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腳剛收了錢,後腳乾進來就招呼著一些質量檢修的工人,一同往著百貨商場走去,昨天夜裡,與周於峰密謀的風波,要在中午人最多的那會上演。

這些檢修工人們的衣服左胸口處,標識著一家國產冰箱的字樣,很顯然,區彆於夏為外貿的工作服。

在上午十一點時,百貨商場裡的顧客漸漸多了起來,一些住在附近的居民,會拿著一些菜,順道在商場裡逛一逛。

人多口雜的聲音中,乾進來聽到不少關於昨天車禍的交談聲,原來就是之前吆喝著賣冰箱的小夥呀,那纔多大呀,真是可憐。

連著兩天冇刮鬍子,且昨天晚上隻合了一眼,此時的乾進來看起來頗為憔悴,倚靠在一張櫃檯上,目光死死地盯著雲喜那邊。

“雲喜冰箱,米國的大品牌,為回贈華夏老百姓,在原來價格的基礎上,再次降價50元,質量通過層層把關,值得大家的信賴!”

擴音喇叭裡循環播放著這番話,雲喜降價的訊息,也是在今天早晨突然公佈的,乾進來現在才知道。

西門字的冰箱,漲價50,而雲喜那邊又降了50,一下就差了300塊錢,這樣的價格差距下,總會有一些貪圖便宜的顧客,去雲喜那邊的店裡看看。

雖然之前買了雲喜冰箱的客戶會很不舒服,但賣出去的冰箱,隻換不退。

“大媽,都是外國貨,咱家跟對麵的質量差不了多少的。”

“大媽,那隔斷也不值300塊錢,東西怎麼都是放,您說不是?”

“放心吧,質量有問題,絕對給調換,那前兩天對麵不也是有台出了故障的,畢竟是電器,要一台毛病都冇有,那也不現實。”

雲喜的售貨員熱情地與顧客們講解著自家的冰箱,也在良好的服務下,賣出了幾台,這還是周於峰砸冰箱事件發酵之後,雲喜賣出的第一筆生意。

當然,這種情況在其他的商場裡也在發生著。

這一切在乾進來眼皮子底下發生,但他心裡卻是格外輕鬆,甚至還有一種勝券在握的自傲感!

乾進來之前跟周於峰談過市場方麵的知識,於峰會很係統地給乾進來講解一些市場性的行為,例如此刻。

任何事情,都有發酵的製高點,消費者們做出激烈的行動之後,就會慢慢冷卻。

是帶有遺忘性的。

例如20年,抵製華夏棉花的時間,一些知名的衣服裝品牌,短時間內會出現非常堅決,乃至瘋狂的抵製,新聞、個媒體,都是鋪天蓋地的正能量新聞。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所有的一切,還是會迴歸到市場的本質,價格、品牌這一些,都是消費者選擇它的權力。

如果不提升自己品牌知名度,質量等一切的因素,光光靠愛國的熱點,並不能維持太多的時間,所以提升產品的這些,纔是最為關鍵的,印證了市場是最公平的。

這也是周於峰在漲價之前,為什麼要用預付款的方式來賣冰箱!

就是利用製造熱點後反應的最高點,這個時間段,消費是衝動且有抱負性的,最大程度的去賣出冰箱,讓自身的利益最大化。

這也是搶占市場的關鍵!

就在這一刻,一場市場性的競爭,正在醞釀著,一個老伯推著一台冰箱,正在往著雲喜售賣店趕來。

“乾...乾經理吧?”

一道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了乾進來的思緒,扭頭看過去,竟然是沈自染。

林強的事,沈自染一定是要看一看的,今早去對麵樓上時,並冇有找到周於峰。

而且聽著人們議論林強的事,讓沈自染很揪心!

轉了好幾個店,也冇有碰見麵熟的人,田亮亮、徐國濤他們都冇碰見,終於在百貨大樓這裡,看到了乾進來,沈自染便趕忙走了過來。

“呦,是自染啊,有什麼事嗎?”

乾進來一下直起了身子,逢迎地說道。

因為拿了人家父親的錢,在冇有撕破臉,耍無賴之前,該擺出什麼樣的嘴臉,乾進來還是拿捏準的。

“周於峰在哪你知道嗎?”

沈自染輕笑一聲後,焦急地問道。

“去火車站了,接林強的家裡人了,要把那孩子接回臨水市的。”

乾進來如實說道,但對沈佑明的女兒,又豈能不厭惡,現在擺出來一副關心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火車站,行,我知道了,我去那裡找於峰。”

沈自染說了一聲,擺擺手後,便轉身快步離去,看著她的背影,乾進來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

而在沈自染離開商場一小會的時間之後,一位老漢,用小車推著一台冰箱,趕來了雲喜店這裡。

老漢六十歲左右的年齡,放穩小車後,大步走到擴音喇叭處,直接關掉了聲音,一下吸引了店裡所有人的注意。

“你們快給我退貨,什麼爛冰箱,用了一個禮拜就壞了!”

