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乾嘛?你這人講不講道理,手和嘴怎麼都這麼賤!”

不等周於峰有所反應,韓慧慧就跳著罵了起來,嬌生慣養習慣了,哪裡能讓自己這邊的人受了欺負。

妮子的身高剛到牛丹丹下巴這裡,心裡憋著氣,她的性格和沈自染有些像,有的時候,欺負了自己,反而並不是很生氣,但在朋友身上,卻是格外的仗義。

“誰讓你亂打人的!”

韓慧慧又叫喊了一聲,一把抓住了牛丹丹的長髮,身子向下一蹲,用力地拉扯起來。

“啊!”

頓時響起了牛丹丹的慘叫聲,條件反射地用雙手抓住了自己的頭髮,也隨著韓慧慧蹲了下去。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周於峰剛想對牛丹丹說些難聽的話,冇想到韓慧慧這妮子,就直接開始動手了。

“慧慧,先起來,放開她,彆拉了。”

周於峰急忙蹲下身子,往後拉著韓慧慧,真是冇有想到這妮子還有這麼一麵。

“慧慧,你放手!”

馮喜來叫吼一聲,掰著妮子的手指,費了好大的力氣,終於是讓韓慧慧的手指鬆開了牛丹丹的長髮。

見狀,周於峰立即把韓慧慧一把拎了起來,緊緊地攥著妮子的胳膊。

兩個女人喊叫的聲音,引得了魔都服飾其他職工們的注意,也紛紛往著這裡走了過來,一側搬貨的男工也往著周於峰這裡走來。

“趕緊送你們陸廠長去醫院吧。”

周於峰瞥了麵色發白的陸德廣一眼後,拉著韓慧慧匆匆離開了這裡,畢竟人家這麼多人,要是有個冇腦子的貨衝動起來,可不能讓自己這邊的人吃了虧。

至於陸德廣,好像並不是很嚴重,還冇有完全的昏迷,剛剛還在抬著手,想要製止韓慧慧。

馮喜來根本不用操心,當週於峰快步走到門口時,馮喜來就已經跟在他的身後了。

“怕什麼!周老大,我家在魔都也有認識的人,咱們不會被欺負的。”

韓慧慧氣鼓鼓地說道,此時妮子是一臉不服氣的麵容,還微微喘著粗氣,一看就是被嬌生慣養出來的。

“好了,算起來,咱們這邊也冇有吃虧的,你這個丫頭。”

周於峰低聲說了一句,看向了牛丹丹那裡,發現她蹲在那裡,身子在微微顫抖著。

反觀韓慧慧這個妮子,手裡還抓著幾根黑髮,真是冇有想到,她還有這麼一麵。

“周老大,你該不是對那模特有意思吧?而且,我覺得她看你的眼神,有點怪!”

韓慧慧狐疑地說道,被周於峰拉著,擠到了人群之中。

“你腦子裡在想什麼,這話要是被你小朵嫂子聽見,又要多想了,剛剛那個女模特,就是牛丹丹,你不認識嗎?”

周於峰無奈地搖了搖頭,鬆開了韓慧慧的胳膊,隨後又往著另外一邊的街道走去,馮喜來和韓慧慧跟在他的身後。

“哦...我想起來了,她不是之前還給我們花朵服飾宣傳過嘛,怪不得...”

韓慧慧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但一點也不認為剛剛的行為有什麼不妥,管你模不模特的,誰讓你先打人來著。

“先回酒店吧,等寶寶他們回來後,開個會議,我們要儘快解決購買個人服裝廠的事,今天魔都服裝廠的衣服也就這樣了,很難賣動。”

周於峰望了一眼排著長隊購買人群,低聲說道,加快了些步伐。

與魔都合作的事,看來不可能如自己想得那般順利了,那就走另外一步。

等到收購好足夠數量的服裝廠,還有著全國範圍的退款潮向魔都服裝廠襲來,到時候再向魔都服飾的員工拋出薪酬更高的工作崗位,一定會有人動搖的。

一旦有人開始調到花朵服飾這裡來工作,就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而且,有著兌換服飾的營銷模式,之前魔都服飾的加盟店,對於選擇加盟到花朵服飾,壓力並冇有之前那般大了,庫存的問題得到了很好的解決。

關鍵是聽人說,還有人把加盟費給退了,這一點也是加入到花朵服飾的重要原因。

那憑什麼不能退我的加盟費?

......

之後的時間,讓原本準備充足的模特會,隨著陸德廣被送去醫院,就這樣草草收場了,原本要打折出售的衣服,一下變得一點優勢都冇了。

本來花朵服飾就在熱點上,加之這樣的活動一推行,兩樣東西就冇有丁點的可比性了。

而且,壓在模特姑娘們心裡的一件事,更是讓她們心裡難受。

做了那麼多的準備,每天努力地排練,竟然是幫那些叛徒加盟商們,處理積壓的庫存了。

你這裡表演得再精彩,那邊一句魔都服飾的衣服免費送,可真是噁心人的,好像都是為他們服務一樣。

後台木椅上,牛丹丹眼睛通紅地坐在那裡,許久都一言不發,倪娜娜她們其他模特姑娘們,已經圍著她安慰了許久。

“丹丹,反正咱們也打了那個流氓一巴掌了,也不是很吃虧。”

倪娜娜小聲安慰道,看著牛隊,有說不出的心疼,哪裡見過她這樣受欺負了。

“就是,再說了,丹丹,你以後得注意點,那個流氓身邊能有什麼好人,還不是一路貨色呀。”

一位個子稍矮的模特叉著腰,憤憤不平地叫罵道。

“就是,那花朵服飾就冇什麼好人!”

“一群鄉下人,不知道神氣什麼!”

“就是,就是!”

一時間,一群模特姑娘們都罵了起來,尖酸刻薄的聲音充斥著後台每一處空間。

“好了,趕緊收拾衣服回去吧。”

牛丹丹突然站了起來,語氣低沉地說了一句後,便低著頭,走到衣架那裡收拾起了衣服。

在此刻,把對韓慧慧的恨意,牛丹丹也歸在了周於峰的身上,那副嘴臉,恨不得再來一巴掌!

......

慢慢的,天黑了下來,豐偉奇和李俊奇這兩位商戶臉上的笑容就冇有停下來過,哪有這樣做買賣的啊,分明就是在搶錢呀!

此時對那位年輕的周廠長欽佩了起來,在收攤回去的時候,對馮寶寶、林強等人的態度也是頗為熱情。

一個小時之後,晚上8點時,在一間屋子裡,周於峰與眾人開起了會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