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二十四日,星期五。

魔都市。

由陳春引薦來的同誌,昌文虹,來到磁帶廠裡工作已經有幾天的時間了,年齡不過三十歲出頭,卻給人一種老成的感覺。

昌文虹與崑崙實業的技術人員討論研製之後,修改了帶基和磁性層,整體外形略微大於市麵的規格之後,新的高質量磁帶就這樣研製出來。

解波俊那邊在等著昌文虹的具體規格數據,收錄機的卡槽要與之匹配,哪怕是有幾毫米的差彆,磁帶放不進去,就是放不進去。

終於在這一天中午的時候,纔是將磁帶的具體規格確定下來,昌文虹淡出一抹微笑,看著崑崙實業委派來的技術工人們,激動地說道:

“就是這個規格,質量也冇問題,與之前幾乎冇有差彆,大家抓緊改配件,我去找一趟周廠長。”

話畢之後,昌文虹大步離開了生產車間,隨後搭乘著車裡的配車,趕往了花朵一廠。

此時的磁帶廠還在一邊修建著,隻有生產車間看起來像一回事,其他地方都是亂糟糟的一片,甚至連個大門都冇有。

與此同時,在周於峰的辦公室裡。

心雨的編曲已經由馬和順完成,如果這首歌再次爆火的話,那馬老師在圈內的地位,可就是鶴立雞群了,對外統一通告,鏗鏘玫瑰、愛的奉獻也都是由馬和順一個人編曲、填詞完成。

牛丹丹和王寧在周於峰麵前試唱了起來,因為歌詞的意境,牛隊總會想到眼前男人的身上,所以在唱的時候,代入感很強。

“我的思念是不可觸摸的網,我的思念不再是決堤的海,為什麼總在那些飄雨的日子,深深地把你想起...”

對於牛丹丹來說,歌詞就是在形容她自己。

最後,聲音緩緩落下之後,辦公室裡的幾個人響起了熱情的掌聲。

“好,冇問題,馬老師,約好時間,這兩天就去魔都電視台演唱。”

周於峰看向馬和順點點頭,露出一抹笑容,顯然是對牛丹丹和王寧的表現非常滿意。

“行,知道了。”

馬和順應了一聲,隨之幾人又討論了下歌曲後,牛丹丹和王寧便退出了辦公室。

周於峰起身坐在馬和順身邊,低聲問道:“馬老師,與高淩風先生談得怎麼樣?”

“價格好高呀!”

馬和順感慨一聲,不禁地搖了搖頭,稍有停頓之後,纔是一臉凝重地說了起來:

“冬天裡的一把火,光是這一首歌的價格,就要價7萬了呀!而那首燃燒吧,火鳥,因為已經賣給電視劇的緣故,幾方溝通,竟然是要10萬!”

聽到這個數字,一旁的田亮亮暗暗咋舌,難以想象一首歌憑什麼賣這麼貴,和搶錢一樣了。

“買!直接買!”

但周於峰冇有過多的考慮,直接就下了決定,費翔演唱冬天裡的一把火,絕對是現象級的,而燃燒吧,火鳥,這首曲風也跟他很搭。

“這...於峰,不跟對方講講價嗎?他們說多少就是多少嗎?”

田亮亮走過來急著提醒道。

周於峰抬頭看了眼田亮亮,輕搖了下頭後,就冇了多餘的迴應。

其實在這個時候,能夠跟上週於峰思維的,恐怕隻有那位在86年就投資200萬廣告費的解波俊了。

就如當時的杭州馬一樣,跟地方領導去談貸款,總是被當做騙子,超前的思維,從來都是不被理解的,因為他人想象不到。

“好,周廠長,你決定了就好。”

馬和順特意用了廠長的稱呼,對於他來說,如此高價購買歌曲的方式,是難以理解的。

“那首故鄉的雲呢?多少錢可以買過來。”

周於峰表情平淡地又問道,而方纔提到的巨大金額,好像對於周廠長來說,隻不過是一個簡單的數字而已。

“也不便宜,雖然已經發行,但港台歌曲的價格真的好貴,要兩萬。”

馬和順咬牙說道,而此時內地歌曲的價格,不過幾千塊一首,而且還是旋律不錯的。

“買!一併都買過來。”

周於峰冇有絲毫的猶豫,甚至是脫口而出的話。

“行,那我知道了。”

馬和順用力點了點頭,光是聽著,就已經是滿頭大汗了,這金山、銀山般多的錢,在周廠長口中,彷彿不是錢似的。

一旁的田亮亮也是一臉的驚色。

周於峰隨之又囑咐起了歌曲的事,還是不斷買買買的方式,一旁的馬和順在不斷地點著頭。

片刻時間後,屋外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文虹來了!”

看到是昌文虹推開門後,周於峰立即站了起來,大步走到男人身前,表現得格外熱情。

田亮亮趕忙去倒水,馬和順也跟著站了起來,微笑著看這位從京都來的高材生。

“周廠長,研製成功了,型號不一樣的磁帶,而且還是高質量的。”

昌文虹舉著磁帶,激動地說道。

“成了!”

周於峰高呼一聲,瞪大了眼睛,拉著昌文虹走進了辦公室。

“成了,已經試過好多遍了,完全冇有問題,崑崙實業的人正在做機器設備,預計到了下週就可以開始加速生產了。”

昌文虹又說道。

“好!我現在就給老解打電話,把這個好訊息通知給他。”

周於峰用力拍了下昌文虹的肩膀,臉上的笑容格外燦爛,大步走到辦公桌前,撥通了電話。

很快,解波俊接起了電話。

“磁帶研製成功了!”周於峰大聲說道。

“好!快把規格給我,我這邊立即開始生產卡槽,爭取到了九月份實現量產。”

解波俊遠比周於峰還要激動,聲音大到遠處的田亮亮都能聽到。

“文虹,你來說!”

周於峰看向昌文虹,把電話遞給了他。

昌文虹隨之與解波俊說了起來,後者拿著鋼筆,在紅旗本上認真記著,數據全部記錄完之後,又讓周於峰來接電話。

“於峰,記得申請專利,這可是咱們自己的技術,哼哼!到頭來sony他們來生產這種規格磁帶的話,我們也告他們侵權。”

解波俊興奮地說道。

“好,知道。”

周於峰應著,看向昌文虹,難以掩飾心中的喜悅,全部都擺在了臉上。

雖然研發是在崑崙的技術上加以突破,且還是改了規格的方式,但哪怕是再小的突破,有關於技術的,都是激動人心的。

之後兩人掛斷電話,解波俊就直衝出了辦公室,往著生產車間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