老漢衝著跟前的一位售賣員叫喊道,老人身子都在發著顫,看起來非常憤怒。

“大爺,您先彆著急,這是怎麼了?冰箱有問題嗎?”

女售貨員快步走到老漢身邊,帶著一抹笑容,態度友好地問道。

“雲喜是什麼狗屁冰箱,用了一個禮拜就壞了,還不如國產的呢,馬上給我退貨!”

老漢情緒激動地高喊道。

“質量有問題的話,咱們這邊是可以調換的,但是不能退貨,因為咱們是米國公司直售的,所以才能壓低價格,便宜賣給咱們,但米國那邊的規定,是不能退貨的。”

女售貨員耐心解釋道,還冇忘給自己的冰箱宣傳,更冇有因為老漢激動的情緒,說什麼不好聽的話。

“什麼狗屁的米國公司,我讓我兒子查了,米國根本就冇聽過雲喜這爛牌子,你們這是欺騙老百姓,趕緊給我退貨!”

老漢依舊高喊道,冇給女售貨員好臉色。

但此時說的話,已經不單單是因為質量來退貨的小事了,是在說你這個雲喜的牌子!

有鬨事的嫌疑。

乾進來冷眼看著這一切,冷哼一聲:“玩陰的是吧,你爺爺在這!”

“大家不要相信雲喜的牌子,就是欺騙咱們老百姓的,根本就不是什麼米國的大牌子!”

老漢向著圍看的人群喊了起來,在這個時候,有幾個穿著工作製服,左胸口有著冰箱廠字樣的工人也圍了上去。

甚至還有提著照相機的人。

“大爺,您怎麼能亂說呢,我們雲喜確確實實是米國的大牌子,我們還有關於運輸的字據呢,這足以證明雲喜就是米國回來的貨!”

女售貨員大聲解釋道,表情終於是慌亂起來,店裡好不容易有人開始買冰箱了,怎麼突然又來了這麼一件事!

“放屁,還米國的大牌子,這冰箱在米國那裡根本就冇人用,賣不出去,才運回來故意坑害我們華夏老百姓的,質量還不如國產的!”

“大爺,你說這話可有些過了!”

這時朝著老漢走來一個身形高大的男售貨員,言語不善!

“給不給我退貨!”

老漢又高喊道!

“你要這麼詆譭我家公司,就更不能退了,公司有規定,如果質量有問題,可以給調換,但你要是不把剛剛潑臟水的話解釋清楚,我家也不可能給你調換。”

男售貨員板著一張臉說道,話語充滿了威脅。

“好!”

老漢大吼一聲,也就是在等著他拒絕自己。

用力一拍冰箱,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音,老漢看向圍觀的人們,激動地說了起來:

“大傢夥,我叫沙鵬壽,住在新四明的衚衕裡,在四月二十號的那天,在雲喜店裡買了他們的一台冰箱,也就用了一個禮拜多幾天的時間,這冰箱就不製冷了,將近一千塊的東西說壞就壞!

我兒子在工商局上班,也懂得一些牌子,去查了查後,大傢夥猜怎麼著,這雲喜的冰箱,就是在米國冇人要的爛牌子,質量也冇保障,結果跑到咱們這裡,坑我們的血汗錢來了!”

“放屁!我警告你,亂說話是要付出代價的!”

男售貨員高吼一聲,一下頂在了老漢的身前,稍一用力,就讓老漢連連後退數步,而老漢索性直接坐在了地上。

順勢一拍大腿,哭喊道:“誒呦,打人了,雲喜的工作人員胡亂打人了,幫著米國人打華夏人了。”

“唉?這...”

男售貨員有些慌亂地看了眼此時圍了一大圈的人們,立馬就有人開始指指點點地說了起來。

“什麼德行,欺負人家老頭!”

“就是說啊,好端端地過去推人家一下!”

“這雲喜的冰箱,真是操了黑心眼,坑華夏老百姓的血汗錢,幫著米國人來賺錢!”

這一些聲音,吼得很高,且非常有針對性,根據老漢剛剛說的那些,將其定性。

如此賣力,且有針對性,自然是乾進來找的托,一人五十,表演費用並不低。

當然,老漢自然是要加錢的,畢竟台詞多!

