

“嫂子,你會縫紉嗎?”

“會,都會,家裡小孩的衣服都是我給做的,縫縫補補的活什麼都會!”

王秀蓉又站了起來,激動地說道。

“那好,一會你去找馮副廠長,明天就開始在廠子裡上班,給你安排好宿舍,孩子也可以住進去,至於毛蛋上學的事,可以在隔壁的池陽村上,到時候我跟村支書說一聲。”

“叫豆蛋。”蔣小朵小聲嘀咕了一句。

“於峰,謝謝你了,真的太謝謝你了。”

王秀蓉連連彎腰致謝,哪裡敢想,把自己的工作也給安排了!

“嫂子,彆這樣,都是鄰裡鄰居的,你們老是這樣,就太尷尬了。”

周於峰笑了一聲,目光落在了劉乃強身上,見他這個時候也拘謹地站了起來。

稍有停頓後,周於峰開口說道:

“你先去庫房幫著送貨吧,跟著今天叫黑子的小夥,臨時合同的話,先不簽,三個月的考覈期後,再跟你簽臨時合同,當然這三個月,按照臨時工的待遇給你發工資,和嫂子住一間宿舍裡。”

“於峰,太謝謝你了,真的,我一定好好乾,我跟以前不一樣了!”

劉乃強連連致謝,雙手作揖,彎下了腰。

“好了,去找馮副廠長吧,對麵那個辦公室就是,讓他給你們安排下。”

周於峰點點頭又說道。

夫妻兩人又是說了一大堆感謝的話,同時向著蔣小朵連連點頭感謝,最後輕輕地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

周於峰抬頭看向蔣小朵,相視片刻後,兩人都是笑了起來。

剛剛的事,也就不再提了,都已經安排了。

“小朵,今晚要不就在廠子裡住吧,我讓廚房給你做些你喜歡吃的,明天讓黑子送你上班。”

周於峰柔聲說道。

“嗯。”

蔣小朵應了一聲,隨後在辦公室裡轉著看了起來。

周於峰從抽屜裡拿出一些單據,認真地看了起來...

......

晚上!

薛文文和蔣明明夫妻兩人拿著一個呢絨袋子回到了新達小區,五分、一毛、一塊、兩塊的碎錢裝了大半個袋子!

“今天感覺比昨天賣得還多啊!”

薛文文嬉笑著說道。

“是啊,趕緊回去數錢,忙了一天了,連吃東西的時間都顧不上,累死了。”

蔣明明快步往著樓梯上走去,薛文文緊跟其後。

敲了敲門,可冇想到,開門的竟然是二姨!

“明明和文文回來了呀。”

江紅笑著說道,急忙又將拖鞋放在兩人的腳底。

“二姨,您來了。”

蔣明明笑了一聲,換好鞋後,與薛文文走進屋裡。

江紅掃了一眼呢絨袋子,已經猜到,那袋子裡肯定裝的都是錢!

隨後一家人坐下吃飯,江紅問起生意,一天能賣多少錢,平日裡跟二姨家也走得比較近,關鍵心實誠,不愛說謊,冇等薛文文說話,蔣明明就如實說道:

“昨天賣了八千多,今天差不多也是那個數。”

“這麼多!”

江紅一下站了起來,張大了嘴巴,都能塞得下一個蘋果!

她的兒子和兒媳婦同樣麵露驚色,直直地看著蔣明明!

這也太掙錢了吧!

愣了片刻後,江紅迫不及待地問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