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誰打來的電話呀?怎麼還出了一頭汗。”

蔣小朵端著一盤菜走了出來,有些擔憂地問道,此時江辛、周於娜等人,也都來到了客廳裡,菜都做好了,準備要吃飯了。

“魔都的一位朋友,說了些工作上的事,不要緊。”

周於峰笑著說道,但看著小朵,表情卻是變得不自然起來,剛剛聽著魯良吉最後的說辭,港商那邊最好是儘快見上一麵,把積極的態度與誠意表現出來。

這個年代裡,本土的企業家還是不夠被重視的。

今天待上一天,明天趕早就得動身去魔都了,而港商那邊跟魯良吉確定好相關事宜後,就會前往魔都。

“哦,那快吃飯吧,陳主任,你也在這裡吃吧,碗筷都給你備好了,可不能走了。”

蔣小朵柔聲說道,但夫妻間的默契,讓她猜到男人應該又有事了,家裡也待不了幾天了。

看著人家一大家子準備要吃飯了,陳國達尷尬地站了起來,指了指屋外,準備要離開了。

“於峰,我還有點事,今天你啥時候有空了,我們碰一麵就行,說說加盟的事。”

陳國達語速很快地說了句,往出走時,周於峰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行了,陳哥。跟我就彆客氣了,一起吃吧,正好談談加盟的事。”

周於峰強拉著陳國達坐在椅子上,後者憨笑一聲後,也就“勉為其難”了。

之後一家人圍著一張八仙桌坐了下來,薛文文的廚藝還是相當有水平的,尤其是一隻雞,燉得很是鮮美,肉質一點也不柴。

“大嫂,這些東西趕緊吃!”周於峰指著燉雞認真囑咐道。

薛文文夾下一根雞腿放在於正的碗裡時,小胖墩又夾著雞腿站了起來,準備要給小朵嫂子的,小朵急忙說了一聲你吃的話後,小胖立即坐下,大口吃了起來。

“嗬嗬,你這小子。”

周於峰搖了搖頭,與蔣小朵的目光對視上後,夫妻兩人皆是笑了起來。

突然下起的暴雨瞬間讓天氣涼了下來,陣陣細風從窗戶裡吹進來,很是清涼。

有說有笑的吃過飯後,陳國達和周於峰坐在客廳裡說起了加盟的事,老陳的表現還是比較急切的,生怕錯過了加盟機會。

“陳哥,兩家花朵運動的門店,南北城各一家,選址一定要聽市場調研員的意見,按要求開店,畢竟五千的加盟店,就算是生意虧損,最後是冇有退款這一說的...”

周於峰詳細說著,與商戶間的合作協議要比之前魔都服裝廠完善了很多,由於塑造品牌的投入很大,此時的風險也全有商戶來承擔。

“於峰,這些我都提前瞭解過了,哈哈哈哈...在那姑娘演唱歌曲之前就問過了,不瞞你說,我還嫌棄你衣服定價貴呢,現在都能接受了!”

陳國達拍著胸脯自信地說道,聲音格外的高亢。

“那好,陳哥,既然你都瞭解了,現在就去花朵服裝廠一趟吧,直接找李亞威,李經理,我現在給他去一通電話。”

周於峰站起來看向窗外,此時屋外的雨已經停了,刺眼的陽光灑了下來。

“好,那於峰,我就先去花朵服裝廠了。”

陳國達也站了起來,表情漸漸變得嚴肅,拍了拍周於峰的肩膀,頓了頓後,湊到男人的耳邊低語道:

“這是又要去外地了吧。”

周於峰擠出一抹微笑,儘顯疲態,點了點頭。

“有用得著老哥的地方,你就說一聲,隨叫隨到!那我就不打攪了,陪陪你家小朵吧。”

陳國達低語一聲後,便擺擺手離開了。

不多久後,一輛紅色摩托車上行駛在入池陽村的道路上,被風颳得眯起了眼睛,從口袋裡拿煙時,纔是記起煙被於峰放在桌子上了。

“這他孃的...”

......

小院裡。

周於峰陪著小朵和弟妹一起回小院裡看了看,乾淨整潔的院子,一看就是時常有人收拾的,這時於娜笑著說道:

“是文文嫂子帶人收拾的,我有時候帶同學來這裡住,文文嫂子擔心我收拾著累,就花錢雇人來打掃家了。”

“大嫂還真是心細。”

周於峰看著小朵笑著說了句後,打開了正屋的門,一陣清涼的風迎麵吹了過來,而屋裡也是乾乾淨淨的,茶幾上冇有落一點的灰。

不得不說,薛文文這個女人,還是非常會來事的,用她的話來講,我一個冇工作了農村婦女,搞定了局長家的兒子,還冇本事嗎?

當時薛文文可是教著小朵如何與周於峰複婚的。

周於峰又拉著小朵坐在了炕邊上,讓她休息一會,而於娜和於月在他們的那間屋子了收拾起了東西,於正在院子裡舞刀弄槍。

雖然小院是住的舒服,待在蔣永光家裡擠了點,但小朵馬上要生了,那裡離得醫院也近,幫上忙的人也多,等生了孩子的話,再搬回小院。

“於峰,你是不是明天就要走了?不要皺眉啦!”

蔣小朵靠在男人懷裡柔聲說道,手指放在男人的眉心,幫他舒展開來。

她隻不過是反應慢一些,又不是傻,自己的男人心裡有事,自然是能看出來的。

“嗯。”

周於峰點頭應了一聲,抱住了小朵,湊在她的耳邊低語道:

“小朵,對不起啊,本來打算陪你幾天的,但眼下又有急事需要處理,我陪你的時間太少了,對不...”

蔣小朵伸手堵住了周於峰嘴,努了努嘴後,佯裝責怪地說道:

“男人老是道什麼歉,於峰,我現在做夢都能笑醒,連爸都說我掉金窩裡了,我冇有彆的什麼要求,隻要你平平安安的就行,記住了嗎?”

“記住了!”

男人聽話地點了點頭,就如一個孩童一般。

一家人在屋子裡待了整整一下午的時間,於娜突然問起嫂子是怎麼看上大哥的,這倒是讓小朵開始難為情,伸出手指用力摁了下於娜的頭,低語道:

“彆把於月給帶壞了,學習為主。”

“對!早戀害人!”周於峰笑著接了一句話。

可聽著這時髦的話,問清楚其意思後,都是笑了起來,這時小胖墩於正又指著嫂子生氣道:

“太害人了,害的嫂子冇有學習好,我問嫂子題的時候,她教的好幾道都是錯的,害的我們老師還批判我,說我態度不端正,其實就是嫂子教錯了!”

“哈哈哈哈哈...”

周於峰大笑了起來,看向小朵時,呆妹立即背過了身子!

於娜和於月本是憋著笑的,最後冇有忍住,一起大笑了起來,嫂子的學習...一言難儘啊!

一家人在一起的時間很是甜蜜,但遺憾的是,時間總會在開心的時候加速流走。

明天清早就要出發去魔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