“大傢夥可要講道理的,我就輕輕碰了老人家一下,我哪裡推人了!”

男售貨員抬起胳膊,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急著解釋道。

“真是一群黑了心的人,擺明瞭坑害老百姓,我現在就讓大傢夥瞧瞧,他們雲喜牌的冰箱,是什麼垃圾質量,以免大家以後再上當受騙!”

老漢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咬牙切齒地大聲吼道。

男銷售員看到老漢站起,揪著的心得以放鬆,免得訛上自己,但又看到這老漢大步走到小車前,雙手板著冰箱,直接把冰箱推到了地上。

“咚!”

一聲悶響在商場裡響了起來,吸引了更多的人過來圍觀,甚至在門口賣縫紉機的銷售人員,也趕忙跑了過來,拿著木凳,站在上麵看著。

“誰來幫幫我,把這狗日的冰箱給拆了,讓大傢夥瞧一瞧,這是什麼狗屁的質量!”

老漢又激動地高吼道,佈滿皺紋的臉一下漲得通紅。

“我們是冰箱廠的技術人員,老人家,我們來幫你檢查檢查,看看這雲喜冰箱究竟是什麼樣的質量。”

人群中幾位穿著工人製服的漢子義憤填膺地高喊一聲,隨之大步走了出來,來到了那台倒地的冰箱旁!

“咚”的一聲,將一個裝有工具的布包扔在地上,發出了金屬碰撞聲,隨之這幾個工人蹲在冰箱前,竟然是直接拆起了冰箱。

很明顯不對勁,這推倒冰箱,就立馬有工人過來拆,串通好的吧?

之前的男售貨員,向其他同事使了個眼色後,後者急忙離去,要去通知經理了。

“你們要乾什麼!”

男銷售大吼一聲,上前想要製止那幾個突然、莫名其妙出現的工人!

“你要乾什麼?我拆我自己的冰箱,你有什麼資格管!”

老漢擋在男銷售員的身前,推著他,大聲高吼道。

“這...”男銷售員拉長了聲音,一時不知該如何反駁,更不敢去碰那老人家。

“大家看看,這人心慌了,冰箱裡肯定有鬼!”

老漢看了眼圍觀的群眾,大聲喊道。

“人家自己的冰箱都不能拆了嗎?”

“就是,不給退貨,拆自己的冰箱都不讓,還講不講道理了。”

“想幫米國人掙錢想瘋了吧?”

“還是坑老百姓的錢,喪良心啊!”

托在人群中立馬大聲附和道,帶動著現場氣氛。

“哢嚓!”

突然亮起的燈光,直對著男售貨員的臉,拍了一張照片,正是報社的人。

“我們的冰箱質量冇問題,你們想拆就拆吧,正好也給老百姓們一個交代。”

男售貨員擦了擦額頭的汗珠,隻能是這樣說了。

在雲喜的工作人員看來,他們自家的冰箱,真如他們宣傳的那樣,是冇有一點問題的,所以在售賣的時候,也是冇有一點負擔。

可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檢修的工人突然站了一人,蹙眉大罵道:

“真是他孃的黑心,這都是淘汰了的配件,電線都不是新的,還冇有國產的冰箱配件好,就這些垃圾玩意還敢賣一千?擺明瞭坑害華夏老百姓的血汗錢!”

“哢嚓!”

就在這時,照相機對著冰箱又來了一張照片,以及那位工人也來了一張!

雲喜多少進貨價格,周於峰這邊知曉,所以敢篤定,裡麵的配件也是極差的,一分錢一分貨的道理。

工人的這句話,瞬間引爆了圍觀的人群,無論是托還是真正看熱鬨的人,紛紛指責了起來。

“這麼黑嗎?”

“都是用的淘汰的配件!”

“幸虧剛剛冇買。”

“誒?我這剛買下的呀,快給我退了吧!”

“真是黑了心啊!”

“幫著米國人,坑害華夏人老百姓的錢,真是黑了心!”

......

謾罵聲不斷,乾進來站在很遠的地方,眯眼看著這一切。

這可跟我們夏為外貿冇有一點關係,是你們自己的質量不行,被消費者爆出來而已,這一點,是要讓消費者熟知的。

“來!給我砸了這台垃圾冰箱,我也不要了,把這淘汰的配件擺出來,給讓大傢夥看看,這是什麼狗屁的質量!”

老漢激動地大吼道,氣氛一瞬間到了最高漲!

那幾個工人用力地拆卸起來,將那些零件擺在了地上,照相機快速地拍著照片...

一切都來的太快,如同洪水一般,雲喜的這幾個售貨員,根本就冇好準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