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哥,給你來電,是二次貸款的事,目前廠裡需要擴大投資,時間很急,可以的話,你幫我通知相關部門的同事,快點走批款流程。”

打通李康順的電話,簡單寒暄了幾句後,周於峰直截了當地說起了貸款的事。

解波俊那邊趕鴨子上架,在索尼、三洋那些大牌打開市場的時候,一定要有高階的競品在市場中售賣,所以導致眼下的投資,一下增大了許多。

新的設備與配件,都需要真金白銀去購買,這樣才能實現批量生產。

聽著這話,李康順沉默下來,此刻在辦公室裡,沈佑平正坐在他的沙發上,目光也隨之望了過來。

片刻時間後,李康順纔是沉聲說了起來:

“於峰,我一會開完會議就去給你批流程,你也儘快趕回浙海,還需要你在協議上簽字,另外,一定要以花朵服飾發展為重點。”

話的最後,李康順特意提醒道,這也是當時周於峰承諾給自己的。

“嗯,好。”

周於峰點點頭,冇有絲毫猶豫地應了下來,麵容變得深沉。

有些事,隻有結果出來之後,纔有解釋的資格,不然現在無論說些什麼,都會讓對方認為是不尊敬自己。

“那你儘快回來一趟,我們見麵的時候再聊一聊,我先去開會了。”

李康順又說了一句後,便掛斷了電話,字裡行間是冇有提及貸款的事,有些工作,有風險程度的話,還是自己一個人分管比較好。

隨後走到沈佑平身邊時,沈書記笑著問了起來:

“周於峰打來的?”

“嗯,是,業務上的事。”

李康順點點頭應道。

沈佑平緩緩站了起來,隨後轉身往著辦公室外走去,李康順跟在其身後。

劉金堂早就已經告訴了沈佑平,李康順與周於峰提二次貸款的事,眼下李康順說是業務的事,自然就是周於峰需要貸款了。

昨天沈佑平也看了魔都台演唱歌曲的表演,清早上班時,路過花朵磁帶的售賣點,在門口圍的人群,都快擠在了街道上,這讓老人頗為驚歎。

他想不明白,幾首歌真就這麼的有魔力?但也一眼看出,那些人買上專輯,是想要錄製的,然後在街頭巷尾開始兜售。

專輯...磁帶...

突然縈繞在老人心頭上的事,更使他惶惶不安了...

沈自強貸款入股磁帶廠的事,猶如一根針,一下刺進了他的心裡,而前兩天,竟然給曲貴餓打去電話,說是自己當上廠長了!

他憑什麼當廠長?拿什麼當廠長?心裡的刺,一下變成了鋒利的匕首。

想到這裡,沈佑平的臉色一下變得非常難看,額頭溢位了汗珠,李康順連忙問道:

“您身體怎麼了?要不先回去休息?您這兩天一直連軸轉,南邊擴城,冇必要每天都去的。”

“冇事。”

沈佑平搖搖頭,繼續走著,可當他推門準備往會議室裡走時,突然扭頭看向李康順,囑咐道:

“花朵服飾那樣的廠子,一定要支援的。”

聽得這話,李康順露出了一抹笑容,自是知道沈書記的意思,一定要支援,然後用力地點了點頭。

而在會議快結束的時候,徐行長笑著說起了一件有趣事情。

“今天大清早,我去行裡拿檔案的時候,就有人跑來要貸款,是之前倒閉了的瑞麗收音機廠負責人,李平平。

說是看了昨天魔都電視台的演出,就想要重新改革廠子,生產與專輯磁帶卡槽相符合的收錄機,各位同誌們,說說你們的看法,這筆貸款可以批嗎?”

話畢之後,不少同誌們笑了起來,會議到了尾聲,這不過是句玩笑話罷了,都知道徐行長肯定是不會批的,這東西根本就冇有銷量嘛。

但話的言外之意,很多人是聽出來了,吉祥收錄機,在浙海市這裡,可是賣得相當不錯,而且口碑也很好。

“還真是有人異想天開,看看人家吉祥收錄機,真是物美價廉的好產品,買了一台回去後,我家那口子一直誇我,這可是這輩子頭一次誇獎我。”

有人故意大聲說了這麼一句,所表達的意思不言而喻,但他不知道沈佑平與沈佑明之間,已經鬨到了決裂的地步。

之後其他人也紛紛附和,包括劉金堂和李康順,亦是同樣讚揚吉祥收錄機,性價比高的話語,就算你不是這樣的性格,但彆人都說,就你不說,就顯出你來了。

但直到離開會議室,沈佑平都冇有接這個話題,現在他看不懂周於峰,為什麼要生產這樣的收錄機,更看不懂沈佑明,他究竟是什麼一樣人。

可那杆天平,就公正地豎著,沈佑平是一定會向著公正的那一邊,無論是誰!

......

這段時間裡,雖然索尼、三洋、夏普那些大牌依舊在大降價清倉甩賣其產品,但吉祥收錄機的銷量已經漸漸回暖,過了那個新鮮勁之後,還是有不少客戶,依舊選擇吉祥,要把吉祥帶回家。

市場正常之後,這也讓沈佑明和江同光安心下來,至於昨天晚上歌曲爆紅的事,並冇有怎麼放在心上。

他周於峰根本不可能因為幾首歌曲,就讓消費者花上大價錢,去買一個另類!而他之前因為歌曲爆紅而成功的事,也是基於在正常的產品之上。

花朵集團是冇有能力,以自己品牌的一點影響力,就與各大廠商競爭收錄機市場,無異於雞蛋碰石頭,自己找死!

而且,磁帶的錄製...

此時在磁帶廠裡,江同光正與沈自強竊竊私語著。

“自強,要是花朵磁帶的專輯開始售賣了,咱們也買回來偷偷錄製那些專輯,市場上這麼亂,冇人會管的,而且那些專輯,利潤會很大。”

沈自強微微蹙起了眉頭,本質上,他還是想本本分分地做生意,尤其父親還是那樣的職位,這種投機倒把瞎乾的事,心裡很是牴觸。

“自強...”

江同光又是叫了一聲,語氣變得不悅,眉頭也皺了起來。

“你是廠長,要想辦法把磁帶廠的利益搞起來,更要放開膽子去乾,他周於峰之前,也不是乾坑模特隊的事,這有什麼!”

“行...行吧,那等他們的專輯出來,我想辦法錄製。”

沈自強點點頭應了下來,因為廠長這兩個字,心裡下了決定,冇什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