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一廠門口處新增了一排路燈,在廠子門口處的光線更是明亮,倪娜娜注意到大門口停靠的轎車,立即停下了腳步,目光直勾勾地看著那個方向。

心裡湧起了期待,該不會是回來了吧?

果然,正是周廠長下了車,跟車子裡的人打了聲招呼後,便大步朝著大門口走來。

“周廠長。”

倪娜娜柔聲叫了一聲,小跑著到了周於峰的身前。

“倪娜娜,怎麼這麼晚纔回?”

周於峰點點頭問道。

“馬上就要為運動品牌做宣傳了,擔心到時候表演的不出彩,下班後我就多練了一會。”

倪娜娜輕飄飄地說道,抬手擦拭了下額頭。

“辛苦了,那旺隊她們呢?”

周於峰隨口又問了一句。

“她...她們走了有一會了。”

倪娜娜小聲回答道,心裡嘀咕著言語上的小聰明男人能不能聽出來。

“嗯,那回的時候注意安全,其實這麼晚回的話,還不如住在寢室裡。”

周於峰平淡說了一聲後,便往著廠子裡走去,倪娜娜點頭應了一聲,隨即快步跟在他的身邊。

“周廠長...還有一件事要跟你溝通一下。”

倪娜娜趕忙又說道,不由得握緊了拳頭,開始緊張起來。

“什麼事?”

周於峰再次停下了腳步,低著頭看向倪娜娜。

“就是您對我....我們模特隊的計劃,是怎麼打算的?”

倪娜娜注意著男人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問道。

周於峰想了想,然後不明所以地說道:“主要以宣傳運動品牌為主,你們是有什麼建議?”

“不...周廠長,冇什麼建議的,就是...”

倪娜娜淺笑著,拉長了聲音,表情變得嫵媚,輕輕地擺著手,同時又望向門房那裡,亮著的微弱燈光,讓她開始心跳加速。

“我...我們以後還有參與演電視的機會嗎?”

倪娜娜還是在我之後,加了們,但身子往周於峰那裡靠了一步。

淡淡的香水味侵入周於峰的鼻腔,名氣大起來以後,倪娜娜越來越會打扮,此時緊抿著的紅唇,還有幾分嬌羞的味道。

女人所表現的這些,周於峰又豈能看不出來,在上一世,這樣的情況不止一次發生,那個時候會一時衝動,半推半就,因為本就是單身的狀態。

但現在,小朵大著肚子一個人在家裡,狗剩在下一個月就要出生了,剋製不住這些衝動的話,那會給小朵和孩子帶來多大的傷害。

尤其那呆妹,這些事上她是看不開的。

“周廠長?”

見周於峰不說話,倪娜娜低語一聲後,竟然伸手攬住了男人的胳膊,皮膚接觸上的一瞬間,女人的身子不由得哆嗦一下。

而在門房裡的大爺在這一刻,識趣地關了燈。

“冇有!”

下一刻,周於峰冷冷說道,漸漸嚴肅的目光不由得讓倪娜娜膽怯地鬆開了手。

“電影方麵的話,今年冇有讓你們參演的打算,好好做好運動品牌的宣傳,乾好本質工作纔有機會發展其他。”

周於峰沉聲說道,聲音在黑夜中顯得高亢。

“嗯...知...知道,我一定會乾好本質工作的,周廠長...我...就是剛剛不小心才...”

倪娜娜低著頭吞吞吐吐著,畢竟是大姑娘,這種事被拒絕之後,心裡是很害怕與嬌羞的,臉蛋上泛起的紅暈已經紅到了耳根。

“時間不早了,快回去吧。”

周於峰又說了一聲後,轉身往著辦公樓走去,也便不會再考慮剛剛發生的事,關於收錄機的技術引進,具體的方案要儘快敲定下來。

而倪娜娜低聲應了一句後,低著頭,小跑著出了廠子,到了街道上,還在一直往前跑著...

“真不是個男人,看不起你...”

倪娜娜邊跑邊罵著,但心裡卻依舊惦記著周於峰的那張臉,這個男人,比原來相處過的對象優秀太多了。

“不行!”

突然,倪娜娜停下了腳步,心裡憋著氣,不能這麼丟臉!

“反正我是要豁出去了!”

倪娜娜又自言自語地喊了一聲,緊緊地攥起拳頭,緊咬著牙齒,一臉的不服氣。

與此同時,周於峰拿出鑰匙,正要開辦公室的門時,裡麵的電話聲清脆地響了起來。

都這個時間點了,周於峰不由得多想,趕忙開了門,快步走到辦公桌前,接起了電話。

“周於峰?”

李康順急著問道。

“是。”

“我這裡是李康順。”

“李哥,你怎麼這個時間打來電話...”

“你要在生產線上更改磁帶的規格?”

李康順質問道,打斷了周於峰的話。

“這事啊,嗬嗬。”

周於峰輕笑一聲,想必是魯良吉找李康順瞭解花朵服裝總廠的情況時,說起了這事。

“笑什麼?到底是不是?”

李康順嚴厲質問道。

“對,打算擴大磁帶的填放規格。”

周於峰的話音剛落,李康順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為什麼要這樣做?是不是腦子抽筋了!”

“李哥,想要生產出質量好的空白磁帶,隻能是改規格了,不然就是侵權!要是與魔都廠磁帶廠合作的話,他們的技術完全跟不上,跟小工廠冇什麼大的區彆,惠州那家工廠做不下去,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周於峰認真解釋道。

“你磁帶改規格之後,收錄機也得改生產線,最後生產出來的型號與市麵上都不一樣,誰去買你的這些東西,都是工業的垃圾!”

李康順最後大聲罵了起來,如此態度,也是因為與周於峰的關係到了這一步。

“運作好的話,還是有市場的,如果被消費者接受,那我這就是獨一家了。”

周於峰語氣平緩的解釋道,也不生氣李康順這樣的態度。

“你在開什麼玩笑?是不是之前的買賣太順利了,讓你開始不動腦子考慮事了,你現在可是把整個花朵服飾和冰箱廠抵押出去了。”

李康順大聲咆哮起來,周於峰如此不知輕重的態度,讓他非常惱怒。

“李哥,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我已經決定這樣做了。”

周於峰肯定地說道。

聽著這話,李康順一下愣住了,好一會之後,纔是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之後李康順還是繼續勸說,但周於峰的態度依舊堅決。

“由你吧。”

又說了這麼一句後,李康順直接掛斷了電話,而周於峰的這事,一定要上會去說的,這關乎於浙海市的明星企業,不知道沈佑平會是什麼態度。

周於峰長籲一口氣後,開始寫起了收錄機的計劃書,男人開始感到全麵的壓力漸漸襲來......

此時江同光、沈佑明那裡陽光明媚,米國銀行的批款已經解決,收錄機開始批量生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