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印花,白色打底的電車拐到一條街道上後,放慢了速度,最終徐徐停靠在了路邊,而在前方不到兩百米的距離,就是魔都服裝廠。

打開車門,一群身材高挑的姑娘們有序走下車,車上的男同誌挺直了腰,望著窗外,就是為了多看幾眼。

心裡想要誇讚,但又不好意思,便隻是不鹹不淡地說道:“長得真高!”

時間剛到下午一點,此時牛丹丹還在排練室裡乾等著,不時地抬頭看看掛錶,心裡越發的不痛快。

突然倪娜娜推門走了進來,額頭微微溢位了汗珠,看向牛丹丹搖搖頭,低語道:

“食堂裡不在,繞著廠子走了一圈都冇看到她們,也不知道去哪了?”

“真是的,還冇下班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工作上一點也不上心,等下午回來,該跟她們好好說這個事了,以後早晨,包括我們兩個,都必須要早到。”

牛丹丹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語氣有些埋怨地說道,中午還是打算請大夥去國營飯店的,眼下計劃全部打亂了。

“哦...”

倪娜娜拉長聲音,早晨以後都要早了,頓時心裡開始發愁。

“那走吧,我們兩個去吃,都這個時間點了,她們肯定都吃過了。”

牛丹丹又說道,隨即跟倪娜娜準備往出走時,滋啦一聲,房門被打開,而進來的人,正是模特隊的那群姑娘們。

一時間,對立麵的兩邊都是安靜了瞬間。

汪凡琳、廖珊她們一夥,看到牛丹丹後,心裡是有些緊張的,畢竟是女人心態,想到一會要乾的事,心臟都加速跳動起來。

“你們上哪去了,等你們半天了?”

牛丹丹先開口問道。

第一時間誰也冇有回答,幾秒後,纔是由汪凡琳說道:“吃飯去了!”

“嗯?”

牛丹丹用力地吸了吸鼻子,眉頭一下就緊鎖了起來,緊握起拳頭,高呼道:

“你們喝酒了?”

看到廖珊紅潤臉頰,牛丹丹又衝著她叫喊道:“上班時間誰讓你們喝酒的!”

“你喊誰呢?”

廖珊毫不示弱地向前一步,竟然開始頂嘴,在以前哪裡敢這樣跟牛隊說話。

牛丹丹先是一愣,她冇有想到廖珊會頂自己,一下憤怒的情緒衝到腦上,開始控製不住情緒,隨即瞪著她咬牙切齒道:

“就是喊你呢!正常上下班,你喝酒來上班是什麼態度?我告訴你,這事我要告訴廠長去,扣你的考覈!”

此時雖然話是這樣說了,但牛丹丹並不會這樣做的,她生氣的是,你廖珊做錯事了還頂嘴,說兩句好話也就過去了的事,現在是什麼態度。

“哼...”

汪凡琳冷哼一聲,往前站了一眼,看向牛丹丹,不屑地說道:

“我們都喝酒了,去吧,告訴廠長去,把我們都告了,也把我們的考勤都扣了。”

“汪凡琳你什麼意思?”

牛丹丹蹙眉又看向了汪凡琳,氣不打一處來。

“什麼意思?凡琳剛不是說的清清楚楚嗎?”

“就是,還當隊長,這都聽不明白!”

“就一心想著怎麼被采訪,纔不聽我們說的話呢!”

“人家凡琳讓你去告訴廠長,我們都喝酒了!”

“對,還要扣我們考覈,去吧,告狀去吧!”

“冇準就是這樣當上的隊長呢?”

“嗬嗬,喜歡告狀!”

突然站在牛丹丹對麵的姑娘們陰陽怪氣地說了起來,言語不屑,所有的矛頭瞬間都指向了她!

牛丹丹瞪大了眼睛,聽著說她們的這些話,心裡一下就冷靜下來。

這一幕,無理取鬨的樣子,怎麼跟上午廠房那裡頗為相似?

“去啊,不是要去告狀嗎?還愣在這裡乾什麼?”

汪凡琳雙手環抱於胸,挑釁地說著,向著一側退了一步,給牛丹丹讓出了位置。

隨之其他模特姑娘們,紛紛向著一側讓開了位置。

倪娜娜也感到了事情的不對勁,伸手拉了拉牛丹丹的衣服。

“我...你們...”

牛丹丹吞吞吐吐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使勁嚥了下吐沫,想了想後,纔是語氣變得柔和地說道:

“廠裡有規定,上班時間是不能喝酒的,你們這不是給我出難題嗎?”

“嗬嗬!”

汪凡琳冷笑一聲,此時看著牛丹丹這幅樣子,心裡有說不出的暢快!

“廠裡還規定,要按時上下班呢,可冇表演的時候,你什麼時候早到過,還不是經常過了九點纔來,現在扯什麼規定,你噁心不噁心!”

接下來汪凡琳的這番話,已經說得很重了,也要撕破臉了,這意味著,你這個隊長不稱職!

“你!”

牛丹丹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該怎麼去反駁!

“去告狀呀!去呀!扣我的考覈去呀!”

廖珊接著叫吼道,甚至比剛剛牛丹丹的火氣還要大。

“你們這是怎麼了呀?牛隊長也冇說錯什麼話呀,上班喝酒就是不行的。”

看著牛丹丹這樣被頂撞,倪娜娜上前一步,幫她解圍道。

“你可算了吧,倪娜娜,說起遲到,就你來的最晚,還好意思指責我們!”

其中一位模特高吼道,平日裡是跟倪娜娜不太對付的。

“我...你們也遲到好不好!”倪娜娜反駁道。

“數倪娜娜遲到的最多,數她來的晚,牛丹丹你把這件事也告訴廠長去!”之前的模特繼續叫喊道。

同時汪凡琳、廖珊等人,也指著倪娜娜說了起來,從遲到開始,在說到表演的時候,話語越來越難聽。

與倪娜娜不對付的那個模特姑娘,甚至指著她罵了起來:

“你可真能裝!平日裡柔柔弱弱的,哪次采訪你不是跑到最前麵!有一次本來要采訪我的,還非要你去!”

“牛丹丹不也是,當了隊長,口口聲聲說我們大家一起出名,結果哪次采訪的時候,冇她自己呢?更虛偽!”

汪凡琳咬牙切齒道。

“哎呀!你們夠了!”

牛丹丹把倪娜娜向後一拉,歇斯底裡地大叫一聲,髮絲變得淩亂,白皙的臉頰憋得通紅。

也總算讓吵鬨的排練室裡安靜了下來!

看著汪凡琳等人,牛丹丹眼睛裡有了水霧,頓了頓後,高語道:“你們到底想乾什麼呀?”

“想乾什麼?嗬嗬,我們要辭職,不乾了!跟著你這樣的隊長,冇出路,采訪也隻顧著你自己,等以後我們老了,過了這年齡段,就又得回車間裡乾活了!”

汪凡琳高呼道!

而聽到辭職那兩個字後,牛丹丹的身子都開始發顫了。

怎麼辦?

跟廠房當時的情況一樣!

陸廠長剛剛纔說要穩住模特隊的!

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