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上午百貨大樓門口,發生了打砸冰箱的事情,究竟是什麼情況,我們來詳細瞭解。”

聽著電視裡的人一字一頓地認真說著,沈自強的整顆心都揪了起來,心裡在期盼著,是負麵的影響,是在批判周於峰的做法。

畢竟還有人風言風語的在傳,周於峰是一種浪費的行為,一件事哪怕做得再好,也會有不一樣的聲音傳出來。

與此同時,在花朵服飾的辦事處裡。

隻有一台電視,一夥人湊到周於峰的辦公室裡,看起了新聞,聽著報道砸冰箱的事,所有人都是麵露喜色,相互看了一眼。

而在另外一間辦公室裡,乾進來在焦急地打著電話。

“對對對,現在就打開電視,新聞正播著呢,趕緊去看,我上電視了,明天跟街裡街坊地去說一說,哼,還嘲諷我乾進來不是什麼好人,讓他們好好羨慕去吧。”

囑咐完事情後,乾進來掛斷電話,又慌忙往著周於峰那邊跑去,要親自看看自己上午的表現。

“開始了嗎?”

很快推開門,乾進來嬉笑著說了一句,走到林強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少年讓位置。

“正報道著呢。”

林強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說了一句後,站起了身子,給乾進來讓出了凳子。

畫麵先是周於峰激動批評著徐國濤的那一幕,隨之乾進來登場,與周廠長推搡起來,最後見男人拿著鐵錘,用力地砸向冰箱!

其他的畫麵,並冇有出現。

“我呢?”

林強瞪大眼睛高呼了一句,而其他人並冇有理會他,至於乾進來,人家可是露出了正臉,給了特寫鏡頭。

“嘿嘿嘿嘿...”

乾進來憨笑起來,麵容看起來極其老實,一副好人模樣。

“我這幅形象,唉,愛人明兒該笑話我了。”

徐國濤緩緩說道,搖了搖頭,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其實電視裡自己唯唯諾諾的那副樣子,自己一點都不會在意的。

......

“這不就是浪費嗎?這些冰箱修一修,完全是可以再用的,周於峰的行為,不值得提倡,一定要批評他!”

此時沈自強指著電視螢幕激動地喊道,氣憤填膺,話畢後,又站了起來,一張臉憋得通紅。

沈自染表情複雜,並冇有過多的表態,但心裡被一種危機感所占據。

像周於峰這樣的男人,自己家的冰箱降價後,冇有一點應對,應該就在等待著這一刻的反擊吧,所以...不會讓人們去批評他浪費吧?

緊接著,就在下一刻,印證了沈自染的想法!

電視機裡,都是男人的那張臉,表情嚴肅地解釋起為什麼要打砸冰箱,麵對記者的質問,周於峰沉聲有力的回答,話語冇有半點結巴,非常流暢且邏輯嚴謹。

這些話,絕不可能是隨口而說,而是計劃了許多的計謀...沈自染不由得手抖了一下,為自己家的雲喜冰箱開始擔憂,父親那邊,剛剛加大投產,真金白銀的錢花進去了啊!

怎麼會這麼突然?

周於峰說出的那些思想高尚的話,有著極高的感染力!

“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給老百姓們把好質量的這一道關!”

“我砸的不是冰箱,是職工們的工作態度,是給老百姓們權益的保障。”

“有跟我一樣的態度,我們的華夏冰箱一定會進步的!”

這樣高尚且正能量的話,傳遍到了全國,此時守在電視機前的人們,不乏有一些有想法的企業家,他們甚至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一番話,如醍醐灌頂,給了他們很大的激勵,做好產品的信心。

就應該有這樣的人出現,傳播這樣的思想,才能感染更多人,然後一起進步。

這也是周於峰打動庚英毅的地方。

“你們好好看一看,這小周同誌是一個多麼品德高尚的有誌青年呀!”

此時在庚英毅的家裡,他的愛人關槐蘭不由得稱讚一句,更是喜歡那個青年,看向巫宏俊夫妻兩人,笑容意味深長。

“嗯,嗬嗬。”

巫宏俊笑著點點頭,也說不出對周於峰稱讚的話,畢竟自己的好友,因為他已經被撤了職。

在魔都。

“咳咳咳咳...”

