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廳上方的吊燈映照在周於峰的頭頂,遮住了半麵的亮光,顯得男人看起來更加高大。

“抱歉,庚叔,我失態了,一時間情緒上來,冇有控製住。”

周於峰點頭致歉後,又坐了下來,但一隻手緊緊攥拳放在茶幾上,呼吸沉重,很容易看得出青年此時憤慨的心情。

八十年代裡,討論的事情,極容易上升到對某件事物批判的這一層麵,而周於峰有這樣的想法與抱負,讓庚英毅這兩口子蠻欣賞的。

“老巫,你家這孩子確實不錯。”

關槐蘭對著巫宏俊說了一句後,又深深地看向庚英毅,其實這句話是說給自己愛人所聽的。

庚英毅沉默片刻後,看著周於峰終於開口問了起來:

“於峰,具體的事情流程你詳細說一下,想要傳遞什麼樣的思想,你清楚嗎?”

“庚叔,我從得國訂購的冰箱中,肯定會有質量差的冰箱,通過專業的技術人員,找出這些質量差的冰箱,然後統一給砸了,如果這樣的事情報道出來,反響一定會非常大的。

尤其還是冰箱這樣昂貴的東西。

而我想要傳遞的思想,不光是對國內冰箱行業的一種鞭策行為,讓他們可以引此為鑒,把做好質量擺在首位。

更想傳遞的思想是,我希望所有的企業、個體戶,要把消費者的權益擺在首位!”

周於峰麵容極其認真,聲音高亢地說完這一番話後,直直地看著庚英毅。

客廳裡安靜了下來,庚英毅的表情凝重,就連巫宏俊的麵容上也閃過一抹異樣。

哪怕是因為國內的冰箱質量不過關,埋怨不斷,投訴信一封接著一封地寫,還從來冇有一個人,站出來為消費者鳴抱不平。

庚英毅和巫宏俊同樣也是消費者,聽到周於峰這樣說,心中湧起了共鳴感。

“要把消費者的權益放在首位?”

庚英毅蹙眉呢喃了一聲。

一聽到這聲音,周於峰挪著小凳,湊到了庚英毅的大腿邊,繼續語氣高亢地說了起來:

“對,把消費者的權益放在首位!

庚叔,現在我們的政策是放開市場經濟,買賣自由的同時,更重要的就是要保護購買人的權益,您想想,一台冰箱大幾百,國外的牌子高達千塊!

如果買的質量差的,那苦的不就是我們的老百姓嗎?隨著市場的放開,這樣的情況還會加劇,畢竟會有人操壞心思的。

當然不隻是冰箱這一行業,衣服、手錶,這些都是同樣的道理!

我想通過此次行為,把質量差的冰箱自己查出來,然後全部砸掉,就是為在企業中樹立標杆,擴大消費者權益的保護宣傳。

我是要跟消費者站在一起的!我認為這纔是一位企業人該必備的思想!

如果通過此次事件,都能夠重視起消費者的權益,甚至設立有專門的打假日,那我認為,我砸多少台冰箱都是值得的!”

說完,周於峰再一次站了起來,遠比之前還要更加激動,此時他所要表現的,就是一位高抱負,想要回報社會的有誌青年!

論演技,乾進來不夠格,而林強隻能稱之為廢物!能夠帶動聽的人的情緒,纔是王者!

這也是一名優秀銷售的最高境界!

這一次,庚英毅也跟著站了起來,原來砸冰箱的意義在於此,如果通過這件事,真如周於峰所說的那樣,給所有企業人、個體戶樹立標杆,那是極有意義的。

而電視台的存在,不就是在於此嗎?把好的思想傳遞給所有人,樹立正確的三觀!

“於峰,你很有想法!”

庚英毅拍著周於峰的肩膀,稍有停頓後,又問道:“需要我怎麼配合你!”

“庚叔,最好是報刊和電視台同時報道我砸冰箱的事件,如果想意義更加深遠一些,最好是能上了新聞。”

周於峰認真說道,隨後親昵地拉住了庚英毅的胳膊,兩人又坐了下來。

之後的半個小時的時間裡,都是周於峰在說,而最後庚英毅的回答是:

“回去我跟台裡的人討論一下,儘可能地按照你的想法來,於峰,你有這樣的想法,我很欣慰,不愧為老巫家的小輩,跟你舅舅很像,很有社會責任感。”

“庚叔,感謝您的抬愛,跟你們老一輩比起來,我哪有你們純粹,把所有的愛,都奉獻給了華夏。”

周於峰隨即認真說道。

不過這番話,確實是周於峰打心底的話,如果不是這些老一輩人付出,為華夏建設付出了全部,哪有後人的好乘涼。

就因為吃的飽了,才乾出各種毀三觀的行為,隻為給某些人投一票,就倒掉了酸奶,想想你們的爺爺奶奶,飯都吃不飽的那個年代吧,不要揮霍他們的付出!

不是要求你們過度的節省,是要明白人是要有社會責任心的!

“於峰,你這孩子,太會說話了,對了,這些東西你必須拿回去。”

關槐蘭聲音輕柔地說道,看著眼前的小夥,心裡更是喜歡了,單位的小輩中,誰都冇有周於峰優秀,而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可惜這孩子結婚了,不然可以給他介紹一個好姑娘。

剛剛他的那些想法很高尚,一台上千的冰箱,竟然是砸了,隻為傳播一種保護消費者的思想。

“我不管,庚叔不要,關阿姨你就拿著,不然我可就不走了,在你家睡!”

周於峰竟然是開始玩賴,這樣使性子,與他的身份頗為不符,但很容易拉近與庚英毅兩口子之間的關係。

“嗬嗬,你這孩子。”

關槐蘭笑了一聲,用力拍打了下週於峰的胳膊。

最後,周於峰帶來的那些東西自然是冇拿,告彆了庚英毅夫妻兩人後,又與巫宏俊和郝秀梅一起往著樓下走去。

安靜的樓道裡隻有踏踏的腳步聲,亮起的燈泡發出來的光很弱,周於峰跟在最後,這樣的氣氛太過於尷尬。

就這樣安靜地走下樓,周於峰看著巫宏俊打開自行車上的鎖子,又推到了院子裡。

見夫妻兩人準備要走時,周於峰急忙向前,拉住了巫宏俊的胳膊。

“巫叔,我明天可以去您的家裡拜訪嗎?”

“有什麼好拜訪的,老陸被你害得職位都丟了,你還來我家裡乾什麼?炫耀嗎?”

不等巫宏俊說些什麼,坐在後座的郝秀梅就情緒激動地說了起來。

“好了,周於峰,你好好發展就行,你跟庚台長的關係那麼好,已經不需要再跟我套關係了,有時間把你以前的東西拿走吧。”

巫宏俊淡淡地說了句後,騎著車子向前駛去,周於峰不由得鬆開了手。

直到夫妻兩人的背影,搖搖晃晃地消失在街道中,周於峰才邁步往前走去。

不過幾載,就有太多的無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