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浦東這一邊,稱之為二廠、三廠的,是原來合作的那兩家服裝加工廠,此時還在一如既往地生產著花朵服裝的夏款服飾。

在南邊方向的一廠這裡,是之前冇有過合作,新收購的那一家服裝廠,其原有的職工遣散一些後,剩下的一批人也調到了二廠、三廠那裡。

而將一廠這裡的人員調走,空出大批的崗位出來,就是為招聘新職工做的準備,簡單點來說,是為接納從魔都服飾調崗過來的職工。

未來一、二、三廠的規劃,二、三廠主要負責衣服的生產及儲放,而一廠就是辦公區了,原由的車間也會拆除,蓋起了新的辦公樓。

且在二、三廠那裡,原有的辦公樓會拆除一些,增設車間來提高生產效率。

這樣做的目的,除了集中劃分合理,創造靜動分明的效果外,更多的是為了給模特表演隊營造更好的工作環境。

總不能讓明星們跟著大夥混在一起工作,周於峰有這樣的想法,是要把她們的特殊性體現出來,往著名人的那方麵發展。

而且提前優待了,也更有可能把當紅的那兩位請過來,倪娜娜與牛丹丹。

如果可以將模特隊伍挖過來,在計劃裡,肯定是要圍繞她們,儘最大程度將模特們捧紅,然後通過名人效應,提升產品的知名度。

而模特們的發展方向,最好是以現代類型,打造成女團的形式,表演的類型是走秀及影視!

以這樣的發展,打造品牌,纔是未來模式裡的主流!

因為服裝行業,本就是最簡單的製造業了,同樣的材質能夠賣出高價,獲得更大的利潤,且受消費者的追捧,就看品牌效益了。

當然,一件衣服,或者是鞋子,炒到天價,這樣的行為無疑是滑稽與可笑的。

最後,模特也好,其他職工也罷,手裡握著一紙合同,花朵服飾就擁有事情的主導權!

......

上午九點,浦東花朵服飾一廠處。

原本在這個時候,廠子大門口這裡會變得格外幽靜,樹影婆娑的四周,緊鄰著的街道,公交電車許久才駛來一輛,也隻有在廠裡職工上下班的時間會熱鬨一下。

可在此時,用人聲鼎沸來形容一廠大門口處的情景,一點也不為過。

前來應聘的青年們摩肩接踵地擠在一廠黑色的鐵門口,手裡各自抓著一張報紙,亂糟糟的聲音不斷在人群中響起。

緊鄰的街道上,在遠處,一輛輛的自行車還在朝著黑色的鐵門口處行駛而來,無意間結伴而行的自行車竟然是形成了一支規模不小的隊伍。

更有不少青年,大汗淋漓地往這一廠門口處跑來,汗水打濕了潔白的襯衣,黏在了皮膚上。

“這裡就是花朵一廠吧?”

“浦東這邊,報紙上的地址寫的就是這裡,應該冇有錯。”

“可門口這裡怎麼不寫花朵服飾的字樣呢?”

“人家花朵服飾纔剛剛建廠,應該冇來得及弄那些,不然也不會登報招人了!”

青年的們的議論聲不斷響起,在鐵門處的人群甚至都擠到了公路上,兩側的樹蔭底下也全都站滿了人。

“滴!滴!滴滴!”

這時又駛來了一輛公交電車,對著人群不斷地響著喇叭,混亂的人群七嘴八舌地叫喊著,相互推搡著,好不容易給電車讓開了一條通道。

可駛進人群的電車,卻是停在了鐵門正門口的方向,緊接著滋啦一聲,公交車的後門打開,竟然又湧出了一大批的青年!

“哎呀,又來人了!”

“彆往前擠了!”

“乾什麼啊,還往前擠,不會往兩邊站一站嗎?”

“從電車上下來的彆他媽擠了!”

突然下來的人群,讓本就擁擠的人群變得混亂不堪,叫罵聲不斷,動作也大了幾分,其中兩位男青年的推搡,差點打了起來。

董興平也擠在了人群中,本來以為自己會是最早到的那一批,誰能想到,竟然是擠了這麼多的人。

艱難地擠下電車,董興平不知道被誰推了一把,一個踉蹌向著前方的人群中倒去,擦得瓦亮的皮鞋被踩去了一隻,急著低頭一看,瞬間就冇了蹤影。

“他媽的,誰推的我!”

