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午十一點的時候,周於峰等人驅車往回駛去,關於展銷會的調研,冇想到吉祥JS收錄機的定價會比同等定位的索尼、三洋這些進口貨便宜上好幾百的價格。

收錄機的配件價格,周於峰是通過解波俊瞭解過的,其一些大廠的價格也瞭然於胸。

如果忽略其他影響,單純以配件價格來對比的話,那吉祥的售賣價必須要與索尼、三洋等保持同價位,才能實現預期的盈利。

哪怕現在的政策對外商友好,但運輸、建廠、人工這些成本是避不開的,而且...怎麼會這麼快的投入市場,原來根本就冇有聽說過吉祥JS收錄機這樣的牌子。

前一世也從來冇有聽說過。

周於峰靠在車座上,眼神變得深邃。

肯定就是貼牌!

貼牌生產,快速投入到市場中,但如此一來,商品的成本隻會是進一步的提高,那此時如此低的價格,想要實現盈利很困難。

就算是占有市場份額,贏得消費者好的口碑,一件新的商品投入到市場中,必須要在盈利的基礎上來實行這樣的營銷手段。

畢竟是家電這樣的大物件,並不是網絡上的APP,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該不會以後準備搞雲喜冰箱的那一手吧?隨便換一些配件,效果的差異性不大,但其成本立馬就下來了。

如果真是這個思路的話,那後續出廠的收錄機,或許就是國產價的成本,來賣到中高等價格的操作了!

“這條老狗,不簡單啊!”

周於峰喃喃說了一句,用力拍了下座椅,直起了身子,咬咬牙,表情變得陰冷下來。

黑子開著車,欲言又止地扭頭看了一眼周廠長,很想說自己一命對沈佑明一命的話,但肯定是要捱罵,還是把話嚥到了肚子裡。

不過剛纔廠長把自己護在身後的時候,少年的心裡還是非常溫暖的,以至於現在還是暖洋洋的。

與此同時,馮寶寶開的那輛小轎車裡。

七個男人擠在五座的小車上,吐沫橫飛地發表著自己的意見,誰也冇想到周廠長的那輛車上去。

“說實話,門口翻錄牛隊歌的那些磁帶,我覺得就挺好,有個聲音就可以了,那麼講究有用嗎?”

馮寶寶一邊開著車,一邊愁眉苦臉地說道。

“差彆是有,跟電視上聽到的完全是兩個感覺,要是用高質量的磁帶錄製出來,那差距就更大了。”

卓文斌手裡拿著一盒磁帶,正是從小商販手裡買到的,盜版錄製牛丹丹的那首情歌對唱,小夥子藉口是買回去仔細聽聽看有什麼差彆,實則是非常喜歡這首歌。

目前也隻能聽盜版錄製的了。

牛丹丹、盧恩予、王寧,以及前不久剛簽協議的那幾位歌手,隻有花朵影視的允許,纔可以去專業的地方錄製歌曲,周廠長把其稱呼為專輯!

“小卓,可我們推出高質量的磁帶後,人家偷偷錄製出來的,差彆就不會很大了,就算是我們這邊嚴格管理,但肯定會出現各種問題,投入太大,風險也太大。”

田亮亮搖搖頭,給出自己的意見,抬手意味深長地拍了拍卓文斌的肩膀。

“我覺得田經理說的有道理,那麼多的磁帶商販,我們怎麼管?根本管不了!”

“我也讚同田經理的說法!”

“我也是!”

其他車裡的幾人紛紛點頭,讚同田亮亮的分析。

“我們還是回去跟周廠長提一嘴盜版磁帶翻錄的事。”

馮寶寶又說了一句後,車子的速度開得越來越快...

......

回到花朵一廠,馮寶寶一夥人跟在周於峰的身後,剛一走進辦公室,就急著說了起來。

“於峰,展銷會門口賣的磁帶,就有牛隊最近唱的那首情歌,現在翻錄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了。”

馮寶寶站在周於峰的辦公桌前,火急火燎地說道。

“是啊,於峰,現在出現的問題太多了,我覺得我們有必要上會討論一下。”

田亮亮也站在馮寶寶跟前說道。

隨後卓文斌等人也全部站在周於峰的身前,七嘴八舌地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冇上會的必要!如果經營決策上出現了需要上會討論的問題,我會通知大家,譬如原來的股權稀釋,現在不需要你們來操心這樣的事!做好你們的本職工作!”

周於峰的語氣變得很重,目光不悅地看著身前的幾位經理。

不過雖是周廠長都這般生氣了,馮寶寶他們還是說出了自己的觀點,辦公室裡的氣氛一下變得熱鬨、且嘈雜起來。

正當週於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馮寶寶等人往後縮了一步的時候,電話聲突然響了起來。

周於峰瞪了馮寶寶等人一眼,呼了一口重氣後,纔是接起了電話。

“哪位?”

周於峰語氣低沉地說道,可下一秒,聽得電話那邊的人說了一句後,男人立即雙手握住了電話筒,變得小心翼翼起來,嘴角淡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哎呀,媽,為什麼不早點通知我,怎麼現在才告訴我!小朵怎麼樣了?”

周於峰有些責備地問道,但語氣裡有藏不住的喜悅。

“小朵很好放心吧,半夜有了感覺,當時太晚了,小朵不讓通知你,所以現在才說,七斤九兩是個胖小子!”

江辛笑意盈盈地說道,嘴角的笑容已經咧到了耳根那裡。

“好,我立馬收拾東西回去。”

周於峰激動地說道,不由得握起拳頭,用力地揮舞了幾下,而後接著又說道:

“小朵也真是的,應該提前通知我的。”

聽著這樣的話,馮寶寶、田亮亮等人也都露出了愉悅的笑容,紛紛湊近到周於峰的身邊。

“媽,讓我來說。”

薛文文一把搶過電話筒,興奮地說了起來:

“於峰,你可真是娶了個好媳婦,生的孩子屬他有精神,哭聲也數他的大,都快要生了,那小朵還擔心著你,不想三更半夜的驚到你。”

“大嫂,我知道,我現在馬上趕回去。”

周於峰情緒激昂地說道,另一隻手緊緊握著拳頭,在辦公桌上不斷的敲著。

心裡激動、喜悅,湧起了更多的責任感,哪怕還冇有見到狗剩,都能想象到孩子此時的樣子。

初為人父,此刻隻想抱著小朵,抱著孩子!

薛文文囑咐了幾句注意安全的話後,纔是掛斷了電話,周於峰一把攬住了身前的寶寶,將他緊緊地抱入懷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