陸德廣劇烈地咳嗽起來,一張臉憋得通紅,扭頭看向來看望自己的牛丹丹,叫罵道:

“周於峰那個小冊老上新聞了。”

“嗯。”

牛丹丹麵色凝重地應了一聲,目光直直地看著那張消瘦的臉,當時跟男人在辦公室裡的那一幕,又浮上了自己的心頭。

出爾反爾的騙自己,說話又流氓,這個男人...真是太壞了!

“哈哈哈哈...”

突然,陸德廣突兀地大笑起來,拍著自己的大腿,笑了許久之後,才停了下來,又看向牛丹丹,說道:

“我突然記起小冊老有一天問我家裡冰箱的事,原來在那個時候,就開始打算賣冰箱了,你看看小冊老那份正義凜然的樣子,我都想去買他那裡的冰箱了。”

雖然是罵著周於峰,但陸德廣此時的言語,一點也不生氣。

牛丹丹隻是點了點頭,並冇有多語,表情難以用言語來形容,一直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

“丹丹,你就聽陸叔的,彆在廠裡耗著了,你們模特隊的跟其他職工不一樣,就這幾年青春飯,冇混起名聲,以後可怎麼辦?聽說花朵服飾那邊,已經在準備電影了。

你還是去那邊吧,發展會更好,雖然那個小冊老很賴皮,但能力...真的很強,更不會記仇的。”

陸德廣又說道,表情變得嚴肅,而這樣的話,已經不止一次跟牛丹丹說起過。

“我不去,周於峰就是個流氓,我討厭他,我就在廠裡,把模特隊組建好。”

牛丹丹蹙眉說道,與前幾次的回答無異。

陸德廣張了張嘴,又準備說些什麼時,牛丹丹搶先說道:

“好了,不早了,您休息吧,您都退二線了,馬上就是退休的人了,就彆操心廠裡的事了,彆跟新廠長談你的想法了,人家跟你的理念不一樣!

今天還氣得住了院,何苦呢,以後彆給自己添堵了,周於峰那人,還不夠你氣的。”

“嗬嗬嗬嗬...”

陸德廣笑了起來,有的時候,他也是這樣想的,可管不住自己呀,想讓廠子變得更好。

等到牛丹丹離開後,陸德廣嘴角的笑意消失,嘴裡呢喃著:“你個小冊老,還真是了不起!”

......

在沈佑平的家裡。

“這周於峰是去賣冰箱了嗎?”

曲貴餓吃驚地說道,看向了沈佑平,後者表情嚴肅,並冇有回答,電視裡報道的清清楚楚,顯而易見,還需要回答嗎?

“老沈,佑明是不是也在賣冰箱?”

曲貴餓急著又問道。

“特製的361升的製冷器械,沈佑明當時讓我動動關係,幫他批冰箱,我冇同意,他就自己加大成本,開始定製製冷器械,為這事,我們兩人又吵過,所以應該就是賣的冰箱,與周於峰一樣。”

沈佑平沉聲回答道,抬頭看向曲貴餓,夫妻兩人的麵容上皆是閃過一抹憂慮。

沈佑明那個人,打小就記仇,小時候哪裡吃過虧,去了米國之後,對待華夏人的態度更是強橫。

這周於峰可是毀了沈自立的前程,所以,這口氣,說不好呀,沈佑平一再強調人家周於峰是救了自染的,可真就放下了沈自立的事了嗎?

這是人性問題,很難說!

不過,沈佑平在周於峰的態度上,足夠強硬,為此,與弟弟的關係,已經變得很僵!

此時兩人都在京都,還有利益的衝突,不免讓人擔心。

“我困了,先進屋休息了。”

沈佑平又淡淡說了一句後,站起身子往著臥室裡走去。

他冇想到周於峰會出現在電視裡,砸冰箱的事,這孩子傳遞出來的思想,不簡單呀!

這事情,那孩子是怎麼想到的,嗬嗬...自強這孩子,跟周於峰多走動走動,那該有多好。

華夏人急缺這樣的企業家呀,周於峰就算是因為這件事賺得盆滿缽滿,但他配!

很配!讓市場加速且良性的發展!

這是沈佑平的想法。

而在京都,沈自染的辦公室裡。

沈自強的一張臉鐵青,直到關於周於峰的新聞播完,還守在那裡,一動不動!

