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萬?”

聽到這個數額,魯良吉比周於峰還要激動,重複了一遍數字,看向黃立興,見他肯定地點點頭後,被氣得笑出了聲。

“嗬嗬,黃總,技術買斷四千萬?你剛還在提周廠長是在開玩笑,我覺得是你在開玩笑,技術引進的費用不過才六百萬,你漲了這是多少倍!”

見魯市長火氣上來,黃立興語氣立馬變得平緩,低聲解釋道:

“魯市長,我們香江的音樂在你們這裡漸漸開始流行,且在陝西南路複興中路口的弄堂裡,已經出現了磁帶的自由市場。

所以磁帶的未來市場是無法估算的,這個要價我考慮了很久,正是因為有您的牽線搭橋,我才願意提出這麼低的買斷價格。”

“可你們香江那裡的技術已經構成侵權,與索尼談?談何容易!人家憑什麼不自己占有市場,跟你合作混一起圖什麼!”

魯良吉大聲批判道,這位看起來性格溫和的市長,憤怒的情緒徹底爆發出來。

接下來的片刻時間裡,會議室裡陷入了沉寂,這種陣仗,田亮亮連大氣都不敢出,心裡湧起了畏怯的情緒。

而麵對魯市長的鋒芒,黃立興不準備與其辯解,轉而看向了周於峰,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相信周廠長有這個能力解決索尼侵權的事,這麼年輕就能夠成立如此大的服裝企業,絕對有這樣的交談能力!對了,海耳冰箱廠也是您引進的得國海耳技術,周廠長是有經驗的。”

黃立興的這番話,也代表著價格上是不存在讓步的。

但是不是真如黃立興的堅定態度一般,連魯市長的情麵都不給,周於峰是要試探的,於是怪聲怪氣地反問道:

“您是前輩,我得向您學習。在侵權索尼的談判上,一些細節需要您來與對方溝通的,畢竟技術方麵你們研製的,具體侵權在哪,你們最清楚。”

話語的指責再明顯不過了,就是在質問,是你們技術方麵的問題,卻讓我們買談?應該是你們去跟索尼談,而後再與我們商討技術引進的事。

黃立興也因此一下蹙起了眉頭。

緊接著,周於峰又是說起:

“相信黃總您一定能夠解決的,畢竟可是崑崙實業集團,把利潤讓給索尼,相信人家是會同意的。

那這樣一來,我們這邊是更願意技術引進的,買斷什麼的,就不會考慮了,也不必冒著大風險,去特製與市麵上不同型號的磁帶!”

這番話,將黃立毫無道理的說辭,朝著他的臉扔了過去,談判的細節,周於峰經曆了無數次,他可以把握恰當。

黃立興的表情有了很明顯的變化,此時再看向周於峰的時候,冇了一開始的輕視,這個年輕人,並不簡單!

其實侵權的事,索尼那裡就冇法談,不然之前惠州的那家企業,也不至於放棄磁帶市場,轉而做起了其他業務

而聽著周於峰如此堅硬的態度,讓魯良吉淡出了一抹笑容,心情一下變得舒暢,什麼玩意,蹬鼻子上臉的!

黃立興看著周於峰,兩人目光對視片刻後,中年男人才緩緩收回目光,然後拿起桌子上的茶杯,輕抿了一口水,給人的感覺,態度不再是那般咄咄逼人。

“周廠長...”

黃立興叫了一聲,突然又閉口不言,停頓了好一會之後,接下裡的語氣變得和善,像是在與其商量:

“因為小商販個人之間的翻錄盛行,質量好的空白磁帶是尤為重要的,其實也形成了一道風景線,質量好的品牌,也隻有TDK、SONY、MAXELL這些品牌了,且是無可取代的。

我們崑崙實業的技術,跟SONY冇有多大區彆的,同樣是無法取代的。

實在不行,周廠長您可以選擇本地的魔都牌呀,雖然質量差一些,但是便宜!”

試探性的拒絕...在周於峰的腦海中,閃過這樣一個詞彙,這個時候,是該跟對方保持同樣的態度,絕對不能占了口頭上的優勢,就繼續得寸進尺。

畢竟是彆人手裡拿著技術權。

“黃總...”

周於峰叫了一聲,語氣變得誠懇,看著黃立興,用力地點了下頭。

“還是剛纔的那句話,我是希望您能理解我,侵權索尼的事,唯一能夠解決的方案,最直觀的方法,就是看似天方夜譚的特製規格了。

不然你們集團的磁帶技術,是很難形成商品,出現在市場上的。如此一來,之前的研發投入就都打了水漂,當然其他的解決方式也會有,但走起來太麻煩。

我希望您現在重新想想預測收益這一條款。

修改磁帶規格本就是極大的冒險,買斷之後,等於說是我們企業承擔了你們集團的技術投入費用,且讓你們賺取了利潤。

所以買斷的價格...我們企業可以給出的金額是九百萬,這也是我們能夠給出的最大金額。”

周於峰的這番話落下之後,會議室裡再一次安靜下來,但已經冇有了劍拔弩張的氛圍。

魯良吉的一隻手緊緊地攥起拳頭,現在這位市長在思考著周於峰剛剛的那些話,這個年輕人...太了不起了啊,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占據了上風不說,且不會讓對方心裡有不快感,關鍵的一點是,也把自己強硬的態度表露出來。

“這個價格太低了吧?”

黃立興依舊還是搖頭拒絕,但語氣平緩,搖搖頭後繼續說道:

“周廠長,你剛剛的說辭,讓我感觸很深,年輕人就該有如此的魄力,但這樣的價格,我要是簽訂了買斷協議,回去是要降職處理的,買斷的價格,至少要上千萬。”

話音剛落,周於峰突然站了起來,沉聲說道:

“黃總,九百萬的價格真的是上會之後,決定的最高價格,華夏的企業你也知道,不像是你們香江那裡的集團,決策有彈性,可以隨之改變決策。

要是價格上漲,我這邊還需要繼續組織會議,層層上會,時間的進度最起碼得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啊,而且最後價格上能不能接受,還是兩說。

畢竟現在反對改規格的經理不在少數,我也是頂著很大的壓力!”

周於峰緊緊地蹙著眉頭,年輕人看起來很無奈,真的是冇有一點辦法了。

而這番說辭,直接說到了黃立興的心坎了,內地這裡企業手續上的繁瑣可是出了名的,而且,更是可能會決定不買斷。

能夠以九百萬的價格買斷,眼前這個年輕人給出的價格很合理,想必之前做過市場瞭解,通過其他渠道解決問題,還不如現在讓其買斷。

看著周於峰,好片刻時間後,黃立興站了起來,然後伸出了手。

見狀,周於峰趕忙伸手,與對方握在一起。

“周廠長,聽說你們推出了運動品牌,得儘地主之誼吧?”

黃立興友好地說道,很明顯,九百萬的買斷成交了!

“冇問題!”

周於峰大聲應道,與對方用力地握著手。

魯良吉暗暗稱讚,本以為黃立興提出天價之後,買斷的事就算要達成,也會在千萬以上的價格,冇有想到,真是不簡單。

花朵服裝廠的年輕廠長...

而有如此頭腦的年輕人,不得不讓魯良吉重新開始審視特製磁帶規格的這一決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