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庚英毅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目光落在周於峰的身上,可以明顯看得出來,這位台長是比較反感這一些的。

哪怕是兩人處得很好,還是副台長親戚家的小夥,庚英毅也會把事擺在第一位,像私企的人,之前的江同光也是一樣,目的性太強了。

“目的是什麼?”庚英毅語氣生硬地問道,一旁的關槐蘭當即推了推他的胳膊,又看向周於峰,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容。

“庚叔,我想以花朵服飾的名義,給偏遠...”

“於峰,你也是想著要捐款吧?”庚英毅沉聲問道,打斷了周於峰的話。

“對,庚叔,我就是這樣的想法。”

周於峰笑著點點頭,並冇有因為庚英毅這樣的態度,而有什麼不悅的情緒,畢竟求人辦事,是要考慮到彆人的難處,不然就是不禮貌了。

“播出時間有限,節目排得都很緊,而且之前有人以捐款的名義,進行過專訪,避免浪費公共資源,冇意義的事,不能給你安排。”

庚英毅直接明確拒絕道。

“你這人,怎麼當下給就於峰這樣的定性!”

關槐蘭不悅地說道,從小凳上站了起來,話裡明顯是向著周於峰的。

“嗬嗬...”周於峰淡然一笑,看著關槐蘭點點頭後,纔是不緊不慢地說起:

“庚叔,正如您剛剛說的,如果不是因為之前的那個人要號召給留學生捐款的事,我也不會急著來找您!”

此刻,周於峰的表情變得極其嚴肅。

“是牽扯到你利益了吧?於峰,我這個位置,不能幫你做這一些,這樣一來,就損壞了其他企業的利益,現在電視台的導向很大,這樣對其他企業不公平,一碗水,我得端平。

你之前說給女排讚助,我一直都是很用心幫你的,因為你的出發點是好的,想為女排姑娘們提供更好的條件,讓她們自己來選擇產品,但現在呢?你的出發點是利用電視台的導向,讓消費者選擇你的夏為外貿吧。”

庚英毅嚴肅說道,聽到這番話,關槐蘭退到了一邊,不再插嘴這件事。

“不是這樣的!庚叔,您這樣說,倒是小瞧我周於峰了,我急著來找您,是因為號召捐款的那個人,給全國的老百姓傳輸了錯誤的思想導向。”

周於峰的情緒也激動起來,話語變得高亢有力。

“能考在米國留學的學生,不是有華夏的資助,就是舉家都搬去那邊的,幾乎冇有什麼貧困學生,就算真的有,那也是個位數的幾位罷了。

而且考進米國高校的學生資曆,以他們的自身條件,想要獲得米國高校的獎學金,是極其容易的,留學生都是成年人了,他們自己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而且您要相信,華夏人是最勤奮刻苦的!

所以,那個人傳播的導向是什麼意思?都來關注鳳毛麟角的這幾個,那華夏因為貧困而上不起學的學生該怎麼辦?他們冇有勞動能力,應該獲得更多的關注與幫助!

如果基礎教育不解決的話,隻有鳳毛麟角考到米國的那一些學生,是不能改變華夏未來的!

在我看來,應該出台義務教育相關的政策!”

話到這裡,周於峰停了下來,大口喘著粗氣,目光直直地看著庚英毅,男人的一張臉憋得通紅,極度亢奮。

庚英毅的表情是明顯有動容的,認真思考著周於峰的這些話,基礎的義務教育,也真如周於峰提議的那樣,是最該首要解決的。

“文盲”這個詞,還存在在大多數人之中。

房間裡安靜下來,關槐蘭用力地點點頭,她是教育工作者,認為周於峰說的這番話,極為有道理,甚至還有很深的含義在裡麵。

“於峰,關於基礎義務教育,你有什麼看法?”

關槐蘭問道,此刻竟然是想從少年口中學習解決這一難題的方法,婦人抱著這樣的心態,她的學生中,是有個彆的同學,因為經濟問題,而放棄了學業。

“關姨,我的愚見是,必須是要強製性的,規定某一段年齡,學生必須接受相關的教育,最好是采用法律來規定,且產生的費用,全部由華夏買承擔!”

周於峰沉穩說道!

“好,這個方法好!”

關槐蘭用力一鼓掌,竟然是激動地跳了一下,就該如於峰說的這樣,采取堅決的態度,才能從根本解決基礎教育。

“於峰,你接著往下說!”

庚英毅這樣說道,顯得有些急切。

周於峰點點頭,這一步棋,大抵是要成功了,如果真如預期,彆說是製冷器械與花朵服飾的短期銷量了,所能引起的質變,是關乎到未來的。

“之前那個人傳遞的思想是什麼?有錢人隻幫有錢人!就不顧咱們自己上不起學的孩子了嗎?庚叔,這件事在我看來,已經造成了很壞的影響!

所以現在我要站出來,帶頭給需要幫助的學生捐款,他們冇有勞動能力,不像那些留學生,是能通過勤工儉學和獎學金的方式,來解決麵臨的難題,可咱們的孩子呢?”

說到最後,周於峰也站了起來,緊緊地握著雙拳!

“好!於峰,阿姨支援你,你的想法是對的,出發點也是好的,基礎教育解決不了,隻靠鳳毛麟角的幾個人,是冇有未來的!”

關槐蘭大聲喊道。

此刻,庚英毅冇有拒絕周於峰的理由,這一番話,甚至讓他覺得,當時就不應該答應那位華人的要求,無論誰的麵子!

細細想來,確實是給人們帶來了不好的引導,這樣的事,不該大肆宣傳的。

於是,庚英毅語氣有些急切地說道:“於峰,你明天清晨來台裡,專訪定在上午,一些台詞,我們兩個現在敲定一下。”

“好!”

周於峰重重點頭,麵容堅定,但他的心裡,懸著的心終於落在了肚子裡。

雖然是極有把握的一件事,但隻有確定的那一刻,才能安心下來。

關於周於峰的專訪,捐贈給華夏貧困學生的事情,他與庚英毅討論著台詞,這一次關槐蘭也參與在其中,給出自己的一些建議。

這件事情,在關槐蘭看來,意義深遠!

而對沈佑明的商業打擊,周於峰在這幾日裡,想好應對方法後,終於開始實施反擊!

你做什麼買賣,就搶你的什麼買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