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請問一下,這裡是古玩街嗎?”

老外說著一口蹩腳的華夏語,看著周於峰笑著問道。

老外的身高並不算特彆高,與周於峰相差無幾。

周於峰不動聲色地看了眼老外,不說其他的衣服品牌,單單是那件阿瑪尼的衣服,就可以看出這個老外很有錢。

“會說中文,怪不得不帶當地人過來。”

在心裡嘀咕了一句後,周於峰笑著點了點頭。

“謝謝!”

老外也點頭笑了笑,拉著金髮碧眼的女人走進了古玩街裡去。

等到兩人從自己身邊經過,周於峰也快步地跟了進去。

“哦,親愛的,這個好美,看上麵的泥土,會是什麼年代的呢?”(英文)

剛剛走進巷子裡,女人就蹲在了巷子旁的一個攤位上,用著英文說道。

“我不知道,華夏曆史悠久,這些東西經曆了歲月的洗禮,難以置信。”(英文)

老外蹲了下來,小心翼翼地將一個小爐子端了起來。

“呦,小心點啊,彆摔了。”

攤主一臉驚慌地說道,撅著嘴,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著那個爐子看。

這個演技…太浮誇了吧…周於峰無力吐槽了,這些爐子,村裡應該家家戶戶一個吧。

但浮誇的演技卻是出奇的管用,隻見老外非常用力地點頭,說著蹩腳的華夏語:“好的,我會小心的,請你放心。”

端在手裡,老外仔細地觀察著,手指輕輕地在上麵撫摸。

“親愛的,我感覺到了它的曆史。”(英文)

“給我看看!”(英文)

女人接過了爐子,同樣仔細地看著,搖了搖頭,驚歎道:“太難以置信了,我竟然拿著一件有著千年曆史的文物,這樣的感覺,真是太神奇了。”(英文)

“是啊,親愛的,不如我們把它收藏怎麼樣?”(英文)

“這是個好的建議,可是應該會很昂貴吧”(英文)

“不,就算價格高,它也是值得的,而且,你知道嗎,華夏這裡,這些東西好像賣的並不是很貴。”(英文)

“你確定嗎?那就太好了。”(英文)

老外頓了頓,咳嗽了一聲,看向攤主問道:“多少錢?”

“這個嗎?”攤主深吸了一口氣,麵色凝重,“老祖宗的東西,有些捨不得啊。”

“那個,我會珍惜的。”

看到攤主的態度,老外立即說道,生怕這個攤主不把這個爐子賣給自己。

“好吧,你也是外國朋友,想要的話,一千塊錢拿走吧。”

好傢夥,獅子大開口啊。一旁的周於峰又吐槽了一句,剛剛這兩個老外的對話,他自然能夠聽懂,甚至是米國哪個地方的口音都能聽出來。

在上一世,周於峰的公司是直接對接著米國那邊的業務的,所以英文是他的絕對長處。

然而,聽到那個一千的價格後,這個老外竟然是冇有絲毫的猶豫,從女人的手提包裡,拿出了一遝錢,全是100元的外彙劵。

外彙劵是由銀行直接發行的,分為79年版和88年版。

屬於法定貨幣,與此時的華夏幣是等值的,唯一的區彆就是最大麵額是100元整的。

而外彙卷的發行,是因為剛剛的改革開始,經濟仍處於復甦階段,華夏幣也尚未跟國外地前接軌。

不能自由交換,且商品依舊缺乏。

為了方便境外人士來華夏購物與投資,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發行了外彙卷。

也是錢的樣式,無非就圖案變了,最大麵值是100元的。

相比於現在10塊的大團結,會讓人覺得100的外彙劵非常的值錢。

一般居民是得不到外彙券的,一些特定的人士纔可以兌換,而且一些國外所投資的飯店,類似於浙海市的丹頓酒店,那裡是隻收外彙卷的。

你拿著華夏幣去消費也不好使。

這就使得,外彙卷更加的吃香,更受民眾的追捧了。

看著那10張一百的外彙卷,攤主的眼睛都看直了,身子也哆哆嗦嗦了起來。

隻要是這筆買賣成了,這一年也就不用乾了啊。

嚥了口吐沫,看著老外慢吞吞地數著錢,這個攤主恨不得一把就將這些錢搶了過來。

這時,在老外的身後,飄來了一道聲音。

標準的米國發音,還誤以為是米國人。

“你被騙了,這個東西是假的。”(英文)

老外男人和女人皆是瞳孔一縮,扭頭看了過去,發現是一張華夏男人的麵孔。

老外男人急忙問道:“你說什麼?”(英文)

“這個東西是假的,根本不是什麼老物件,我家也有一個,你要的話,我可以免費送給你。”(英文)

周於峰低聲說了句後,也就不再廢話,往著另外一個攤位走去,免得一會他不買的話,那個攤主找自己來算賬。

“謝謝你,朋友,真的非常感謝。”(英文)

老外竟然是朝著周於峰離開的方向大喊了一句。

你叫毛啊!周於峰皺起了眉頭,心裡咒罵了一句。

這個時候,女人已經將那些錢收了起來。

看到這一個動作,攤主慌了,又看向老外喊著的方向,發現人群湧動,並冇有什麼可疑的。

這時的周於峰已經蹲了下來,而身邊的那個攤主,正是上午與他做買賣的杜玉川。

“這個爐子我不要了。”

老外冷冷地說道。

“啊?為…為什麼啊?”

攤主張大了嘴巴,表情也不自覺地扭曲了起來。

“你這個東西是假的,很多人都有,我不要彆人也擁有的東西。”

老外非常直白的說道,直接站了起來,一旁的女人也跟著站了起來,扭頭就要離開。

“等一下啊,您想要的話,我可以便宜點賣給你啊,500塊!”

這句話,更加是印證了這爐子是假的,老外頭也冇回,向前走去。

“300!誒,300你拿走!”

巷子裡,響起了攤主絕望的聲音。

注意到這一幕,周於峰慌忙站了起來,一是想讓那兩個老外注意到自己,二來是想離得那個攤位遠一點,免得惹一身的雞毛。

眼神向後瞟著,注意到老外看到了自己,並且大步走了過來。

周也峰露出了一抹喜色,加快了步伐,往前走了一截路後,避開了其他的老外,在一個人相對少的地方,停下了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