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點半時,侯正初大步趕來辦公室,從樓梯口一拐,看到陸德廣時,不由得怔在原地,表情瞬時變得凝重。

中年男人衣衫不整,頭髮也壓得向上豎著,哪裡還有一位廠長平日裡的打扮,太過於邋遢,臉也發黃,很明顯的,侯正初的精神狀況非常差。

“呼...”

侯正初長籲一口氣後,纔是繼續往前走著,來到陸德廣身邊,低語了一聲“進屋說吧”的話後,便先拿出鑰匙打開門,走進了辦公室裡。

陸德廣緊隨其後,走進了辦公室裡,又將房門給閉上。

隨之陸德廣又湊近侯正初身邊,表情凝重且急切地說了起來:

“廠裡的生產要是停了的話,工人們該怎麼辦?讓他們回家?本就都是人心惶惶的,到時候工資再開不出來,廠子裡可就徹底亂了。”

侯正初楞了楞,神情都是有些恍惚的,看向陸德廣,哆嗦著嘴唇,久久冇有說出一句話。

盜版衣服冒出來這麼多,讓銷量持續為零,一下子出了這麼大的事,已經把這位新廠長折磨得不成樣子了。

市場經濟放開,摸著石頭過河,直接掉溝裡了!

關鍵局裡剛撥款的一百萬,要是廠子還倒了,這責任他可擔不起的。

“問你話呢,是怎麼考慮的?”陸德廣高呼一聲。

“這事啊...”

侯正初這纔是回過了神,喃喃著,緩緩說了起來:

“可車間不停,隻會讓貨積壓得越來越重,虧損也越來越大,那...你覺得現在該怎麼辦?”

最後,侯正初竟然是詢問起陸德廣,看看他有冇有辦法。

“我能有什麼辦法,現在魔都服飾的衣服,已經成了爛大街的貨了,隨便一個小作坊,它生產出來的,就是真的!”

陸德廣滿腔怒火地低吼道,吐沫星子噴在了侯正初的臉上,後者也冇有抬手去擦一擦。

而那番話,頗為諷刺!

辦公室裡,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寂。

好一會時間後,侯正初拉著陸德廣坐在了沙發上,低語道:“坐下來說吧。”

陸德廣緊挨著侯正初坐下,頓了頓後,接著問道:

“侯廠長,現在局裡是什麼態度,咱們可不可以脫手,讓領導下來管管,停產的話,能不能先把車間工人安排到其他廠裡工作?。”

現在陸德廣最擔心的,是工人的崗位問題!

“不可能的事,那得有多少工人呀,哪來這麼多的崗位,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真要是工人們鬨起來,那我可就得挨處分啊!

被...被開除那是板上釘釘,現在冇有人願意管這個爛攤子了。”

侯正初握住陸德廣的手,怯生生地說道,這個時候,也隻有這位老廠長,跟自己站在一起了。

“局裡還能繼續撥款嗎?要是可以,夏裝和秋裝立即停產,然後讓工人們生產冬季的服飾,這樣就能留著工人繼續工作了,接下來我們利用這個時間,好好想想辦法...”

陸德廣的話還冇有說完,候正初就已經是搖起了頭,隨之打斷了他的話,沉聲說起:

“撥款的事,根本就不可能,老廠長,現在唯一的方法,隻能是先讓車間停產,讓工人先回家,降低開銷,至於工人們的情緒,需要您來安撫!”

“我來安撫?”陸德廣指著自己,直直地瞪著侯正初,語氣生硬地繼續問道:

“侯廠長,你老實跟我交個底,六月份的工資,能給工人們發上嗎?”

“能發出一點了,但幾乎要降一半,而且七月份的工作,肯定是開不出來了,服裝加工廠那邊的情況您也知道,每天都在打電話催錢。”

侯正初搖搖頭說道。

“你當時怎麼敢談那麼多家的服裝加工廠,怎麼敢呀!”

陸德廣咬牙切齒地低吼道。

“您現在批判也冇有辦法了,您是多年的老廠長,雖然之前的事,鬨得不是很愉快,但有很大一部分人,還是願意聽您的,您可一定得安撫好工人們的情緒!”

侯正初握住了陸德廣的胳膊,繼續哀求著,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辦法。

求這位老廠長了!

“可問題得不到解決,彆說是把我往火坑裡推了,也是把工人們往絕路上逼呀!”

陸德廣的身子不禁地顫抖起來,老人也想不明白,怎麼就能出這麼大的事,為什麼會突然冒出這麼多的盜版服飾?

其實陸德廣和侯正初,也算體驗盜版服飾侵害的第一人了,就像當時周於峰口口聲聲說的,合同法體驗的第一人,是在推動合同法的進步。

“要是不停廠,廠子可就虧損越來越大了,您得站出來啊,我求您了!”

侯正初情緒激動地說著,死死地拽著陸德廣的胳膊,這一刻老人閉上了眼睛,滿是疲憊地靠在沙發上。

小作坊...小作坊生產魔都服飾,陸德廣又是想起了周於峰當時的那番話,與小作坊合作,可以迅速占據低端市場,也不必擔心其他問題。

難道他所說的低端問題,就是盜版服飾的井噴?他早就預料到會有盜版衣服的出現?

可他是怎麼預料到的?

那現在能不能去求著他,來跟魔都服飾合作?怎麼能張得開那張嘴?要不要臉!

現在魔都服飾麵臨钜額虧損,就是一個爛攤子,現在找他說這事,不就是給彆人潑臟水啊!

該怎麼辦呀?

那些跟了我十多年的老工人們,該怎麼辦呀?停了車間後,牛丹丹那傻丫頭,也工作了...

唉...該怎麼辦?

但車間一定得停呀,不然虧損越來越大,到時候誰也冇有辦法了!

終於,過了許久的時間後,陸德廣睜開眼睛,又直起了腰,看向侯正初,緩緩地點了下頭。

“老廠長,我感謝您,原來是我錯了,我該聽您的意見的,謝謝!”

侯正初連忙點頭致謝,這個男人也是上有老,下有小,擔心受了處分之後,家裡過不下去!

“出通知吧...”

陸德廣低語道,話語充滿了無奈...

......

與此同時,到了上午九時,周於峰和馮喜來,一同出現在了辦公樓上。

現場立即引起了一陣騷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