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峰,那我走了。”

劉乃強冇有絲毫停頓,看到樓下的路燈熄滅以後,便轉身走到辦公室前,拿起斜挎布包掛在身上。

“乃強,一定要注意安全。”

周於峰沉聲囑咐道,兩個男人相視點點頭後,劉乃強大步走出辦公室,在樓道裡傳來了他急促的腳步聲。

相比與從正門進去,爬窗戶去還錢被髮現的概率是極低的,尤其是劉乃強穿著一件暗色的衣服,在黑夜中更難被髮現。

此刻在辦公室裡,隻剩下週於峰一人,他現在要做的,隻是等一通電話,等黑子那邊傳來貨款被搶的訊息後,再以自己這個廠長的身份,把事情報告給局裡,嚴打這些流氓。

很快,劉乃強的身影出現在對麵樓下,早就找好了攀爬的位置,緊了緊身上的布包後,男人順著窗戶的位置,緩慢往著樓上爬去。

六層高的辦公樓,窗戶那裡是突出來的,且在右側還有一根從樓頂貫穿到底的下水管道,劉乃強拽著窗台的邊沿,踩著下水管道螺絲固定牆麵的受力點,不斷地向上爬著。

不過相比劉乃強以前攀爬過的六層房樓,這裡要相對困難一些,窗戶那裡很難撐著使力,全部的力量都要靠腿來發力。

就在這時,漆黑的街道上亮起了一道燈光,快速向劉乃強這邊駛來。

周於峰瞬間站了起來,麵容上閃過了一抹慌亂,死死地盯著亮光的方向,是一輛麵的車。

“草!”周於峰罵出了聲。

劉乃強也注意到了後方的燈光,這個時候纔到一層窗戶與二層窗戶之間,對方駛過來後,是很有可能發現自己的,男人咬了咬牙,加快了攀爬的速度!

腿一發力,雙手直接拽到了二層窗戶的邊沿上,然後再由雙手撐著使力,以引體向上的姿勢,將整個身體提了上去。

短短幾秒,劉乃強就到了二層窗戶口,蹲穩之後,縮著身子,緊緊地貼著牆麵。

麵的車駛了過來,竟然是停在了劉乃強的下方,但散出來的微弱燈光,並不能照到他。

周於峰看著這一幕,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懷疑是不是發現劉乃強後故意停在了他的腳底,他已經在想著處理手段,為乃強開脫了。

但在下一秒,麵的車熄滅了燈光,隨之一群男人從麵的車裡走了出來,大聲嘲弄的聲音,在安靜的街道上,顯得格外的高亢。

“嗬嗬,那老東西,以後估計腿腳都不利落了。”

“哥們那幾腳都踹到了膝蓋上,齜牙咧嘴地看那慫樣。”

“還有兩個人,看起來腦袋瓜子不靈光啊。”

“就是說啊,傻子一樣,還想坐車,非要挨幾下纔下去。”

“啊哈哈哈哈哈...”

最後在一陣鬨笑聲中,男人們從樓裡走了進去,周於峰並不能看清虛晃的人影,手裡拿的橢圓形布包自然也瞧不清楚。

但劉乃強看清楚了,這些人從辦公樓裡往進走時,聲控燈亮了起來,其中幾人手裡拿的布包,正是乾叔他們裝錢的布包。

“冇發現。”周於峰低語一聲,長籲了一口氣,為冇發現劉乃強而慶幸。

可劉乃強在這個時候朝著周於峰的方向比劃了一個動作,雙手在空中畫了一圈布包的形態。

“布包!”

周於峰高呼一聲,瞬間明白了劉乃強的意思,對麵得手了,看來是要在辦公室裡數錢了,那這樣更好,一會人贓俱獲。

現在的關鍵是劉乃強,一定要加快速度,不能等到自己帶局裡的人過去了,他還冇放好錢,到時候就冇機會了。

劉乃強冇有停歇,艱難地拉著窗台,一點點地往上移著,此時已經是大汗淋漓,乾澀的汗水流到了眼睛裡,傳來了痛感。

“起!”

劉乃強雙腿一發力,雙手撐著窗戶台,整個身子終於是在三層的窗戶那裡站穩。

但這一邊,並不是沈佑明的辦公室,此時劉乃強窗戶台的位置,是沈佑明對麵的那一間,他那邊是冇辦法爬上去的。

輕輕拉了下窗戶,並冇有關上,可就在劉乃強準備拉開窗戶跳進去時,辦公室房門口傳來鑰匙擰動鎖芯的聲音。

劉乃強趕忙收手,條件反射地蹲下身子,幸好他對這些聲音比較敏感,不然很容易就會忽略開鎖的聲音。

而就在這一瞬間,沈自強等人推門走了進來,順手按下燈,整個房間亮了起來。

周於峰瞪大了眼睛,劉乃強就在亮燈的窗戶底下!

周於峰趕忙找來手電筒,對著自己照著,然後大拇指朝下,做著向下的手勢,示意劉乃強先下來,改走正門!

可這一次,劉乃強並冇有聽周廠長的,擔心自己拖時間太長,誤了事!

他有自己的判斷,深吸了一口氣後,向著另一側的窗台躍了過去,雙手拽住走廊口窗戶台的邊沿,整個身體都已經騰空。

周於峰被劉乃強的這一幕給嚇到了,手電照著自己,瘋狂比劃著手勢,讓他往下走。

好在劉乃強慢慢從窗戶台站了上去,手放在窗戶中間的位置,輕輕一轉,就拉開窗戶跳了進去。

周於峰長籲一口氣,懸著的心終於落地,此時也出了一頭冷汗。

在走廊裡,劉乃強左手邊就是沈佑明的辦公室,不敢有一點耽擱,從褲兜裡掏出鐵盒,拿出鐵針,放在鎖芯裡輕輕一轉,房門就很聽話地打開了。

男人一個側身鑽了進去,又輕輕地把門給閉上,不過短短的幾秒罷了,對麵辦公室裡,傳出了陣陣笑聲,對外麵的事情全然無知。

劉乃強大口喘著粗氣,先是將乾進來的信拿了出來,按照周於峰交代的,假意看完之後很生氣,揉搓了幾下後,把皺巴巴的信放在了很顯眼的位置。

十一萬外彙券,整齊地放到了抽屜裡,很快做好周於峰所安排給自己的一切,準備要走時,順手還把幾包煙順在了口袋裡。

可到了門口,劉乃強滯在原地,樓道裡傳來了說話聲,有人在窗戶台那裡...

與此同時,周於峰的辦公室裡響起了急切的電話聲,接起電話後,傳來了一個少年聲嘶力竭的哭喊聲:

“周廠長,救命啊!咱們的貨款被人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