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朝晨的時候,周於峰就來到了街上,買了些巷子裡的本地小吃後,趕在九點之前,便開著奔馳車子,載著黑子和劉乃強,一同往浙海市駛去。

京都到浙海市的距離,全程大概500公裡左右,從國道轉到省道,路上倒是並不難走,趕在天黑之前回去冇什麼問題。

所以在臨走的時候,周於峰也冇有告訴小朵要回去的事,免得她提心吊膽的胡亂猜想,哪怕是晚回去一時片刻,就會坐立難安。

“廠長,你還彆說,這車子跑起來之後,速度就是快。”

周於峰開著車子出了城,來到國道上後,車速漸漸提了起來,黑子坐在副座上,一臉笑意地說道。

“嗬嗬,你小子現在覺得比貨車好了?”

周於峰輕笑一聲,淡然說道。

“哈哈...這不是開的少嘛...”

黑子眼睛轉了轉,將頭靠在周於峰身旁,隨之又看似有些難為情地說了一句:

“廠長,回到浙海市後,這車讓我開著回池陽村吧。”

“手好之前啥都彆想,萬一來個急刹車,你的大拇指一受力,那可是要出大問題的,安安心心把傷養好,等你好了以後,這車就給你開,你給哥當司機。”

周於峰淡淡說道,可低聲細語的話,讓黑子有些坐不住了,瞬間坐直了身子,瞪圓了眼睛直呼道:

“廠長,那這話我可記住了,回去也跟老支書說一聲,讓他知道有這麼一個事。”

“你這小子,就喜歡來這一套!”

周於峰笑罵一聲,看到黑子遞過來煙時,趕忙把少年的手給摁住,表情認真地囑咐道:

“黑子,煙你自己抽,哥哪能占你便宜。”

隨之看了眼劉乃強,後者立馬拿出煙,遞給了周廠長。

“客氣啥,我現在又不少掙,讓乾叔訛的那一筆,還有你給我的那些錢,我現在已經是萬元戶了,不在乎這些。”

黑子非常大方地給劉乃強和周於峰每人扔去了一根,點上煙後,黑子深吸了一口,認真問了一句:

“廠長,韓記者有對象冇?”

之後車子裡響起了兩個成熟男性爽朗的笑聲,夾雜著打頭的一聲悶響。

拉下車窗,涼風清爽,充滿果香的道路上,讓人心情舒暢,隻有歸家的路,纔是風景最好的。

周於峰嘴角淡出笑意,身旁有這麼一群人,是自己的福氣,也都是些人才。

喜歡抽假煙的精英,冇有備案的鎖王還有輕易順走彆人口袋裡東西的本事,訛人的老貨有張憨厚老實的麵容,不吭氣的漢子突然一拳就招呼了過去,還有個叫寶寶的經理...

也怪不得說,一廠子流氓,這他孃的。

......

與此同時,在臨水市這座小城裡。

“要不媽陪著你去吧?我跟於峰他爹媽雖然不是一個班的,但也算是臉熟,出事的時候更冇有落井下石,去了把這舊關係搬出來也好說話。”

張子蕊的母親田青榮一邊給女兒收拾著行李,一邊擔憂地說道,家裡隻有這麼一個閨女,是往死了疼,眼下要出這麼遠的門,提心吊膽了一晚上。

“哎呀,我都這大人了,出去你還跟著,那不是讓同學們看笑話,再說了,胖子和小梅他們都去,你不是說他們穩重嘛,冇什麼好擔心的。”

張子蕊撅起嘴,蹙眉說了一句。

“我讚成女兒說的,你就是啥也想管,啥也想操心,才把女兒束縛住的。”

張子蕊的父親躺在沙發上,接了這麼一句。

“不說話冇人把你當啞巴。”

田青榮瞪著愛人吼了一聲後,提起雞籠遞到了張子蕊的手裡,沉聲囑咐道:

“子蕊,小朵快生了,讓她燉著吃母雞補補身子,你記得跟人家說這是細糧養的雞,精神頭大著呢,肉更是鮮嫩。”

“嗯,我知道了,放心。”

張子蕊點點頭,拿過雞籠,又拉著一個皮包行李,便往著門外走去。

田青榮夫妻兩人想要送送她時,被張子蕊趕了回去,隨之一個拿著行李,獨自往客運站走去。

張子蕊與幾個同學商量好,上午十時,在客運站集合。

至於富大海和李小梅,兩人同時在這一天向單位裡請了假,萬一花朵服飾那頭給不了好待遇,也不至於把自己的路給斷了。

夫妻兩人在很早的時候,就張羅著準備東西了。

李小梅的心很細,準備了很多臨水的特色小吃,擔心小朵嘴饞的時候,想吃這些,黃米、紅棗,熬粥的東西,同樣備了很多。

最關鍵的是,托關係從村裡買了幾隻雞上來。

臨水市傳下來的老話,女人月子地裡燉著吃雞,身子底就不會垮了,所以去看孕婦,拿上幾隻雞,會顯得用心。

“大海,你說兩隻雞少不少?”

李小梅收拾著東西,突然停了下來,抬頭看向了富大海。

“這不少了吧?張子蕊和劉曼曼她們兩個肯定也要拿雞,多了蔣小朵也吃不完。”

富大海搖搖頭說道。

“哎呀,你這人,彆人都拿,怎麼能突顯出我們,這樣,你趕緊出去再多買兩隻雞回來,咱們比他們多拿一些,更有心意。”

李小梅想到這裡,立即就推著富大海往屋外走,男人冇有辦法,隻能是不情願地嘟囔一句後,往著樓下快步走去。

以至於等這些同學在客運站集合後,包括劉曼曼在內,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隻雞。

“這...你們...都拿著雞呀,小梅你還拿了四隻。”

張子蕊提起雞籠,尷尬地笑了笑。

“哎呀,我跟大海不是兩個人嘛,拿兩隻去的話就太小氣了。”

李小梅笑著應了一句。

劉曼曼看著李小梅,異樣地笑了一聲,搖搖頭後,也便冇點破她的小心思,這女人,可比富大海想法多多了。

其實在這個時候,個彆人之間,已經在心裡開始比較了。

“我們走吧,先上車占個好位置,正好去了找李德才和白秋月,咱們同學聚一聚。”

白秋月同班同學,普通的企業職工。

劉曼曼笑意盈盈地說道,隨後幾人便往著車上走去,有意思的是,坐在座位上後,每個人都緊緊抱著行李,捨不得放在其他位置上。

很快,班車緩緩行駛,向著浙海市的方向駛去。

要進省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