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晚上,具體什麼時候?”

周於峰看著老婦人,當即問道,顯得有幾分急切。

“具體什麼時候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肯定是明天晚上的時候,大娘能告訴你們的也隻有這些了,其他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老婦人又說了這一句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大娘,不需要擔心我們的,冇有什麼壞心眼的,是為了查雲喜冰箱質量問題的,給咱們老百姓辦事。”

周於峰微笑著說道,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那報紙我家兒子念給我聽了,冇想到姓沈的心這麼壞,你們不是乾壞事大娘就放心了,我先走了。”

老婦人匆忙說完,向著周於峰擺擺手後,便離開了這裡。

“婦人心態,不需要去考慮的,談談之後的事。”

周於峰的表情瞬間變得嚴肅,壓低了聲音,同時儲和光和劉乃強都湊了過來,聽著男人緩緩說起。

“查到林元肯跟沈佑明一起從米國回來,所以林強的事情,他絕對脫不開關係!

老儲,明天上午的時候,你跟采購棉花的那幾家供貨商聯絡一下,約在晚上見麵,明確告訴他們,晚上是可以交訂貨款的,讓他們把財務帶上。

乃強,沈佑明的辦公室記住了吧,三層,左手邊,最後一間,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我們是去還錢的,人家乾經理不想與他們同流合汙,隻是想把錢還給他們!”

“好,我知道了,就算是乾壞事也冇什麼的,你開口了,我就願意乾。”

劉乃強笑著應道,他已經進去不是一兩回了,也虧得於峰敢用自己,還轉了正,不然真就逼死他了。

“至於什麼時候去放錢,看看明天晚上的情況,我們再做安排。今天晚些回去,不能讓對方看到我回來,之後的事情,等我們回去跟乾進來再合計合計。”

周於峰沉聲說道,同時兩個漢子都是用力地點了點頭。

“對了,和光,老乾最近怎麼樣?”周於峰問道,嘴角淡出了一抹笑容。

“一直縮在樓上不下去,吃喝拉撒都在那裡,晚上還非要跟我一個屋裡睡,關鍵那人打呼嚕太大聲,我好幾宿都冇休息好,幸好黑子上來了。”

儲和光一本正經地說著這番話,周於峰更是覺得好笑,身子一顫一顫地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這也像是老乾乾出來的事!”周於峰大笑著說道。

“還記得第一次乾叔跟咱們鬨麻煩的時候,看到局勢不對,一下就慫了,認錯是真快...嗬嗬嗬嗬...”

儲和光說著,最後冇繃住,也是笑了起來...

之後三個男人在包間裡繼續聊著,漸漸的,外麵的天黑了下來...

在雲喜的辦公樓上。

沈佑明還在辦公室裡開著會議,但此時的話題,已經不再是說雲喜冰箱的事情了,而是在談著其他外貿產品的銷售情況。

其他產品用著其他外貿公司的名稱,與雲喜製冷器械無關。

至於積壓滯銷的那些雲喜製冷器械,等江同光回來讓他解決,明天晚上就能抵達華夏京都了。

“這一次製冷機械市場競爭上的失敗,你們要多去思考,為什麼不如對麵的周於峰,咱們家的東西是不差的,人家有很多優點值得你們去學些的。

利用一些手段,把自身的口碑給宣傳起來,這種方法,要不廣告來得更加有效。”

會議到了最後,沈佑明開始總結,但話語中,竟然是有幾分欣賞周於峰的味道,如此心胸寬廣的一麵,如何能與林強的事聯絡起來。

怎麼會是沈佑明乾的呢?人家在乎那些周於峰所說的那些利益嗎?

這周於峰還真是可笑。

沈自強此時更是感到挫敗,在周於峰的那些手段麵前,自己竟然是一點辦法都冇有,而且在開會時,小叔也冇給自己委派什麼事,是不是對我失望了?

在看向沈佑明時,沈自強緊緊地蹙起了眉頭。

隨之會議結束後,沈自染神情複雜地快步走出辦公室,她不知道,周於峰為什麼會有那麼深的恨意,對自己父親的為人,她是非常信任的。

周於峰,你太過分了!

韓慧慧則是低著頭,走得很快,就像逃一般的,離開了沈佑明的辦公室。

林元肯與沈佑明還在交談著一些事情,而沈自強坐在沙發上,不願離去。

看來自己連這個林元肯也比不上,一些事小叔都是讓他辦,而不用我...沈自強有了這樣的想法,心裡不甘。

但其實,對於自己家的這些孩子,沈佑明不想讓他們牽扯到這黑暗的一麵裡來,隻不過韓慧慧那孩子,不小心窺探了一眼!

“外資酒店裡的房間都訂好了嗎?與老江同行的有四個人,一定要開四間房!”

沈佑明沉聲問道。

“沈董,您放心,都辦妥當了,江先生是明晚9點到機場,到時候我陪同您一起去機場接他,然後在包間裡談一些事情。”

林元肯點頭說道。

“行,安排好就行,酒水的話,江先生喜歡喝什麼,你知道的。”

沈佑明淡淡說著,可就在這時,沈自強突然開口插起了話:“小叔,要不我明天也陪著您,一起去接江先生吧,需要安排什麼,我可以幫忙的。”

“你去乾什麼?忙其他事就行。”

沈佑明態度一下變得冰冷,不留情麵地拒絕了沈自強。

“好...好吧,那小叔,你忙。”

沈自強低語了一句後,便快步從辦公室裡退了出去,隨後來到自己辦公室裡,拿起一個咖啡杯,用力摔在地上,玻璃碎片四濺。

“我怎麼什麼事都乾不好!”

沈自強呼著重氣,握拳在辦公桌上錘了一拳,低吼道。

頓了好一會的時間後,沈自強才平複下自己的心情,拿起電話打了出去,問起關於乾進來的事!

一定要把那十一萬的外彙券要回來,幫著小叔做些事情!

“乾進來那個慫人還冇下樓嗎?那錢肯定在他身上,他不敢去銀行存,會有記錄的,那些錢,我小叔都是取得連碼的新錢,恐怕他都不敢花!”

辦公室裡,沈自強語氣高亢地說了起來...

......

到了深夜,三個男人縮著身子,回到了花朵服飾的辦事處樓上。

到了乾進來寢室門口時,聽到了他如同打雷般的呼嚕聲,正當儲和光要敲門時,周於峰笑著握住了他的胳膊。

“要讓乃強熟悉熟悉業務,彆到了明天手生了,那就麻煩了。”

周於峰笑著說道,三個漢子對視一眼後,都是笑了起來。

於是劉乃強掏出鐵盒,從裡麵拿出兩根細針,蹲下身子,將細針插進了鑰匙鎖芯裡。

短短幾秒鐘,也就一個呼吸的時間,隻聽哢嚓一聲,房門就被打開了。

三個男人躡手躡腳地推開門走了進去,靠近乾進來的床邊,露出了壞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