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大風突然吹開了沈佑明辦公室的窗戶,拍打在牆壁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是玻璃碎了。

沈佑明恰巧在這個時候,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也不知道是這一陣涼風的原因,還是電話那頭冰冷的話語。

“看看明天的市場表現,如果真的出現銷量暴跌的情況,那就不能等了,哪怕是嚴打,也得解決周於峰這條死老鼠!”

江同光咬牙切齒地低吼道,稍微停頓的片刻,庚英毅的名字也是罵了出來!

“當時我采訪的時候,不讓我有針對性的話,今天死老鼠說的那是什麼,把矛頭對向了我們,把整個雲喜都推到了老百姓的對立麵,他媽的,那條死老鼠,是怎麼想到這些的!”

江同光繼續罵道,原來以為不過是一個有點小聰明的年輕人罷了,此時周於峰的這一手,讓這個五十出頭的男人,感到束手無策。

雲喜的銷量漸漸回暖,由自己提高品牌的口碑,綁架消費者愛心的這一手,江同光自認為是值得炫耀的經典營銷手法!

而且也取得了立竿見影的效果,可眼下,就是這一步,極有可能被周於峰利用,使己掉入萬丈深淵。

“周於峰始終是個麻煩,老江,我早就跟你說過了,要解決掉他的。”

沈佑明緊緊蹙起眉頭,壓低了聲音。

“你跟小林商量這件事,如果銷量暴跌,甚至出現了之前一台也賣不出去的情況,那就立即安排去做吧。”

江同光這樣說道,也就在這個時候,窗戶被大風颳開,而沈佑明的身子微微顫抖了下。

對方話的意思,沈佑明豈能聽不出來,是讓自己這邊來找人,解決周於峰的,怎麼,江同光就在京都,他不做嗎?他不是擅長做這樣的事嗎?

“老江...”

沈佑明拉長了聲音,沉吟片刻後,趕忙說道:

“豐山山的事,局裡好像還在調查,聽小林說,都已經查到那人老家去了,現在我這邊找人,難免人多口雜,我擔心...會引起注意!”

“我明天就得回米國了,公司裡出了些問題,我得配合著去處理,死老鼠的事,咱們兩個誰來做,都是一樣的,交代給小林就行!”

江同光沉聲說道,語氣也有些不耐煩。

這時兩人都安靜了片刻,沈佑明低聲“嗯”了一聲後,緩緩扣上了電話。

其實,在江同光的想法,這次回華夏瞭解了一些事情後,這樣的事,打算漸漸少做,除非到了逼不得已的地步,或者是過了嚴打的時期。

之後,江同光又打給了一位朋友,表達著自己的不滿,怎麼能有這樣的批判性,如此一來,還有外資商敢在華夏做投資嗎?

等到不滿的話,由其他人把電話打到庚英毅那裡時,庚台長直接攬下了所有事。

“是我認可的,因為之前工作上的失誤,確實造成了不好的導向,今天的專訪,是有針對性的,但這種問題,就該明確指出來,也是我確定過的稿子!”

庚英毅這樣說道,電話那頭憤憤說上幾句後,便掛斷了電話,節目已經播了出去,影響也已經造成了,也不必再跟庚台說什麼不滿的話。

......

魔都市,陸德廣的家裡。

“噗...哈哈哈哈...這個小冊老,居然哭出來了,真是不厚道啊,裝的真像!”

陸德廣搖頭叫罵道,但也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關於周於峰的專訪,他完完整整地都看完了。

退居二線後,陸德廣也落得輕鬆,不必管理廠裡銷量的事,換做是以前,看到周於峰來這麼一手,每賣出一件衣服,就會捐一部分錢給貧困兒童,估計又被氣得犯了高血壓。

不過...

節目結束之後,陸德廣卻冇了看新聞的心情,在以前,他可是從來都不捨得落下不看的。

老人緩緩站了起來,低語了一聲“我出去轉轉”的話後,便從屋裡走了出去,而在門口擺放的冰箱,正是夏為外貿那裡買的西門字。

田亮亮還以赴人,給老人家便宜了幾百塊錢。

魔都夜裡的天氣非常舒服,不斷有涼風吹來,使人感到陣陣清涼。

但陸德廣表情凝重,無暇感受這樣的好天氣。

雖然是不管了,但還是會操心,魔都服裝廠因為冇了模特隊的招牌,銷量持續下跌,哪怕是降價,壓低利潤空間,也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資金是最大的難題,因為銷量不好,流動資金就少,待遇都保障不了,就彆提製作新款衣服了,陷入了惡性循環。

反觀花朵服飾,會不斷地有新品製作出來,二廠和三廠那裡,甚至都形成了良性的競爭關係,且模特隊的知名度,也到了新的高度,據說都開始拍電影了。

現在來這麼一手,是致命一擊,還有人會選擇魔都服飾嗎?

後果會是怎麼樣?

廠裡的應對,批評下來,第一步肯定是降低工人的工資,從而降低成本。

承諾漲起來的冇見漲,反倒是繼續降,最對不起的,就是跟著自己的那些工人了,有好多老同誌的。

“唉...”

突然,陸德光深深地歎了一口氣,想了許久的應對方法,明天給新廠長提提意見,卻發現自己束手無策,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個小冊老,怎麼本事這麼大!”

陸德廣笑罵了一聲,無奈地搖搖頭。

現在看來,以花朵服飾的發展,原來過去的那批工人,倒是選對了路,現在看看人家的待遇,尤其是模特隊的姑娘們,都快成名人了。

可惜,現在想跳槽去花朵服飾那邊,人家根本就不招收了。

最可惜的,還是丹丹那個孩子,條件那麼好,現在恐怕都被彆人忘了吧...

“工資再給工人們降,那該怎麼辦啊!”

陸德光自言自語地說著,停下腳步用力跺了幾下腳,廠裡的那批工人,都是跟著自己一路走過來的,他真是看不得工人的生活變苦啊。

總之...看看明天的銷量情況吧,實在不行,那就拉下這張老臉來,去求求周於峰,當麵去求他!

看看能不能合作,還有牛丹丹那孩子,待在廠裡,可真就浪費了...

......

深夜!

不斷颳起的陣陣涼風,把燥熱的溫度降了下來,蓋上細被入睡是極為舒服的,這樣的天氣,原本是很好入睡的,可沈佑明輾轉反側,怎麼都睡不著。

周於峰的事,也不再考慮,明天看看雲喜的銷售情況再說,因為自家的冰箱便宜,或許銷量不會降的太多,沈佑明還抱著這樣的僥倖心理。

此刻睡不著的原因,是因為老是聽到有貓頭鷹的叫聲,一聲接著一聲,令人心煩:

“咕...咕咕...咕咕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