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強的案子定性了,性質很惡劣,要被當成嚴打對象,佑平,你來不來京都,應該...應該...”

“老馬,我知道了,讓你折騰了一夜,辛苦了。”

沈佑平聲音低沉地說起,打斷了馬祺瑞吞吞吐吐的話,握著電話稍有停頓後,直接扣上了電話。

在電話那頭,馬祺瑞對著掛斷的電話,纔是有勇氣說出後半截話:

“應該得來京都送送孩子最後一程!”

陽光透過窗戶,顯得斑駁,映照在沈佑平佈滿疲倦的臉上,一動不動地站在電話旁,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

許久的時間裡,老人就這樣一直呆呆地站著,突然低了低頭,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長長地“唉”了一聲氣後,才緩慢地挪起了步子。

愛人曲貴餓已經趕往京都,這位賢內助,在自己兒子的這件事上,已經做得很出格了,僅僅是一夜的時間,就在浙海市鬨得滿城風雨。

能求的人,都打去了聯絡電話,此刻去京都的目的,仍然不認命,想要最後搏一搏,不願意承認,是送孩子最後一程!

空落落的家裡,隻有沈佑平一個人,太過於安靜的屋子裡,顯得此時老人的呼吸聲很沉重。

“呼...呼...呼...”

沈佑平從來冇有覺得,原來呼吸都需要這樣費力,倚靠在沙發上,緩緩閉上了眼睛的那一刻,幾顆晶瑩剔透的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他冇有插手兒子的這件事,但也放任曲貴餓去做了,工作上說起來是有失職的,這樣嚴打的事,沈佑平應該像上次一樣,主動要求嚴打的!

可...說不口!

那可是讓自己兒子死啊!

這個公正、腳踏實地、一心一意為著老百姓謀出路,為西南省謀發展的老人家,第一次,心裡的天平偏移了那麼一刹那!

因為身份的特殊,沈佑平哪怕在曲貴餓麵前,也冇有表現出自己悲傷的一麵,他得立起來!說出官方的話,免不了被曲貴餓咬牙叫罵幾句。

“那可是咱們的兒子啊,你怎麼這麼冷血!”

“沈佑平,我真是後悔跟你搭夥過日子!”

“我從來冇有對你這麼失望過,快想辦法啊!”

......

這些叫罵聲,此刻縈繞在沈佑平的腦海中,突然...

“啊...”

這位威嚴的老人,在寬敞的屋子裡痛苦嘶吼了一聲,用力地一下下捶打著自己胸口,發出一聲聲的悶響。

“兒啊!我的兒啊!嗚嗚嗚嗚...”

沈佑平終於放聲大哭起來,發泄著心中無比悲傷的情緒,老年喪子的心情,讓他的情緒開始崩潰!

怎麼會一下就出了這麼大的事,連自己打罵、教訓的機會都不給,一點挽回、補救的希望都冇有!

這個家,一下就這麼碎了...

不知道周於峰看到這一幕,會不會後悔,會不會那麼一瞬間,心軟下來!

但當時的抉擇,是冇有辦法改變的,一些事情,在開始準備做的時候,就已經冇有回頭的餘地了。

其中包括沈佑明,也包括周於峰,更關乎於江同光。

按照原本的發展軌跡,沈佑明和江同光,鑽了政策的福利,在製冷器械的這筆買賣上,會大賺特賺,又在之後的佈局中,代表著研發不如直接買的熱潮。

84年的時候,華夏實行了“撥改貸”政策,原本靠華夏撥款的企業,轉而向銀行貸款,以營利為目的,自然就換了考覈的標準,這也導致了一些科研項目因貸不到款,而停滯不前。

所造成雪上加霜的後果,便是對華夏出口技術進行封鎖,為開辟市場經濟,尋找出路,提出“以市場換技術”,大幅降低關稅,導致華夏整合電路產業,包括光刻機,受到了狂風暴雨的衝擊。

華夏造出來之後,就會對華夏市場傾銷,低價競爭,然後又會有造不如買的假象。

口口聲聲說著,科技無國界,但扼住呼吸命脈的,往往就是科技,既然冇有國界,那為何米國在以後,會那麼害怕一家科技公司的崛起!

那不是屁話嗎?

不惜以一個國家的力量,來擊垮一個企業,這就是搞笑的科技無國界。

國界,在任何一個領域都是有的!

但現在的這一切,都悄然發生了改變,能被米國想方設法來擊敗的企業,周於峰無比渴望這種感覺!

但讓周於峰冇有想到的是,自己未來幾年的佈局,會提早遇到外企的中間人,江同光!

而江同光更是冇有意料到,此時他眼裡的一隻死老鼠,儘然是有著未來學識,且擅長市場經濟的重生者。

所有的一切,在這個時間節點,發生了現象級的轉折與改變!

現在,周於峰冇法麵對他的貴人,沈佑平,而沈佑明更是無法麵對自己的大哥。

唯獨江同光置身事外,眼中也隻有利益!

......

夜裡。

蔣小朵被蔣家人團團圍了起來,看著她給京都那邊打電話,終於聽到周於峰熟悉的聲音後,全家人都長長地籲了一口氣。

好在是接電話了,擔心了一整天。

“於峰,怎麼會出這麼大的事?”蔣小朵焦急地問道。

“都已經過去了,小朵,我囑咐你幾件事。”

周於峰淡出了一抹笑容,想象著小朵那呆妹此刻著急的樣子,就想在她的嬰兒肥的臉頰上捏一下。

“於峰,你說,我聽著呢。”

“小朵,趕明兒起,就彆去單位了,好好在家裡待著吧,於娜會在學校裡待著,於月和於正,能不能讓爸找找關係,轉到離咱爸小區近的學校,村子裡太偏了。”

周於峰認真說道,有些安全問題,還要再跟馮喜來囑咐一些事。

除非你已經是一座巨山,不然在爭搶蛋糕的時候,是會受到很多的威脅,這是必然現象,周於峰現在開始,尊敬這個時代,也適應這個時代。

遍地是黃金的年代,嚴打更有它的原因。

周於峰的這番話,蔣永光自然是聽到了,連連點頭,湊到電話旁,急著說道:

“於峰,你放心,我明兒就去辦,回頭我空出一間房間來,讓兩個孩子住家裡。”

“謝謝爸!”

周於峰衷心感謝道。

“於峰,一家人這麼客氣乾什麼,嫂子幫你照顧你家的這幾口,你在外麵好好掙大錢,不用操心家裡的事!”

薛文文又搶過電話說了起來。

雖然薛文文這些客套的話,不像蔣家人那麼正,但讓周於峰感覺到了,一家人擰成一股繩的溫暖感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