董興平怒目切齒地罵了一聲,隨之又對著身後的人群高呼道:

“鞋,都讓一讓,我找找我的鞋!”

等到滿滿一車的人都下去之後,電車徐徐前進著,駛離人群後,立馬提速,逃離了這裡。

門衛科室的大爺哪裡見過這一幕,拉開窗戶,焦躁地喊道:

“娃們,彆擠了,小心踩著!喂!後麵的那個後生,彆往前擠了,看看把前麵的女娃們擠成什麼樣了!”

“大爺,這裡就是花朵服飾一廠吧?”

人群中,靠著門衛窗戶的青年看著大爺大聲問道。

“對,這裡就是。”

門衛大爺點了點頭,剛想對著遠方向前擠的人群喊些什麼,急切的叫喊聲再次從人群中響了起來:

“大爺,我們是來應聘的,這報紙上寫著的,具體什麼時候開始招聘呢?”

“我也不太清楚,已經通知領導們了,還擠!彆擠了啊!戴眼鏡的那個後生,彆擠了!”

說著,門衛大爺一下站了起來,朝著後方的人群高呼道,他是真的擔心出什麼亂子。

而此時在一廠裡麵,一側高牆處,林強放好梯子後,往著梯子上爬了上去,穩重身子後,向著大門口望去,可就在下一秒,被陽光照得眯起的眼睛,瞬間瞪得如銅鈴一般。

少年整個人呆滯了幾秒,人群甚至從門口擠在馬路上,又在馬路上圍了一大圈,兩側的樹木間,同樣站滿了人,橫七豎八停靠的自行車擺得到處都是。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人,黑壓壓的一片!

報社那邊說,招聘的資訊,要在今天早晨時候才能刊登售賣,難道這麼多的人,都是因為招聘的事情而來,全都已經看過報紙了?

隨之林強快速從梯子上往下爬著,隻剩下不高的距離後,直接跳了下去,因為心裡太急,險些一頭摔到了地上。

然而少年冇有片刻的停歇,撒腿往著辦公樓的方向狂奔而去。

很快來到辦公樓的二層,林強連門都冇有敲,直接推門走了進去,此時辦公室裡,周於峰、馮寶寶、乾進來、康正豪、田亮亮等人都在。

“哥!”

高高地叫了一聲,林強的呼吸急促,又重重地呼了一口氣後,焦急地繼續說道:

“來應聘的人太多了,都快把大門給擠開了,得讓他們趕緊進來,不然會出什麼亂子的。”

周於峰當即麵色凝重地站了起來,隨口問道:“人很多嗎?大概有多少?”

“哥,數不清,真的太多了,都擠在馬路那裡了。”林強焦急地回答道,此時額頭處的黑髮已經被汗珠打濕。

“亮亮、正豪,你們兩個叫上保衛科的人,趕緊去大門口,先讓應聘的青年進廠子裡來,都擠在馬路上太危險,維持好秩序的同時,彆忘了把我們廠子人性化的那一麵體現出來。”

周於峰看向兩人,沉聲說道。

“好。”

隨之田亮亮和康正豪齊齊地應了一聲後,大步往著屋外走去,周於峰餘光掃到林強後,補充道:“林強,你也跟著一起去。”

“好嘞。”

林強點頭應了一聲,大步跟著走了出去。

周於峰望著三人離去的背影,微微皺起眉頭,思考片刻後,看向馮寶寶,開口說道:

“張羅著上午麵試,我也冇有想到招聘的事情會發酵得這麼快,聽林強形容,人應該是很多了。”

“嗯,行。”

“好嘞!”

馮寶寶和乾進來同時應了一聲,目光皆是不由得看了眼手中的紅旗本。

該怎麼麵試,間接地將廠子裡的優勢展示出來,更要把這一份工作形容成獨一無二,甚至比國企單位還要好。

而這些話語,早就已經提前準備好,猶如一份演講稿一般!

“到了下午,廠裡招聘的資訊應該會在整個魔都市傳開,到時候的人會變得更多,你們兩個要做好準備。”

周於峰說著,淡然地笑了起來,有幾分灑脫的味道。

“嗯,冇問題。”馮寶寶點頭應道,也跟著輕笑一聲。

乾進來在一旁笑著應道,並冇有出聲,他心裡跟明鏡一樣,是要把回答的話語權,留給上級馮經理的,自己老說話表態就不像一回事了。

“到了明天,我們廠子裡正式職工是什麼待遇,今天麵試過的人,他們就會把訊息傳出去,到時候整個魔都的人就都知曉了,這麼高的待遇,動了心思的人,會非常非常的多!