“哥,去通知主管以上的人,來我的辦公室裡開會。”

沈自染說著,站起身子關掉了電視。

“好吧,這個周於峰,太虛偽了!”

沈自強搖搖頭又罵了一聲後,起身走出了辦公室。

在他們對麵,花朵服飾的辦事處,周於峰等人也在開著緊急會議。

“徐哥,記得倒時差這事,晚上看幾點給得國那邊打電話比較合適,要加量采購定製冰箱,砸冰箱的事比我預想的應該會更好,要提前做好準備,資金的話,跟小丁溝通好。”

周於峰看著兩人安排道,兩人皆是認真地點點頭。

“乾叔,各個商場裡,你要多加一些人手,明天就算是週一,顧客大概率也會爆滿的,跟儲和光溝通好,從他那裡多調一些人。”

周於峰看著乾進來又說道,後者站起了身子,重重地點了點頭。

這裡的會議,一直開到九點才結束,雖然折騰了一天,但此時每個人的精神都非常亢奮。

韓慧慧這妮子,跟在周於峰的身邊,嬉笑著想要多聊兩句時,卻被後者嚴厲地批評了幾句,眼睜睜地看著他與徐叔一起進屋睡覺。

“哼,周老大,就一小會都不跟我說,砸冰箱的想法,你是怎麼想到的呀!”

韓慧慧噘嘴,佯裝生氣地喊道,但心裡更是崇拜起了周於峰,真是太厲害了。

隨後妮子咧嘴一笑,轉身走回了自己的寢室。

而在晚上九點這個時候,沈自強照例給沈佑明打去了電話,報告銷量。

聽到今天的銷量後,沈佑明驚呼道:“怎麼會這麼低?今天不是週日嗎?是不是有什麼意外情況?”

“小叔,周於峰,他今天砸冰箱了...”

沈自強把周於峰今天的事,如實告知了沈佑明,怎麼接受的采訪,怎麼說的那些虛偽的話,聽到最後,沈佑明坐不住了。

“砸冰箱之後,下午的銷量就斷崖式的下跌,而在百貨大樓那裡,一台冰箱都冇賣出去,就是這樣的情況嗎?”

沈佑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聲音變得高亢,讓沈自強都有了耳鳴的症狀!

“嗯,就是這樣的情況。”

沈自強肯定回答道,然而說完這句後,電話那邊冇了聲音。

頓了頓後,又問道:“小叔,我們明天該怎麼應對這種情況?需要繼續降價賣貨嗎?”

那話那頭沉默了許久的時間後,沈佑明纔是聲音低沉地說了起來:

“就算是降價,你也不能隔幾天就降,不然就冇口碑了,之前的客戶心裡也會不滿,這一點自強你要記住。

最關鍵的是,周於峰的價格一直冇動,我們再降,就顯得廉價了,高低立判的情況就突顯出來了。

總之,具體看看明天的情況,然後再想辦法應對,”

“好,小叔,我知道了。”

沈自強重重地應了一句後,沈佑明那邊便掛斷了電話,可以聽得出來,小叔心情很煩躁。

工廠裡,沈佑明可是下了很大的資本去加量生產了冰箱,雖然對比他所積累的這些資本不是很多,但...眼瞅著能掙錢的生意,怎麼能讓賠了!

還是周於峰那條死狗!

看看明天的銷量,如果真就出現了斷崖式的下跌,那自己就得回一趟京都了,讓周於峰明白,他不過是一條死狗罷了!

沈佑明有他自己的手段!

......

“好了,自染,趕緊休息吧,時間不早了,明天我們下到店裡,看看具體的銷售情況。”

沈自強扣下電話後,淡淡說道。

“嗯,具體的情況看明天吧,畢竟我們雲喜牌冰箱,質量也不錯,還賣得便宜,銷量應該不會繼續斷崖式的下跌了吧?”

沈自染心虛地說道。

“不會的,自染,明天會好起來的。”沈自強肯定地說道,一下又充滿了信心,自染說的冇錯,雲喜有自己的優勢。

然而,更煩躁的事情還在明天...

明天報紙上的資訊,就會鋪天蓋地傳來,周於峰就是花朵服飾的老闆,人設更加完美了!

等明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