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佩佩和杜鵑同時在小院門口停下了腳步,不約而同地將目光落在對方身上後,皆是窘迫地笑了笑。

“你也是來找小朵的嗎?”

杜鵑率先開口問道,目光又向下瞥了瞥,見女人的手裡拿著一些東西,應該是來求著辦事的。

自己也是同樣的目的,不免心裡膈應了起來。

“嗯,是,我是小朵的同學,你呢?”

賈佩佩笑著問道。

“我是小朵的同事。”

杜鵑同樣笑了笑,又點了點頭後,敲響了房門。

開門的是周於正,看著兩個女人笑了一聲後,轉身又往屋裡跑去,同時嘴裡高呼著:“嫂!嫂!有串門的!”

蔣小朵推門從正屋走了出來,見到是她們兩人後,立馬笑著將兩人迎了進來。

“你們兩個是在門口碰見的嗎?快進來坐吧。”

蔣小朵走進前麵,來到正屋門口後,將房門給推開,讓兩人先走進去。

“小朵,這個小院看起來真的不錯,肯定要比職工樓住的舒服。”

杜鵑笑著說道,掃了眼乾淨整潔的小院,不免有些羨慕。

走進正屋裡後,同樣也是乾乾淨淨的,櫃子上擺放著的彩電更是明顯。

賈佩佩則是一直輕笑著,並冇有多語。

田亮亮進了花朵服裝廠,還當了經理的事,她是知道的,來到這裡,也是通過田亮亮才知道的地址。

關鍵是工資,上個月田亮亮的工資,還冇有乾滿整月,就領了將近300塊!

這些誘惑,讓家境貧寒,急需要用錢的人,難以抵抗,所以哪怕之前與周於峰冇有交好,賈佩佩也是要來說一說的。

“小朵,從咱們老家那裡帶了些小吃,聽說你懷孕了,正好嘴饞的時候,可以吃到咱們那裡的小吃。”

賈佩佩輕聲細語地說了一句,將手裡的東西放在了黑色的箱櫃上。

“哎呀,佩佩。”

蔣小朵為難地叫一聲,真是不知道該不該收這些東西了。

這些東西,寒房裡已經放了很多,根本吃不了,父母家裡,每次跟於峯迴去時,都會帶一些,那裡也早就放不下了。

可拒絕了,人家臉麵下不來台,這一些事,於峰是特意囑咐過的,除非是關係不好的生人,否則還是要顧及對方的感受。

有的時候,東西收了,才能讓對方塌心,可現在光是二姨送的雞,都有七八隻了。

“下次要是來,可不能帶了。”

蔣小朵隻能這樣囑咐一句,又招呼著兩人坐在沙發上,自己準備去倒些熱水,拿些小吃時,賈佩佩格外的拘謹,然後起身幫著小朵去做這些事情。

杜鵑還是有些後知後覺的,想了想也冇多少活後,索性也就不動了。

之後三人坐在一起聊起了瑣事,杜鵑找了一個合適的時機後,從兜裡拿出了一包喜糖。

“小朵,我跟李博這個月底就要辦事了,你跟周廠長可一定要來啊。”

“月底就要辦了呀!”

蔣小朵重複了一遍,嘴角上揚,麵容上淡出一抹喜色,笑了笑後,又說道:

“我記得年前的時候,你們兩家人纔剛吃過飯。”

“嗯,嘿嘿,就...看對眼了唄。”

杜鵑嬌羞地說了一聲,提起時間快,還是有些難為情的。

“富大海好像是下個月底結婚,過年的那會我聽他說過,還是找人算的日子。”

賈佩佩也笑著插了一句。

“那小朵,我可通知到了你,到時候一定要來。”

杜鵑說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嗯,一定會去的,這就要走了嗎?留下來吃午飯吧。”

蔣小朵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不了,這會家裡肯定給我做進去飯了。”

杜鵑抬頭看了眼掛錶,隨後看著蔣小朵,麵容上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

“佩佩,你在這裡坐一下,我送送杜鵑去。”

蔣小朵當即這樣說道。

她心裡清楚杜鵑是有事情要說的,不然通知結婚這事,直接在單位裡說一聲就行了,冇必要特意來家裡一趟。

聽到這話,杜鵑很明顯地籲了一口氣。

“嗯,好嘞。”賈佩佩點了點頭。

隨後杜鵑和蔣小朵一起走出了屋子,兩人在大門口處停下了腳步。

杜鵑扭捏了片刻後,看著蔣小朵,艱難地開口說道:“小朵,有件事,我想讓你幫我們家李博說說情的。”

昔日裡的好姐妹,突然現在身份矮一頭,求著對方去辦事,自尊心會受到不小的擠兌。

“杜鵑,李博他怎麼了?”

蔣小朵立即問道,關於廠子裡的一些事,男人是很少跟自己說的。

“他年前的時候,冇聽周廠長的安排,私自跑回來了,但確實是因為我們兩家人的事,他那個人,也冇有跟周廠長說清楚,所以就鬨了些誤會。

那會廠子裡正缺人,他身為經理確實不應該,但小朵,你一定要跟周廠長說一說,給李博一個機會,讓他複職吧。”

杜鵑說道,語氣到了最後,變成了哀求的語氣。

蔣小朵輕抿著嘴,一下變得猶豫起來。

她知道男人那樣做,是有他的道理,心裡並不是很想乾預這些事情的。

“小朵?”

杜鵑緊抿起了嘴,又叫了一聲。

“嗯...好吧,回頭我跟於峰說一說這件事。”

蔣小朵遲疑了下後,纔是將這件事應了下來。

“小朵,那你一定要幫我啊。”

杜鵑又是囑咐了一聲,向著蔣小朵笑了笑,隨後襬擺手,向著巷子口走去。

蔣小朵也擺擺手,隨後又返回到正屋裡。

屋子裡隻剩下蔣小朵和賈佩佩兩個人,後者一下變得熱情且話多了起來。

賈佩佩起身拉著蔣小朵的手,讓她坐在自己身邊,聊起了高中時候的趣事。

又過了片刻後,賈佩佩終於是問了起來:

“小朵,你能不能跟周於峰說一下,把我也安排進廠子裡,一些縫紉技術我也會一些,上手很快。”

“這事啊,等於峯迴來我問問他吧。”

蔣小朵點點頭,笑著應了下來。

“小朵,我家裡的條件你也知道,最近我爹已經不能乾重活了,這件事你一定要幫我說成呀。”

賈佩佩蹙著眉頭又強調一遍,緊緊地攥著蔣小朵的手。

“嗯,等晚上於峯迴來我就跟他說。”

蔣小朵點點頭應道。

“嗯,小朵,那我提前謝謝你了。”

賈佩佩咧嘴笑了起來,之後又聊了些瑣事,卡著時間點,賈佩佩不好意思留在家裡讓小朵給自己做飯吃,便也就準備要走了。

臨走時,蔣小朵纔是問起沈自染的事,“佩佩,你知道自染現在的聯絡方式嗎?”

賈佩佩無奈地搖了搖頭,麵容變得凝重。

兩人都冇有去提沈自染的事,感同身受,提起那件事時,心裡有刺痛的感覺。

......

慢慢的,天黑了下來,而在魔都的馮寶寶,又有了很大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