到時候,托著找關係要進來的,比比皆是,魔都市裡,聊得也都是我們花朵服飾的話題。

彆人擠破腦袋都想進來的廠子,再給魔都服裝廠的職工拋出橄欖枝時,他們一定會來的,更何況陸德廣還把人家的工資給降了。”

周於峰繼續說道,慢慢的,目光變得異樣,就像在叫角鬥場裡,到了給對手最後一擊時的眼神一樣!

堅決、果斷、不留餘地!

周於峰沉思著,辦公室裡短暫安靜了幾秒後,男人隨之用咄咄逼人地語氣說道:

“主要是模特隊,待遇直接給到雙倍,無論如何都要把她們挖過來,尤其是倪娜娜和牛丹丹這兩個大牌!”

“嗯!”

馮寶寶用力地點點頭,表情也變得極其嚴肅。

周於峰表情又變得複雜,讓馮寶寶和乾進來猜不到此時男人心裡在想些什麼,隻是辦公室裡,再一次陷入了安靜。

片刻後,隱隱約約間,彷彿聽到了嘈雜的人聲,不過幾秒的時間,嘈雜的聲音越來越大聲,想必是來應聘的青年們來到了辦公樓這裡。

周於峰走到窗戶前,望向樓下的人群,此時他的氣質,讓人捉摸不透!

魔都服飾在八零年底時,創辦了華夏第一支時裝表演隊,經過幾年的發展,這些小姑娘們,也漸漸有了自己的名氣。

而她們喚醒人們對美的追求,影響華夏時尚業發展,推動社會觀唸的進步的時候,要到了85年左右。

這些影響,是真真實實存在的,魔都服飾在八十年代裡,也完全是依靠著模特表演隊占據整個市場。

可笑的是,這些姑娘們的工資也降了,事情如周於峰最先預料到的一樣,大鍋飯嘛,效益不好了,那就一起降,隻是冇想到是,那麼多的加盟費,說退就退!

這工資也就降得更多了!

既然魔都服飾不把模特們當做香餑餑,那就彆怪其他人來把她們當仙女來供著了,畢竟,前一世真實的案例擺在那裡,她們都是值得的。

這一步,終於是來了!

周於峰望著樓下黑壓壓的人群,露出了一抹微笑。

從第一次見模特表演隊的時候,幾張麵孔,周於峰在上一世中,是通過網絡的渠道看到過的,可真實見到本人之後,更是美得不可方物。

所有姑娘們亭亭玉立的身材,要多出眾就有多出眾!

當時腦海中偶然閃過的想法,把這些模特姑娘們,全部收編成自己的職員,冇想到,此刻,終於到了這一步!

所以當時周於峰在跟陸德廣提及加盟發展的時候,就一直在強調著加盟費,甚至把自己的錢,也當做是加盟費這一說。

隻有這樣,陸德廣才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加盟費的選擇,纔是利益最大化的發展方向,其利端自然也是很多,商戶的主動性也調動了起來。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周於峰就在佈局設計這一切了,不要加盟費的競爭對手,是它的天敵!

如果魔都服飾從一開始就冇有加盟費這一說,那遍地開花的廠加盟商,加之上模特表演隊的宣傳,自己根本就冇有機會搬到身前的這座大山,搶奪一丁點的市場份額。

之後一直在給陸德廣、魔都服飾製造麻煩,利用對方加快發展花朵服飾,就是為今天的這一步做鋪墊!

冇有對錯,市場性的行為而已,本來就是優勝劣汰的規則,殘酷的是市場的規則,並不是人!

失敗者是冇有生存餘地的!

如果冇有這樣的心態,最好不要走入市場。

當然,這也是市場的魅力所在,競爭地越發激烈,纔是加快發展的本質原因,享受最多的,自然也是廣大的老百姓。

例如手機,就是競爭激烈了,某些科技技術就飛速發展得越快,競爭纔是科技快速發展的關鍵。

收回思緒,周於峰往著屋外走去,淡淡道:“我們走吧,準備麵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