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了晚上的時候,薛文文如願見到了周於峰,張羅著炒了一大桌子的菜,一家人搬著四方桌,在正屋裡吃了起來。

與家人吃一頓好的,永遠是最幸福的事,這種從心底湧起的踏實與喜悅,是其他任何事情都無法帶來的感受。

於正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手裡拿著筷子,盯著碗裡的紅燒肉,薛文文會第一時間夾起一塊肉最肥的,放到於正的碗裡。

然後兩人同時咧嘴一笑,這小子與文文嫂子的相處,竟是比自己的親嫂子都要更親了。

聊著一些簡單的小事,蔣小朵會時不時地走去後炕,看看孩子乖不乖。

火爐裡的柴火燒得劈裡啪啦,這些聲音,是這年代再也回不去的時光...

夜裡。

一家三口躺在了炕上,先是把孩子放在中間,周於峰稀奇了一會,隨之目光與小朵對視上時,氣氛漸漸變得曖昧起來。

“來,你小子邊上去睡!”

周於峰看似生氣地說了一句,逗得小朵眯起了眼睛,然後從男人手中接過孩子,放在了自己身子的另一側。

不過是剛把孩子輕輕放下,男人就迫不及待地將自己攬入到懷裡,蔣小朵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脖頸處,很重的呼吸聲在吹著自己。

“先關燈!”

“燈在哪?”

“哎呀,等一下啊,怎麼會這麼著急,我又跑不了。”

蔣小朵埋怨了一聲,翻過身子,從衣服底下拿出帶繩的開關,輕輕一按,熄滅了燈...

窸窸窣窣的聲音,蔣小朵用力拍打了下週於峰的後背,有些埋怨地說道:“小心把孩子驚醒,你動作輕一點。”

“冇事,狗剩的睡眠隨她二姑。”

“於峰你?嘿嘿嘿嘿...”

夜,月色如霜,下了一層輕薄的細雪...

......

第二天清早的時候,周於峰便收拾著東西,準備趕往京都,愛人不免多叮囑幾句重複的話,但還在月子裡,隻能是把男人送到門口。

“錢掙多少是個夠,金山銀山擺在家裡,我們也花不了,人心要知足,咱們一家倖幸福福的就好。”

蔣小朵站在門口又呼了一聲,見周於峰大手一擺,大步往前走時,又趕忙安頓了一聲:“讓黑子開車慢點,到了地方給家裡打電話報平安。”

“快回去吧,巷子裡涼!”

周於峰高呼了一聲,嘴角淡出一抹笑意,自家的傻媳婦,肯定是要等到看不見自己的時候,才肯回屋裡去,於是走得越來越快...

滿足了家裡人的生活條件之後,就並不是單純的為了錢,而是要改變一些未來,才能對得起重生的身份,周於峰有了這樣的想法,並且根深蒂固!

上午時,豔陽高照,寒風也停了下來,是萬裡無雲的好天氣。

黑色的奔馳轎車,行駛在國道上,道路平坦,而在這個時候,浙海市書店對麵的銀行那裡,瑞麗收音機機廠的廠長,李平平,再次上門,請求貸款。

這個三十出頭的男人,意氣風發,雖是一直被拒絕,但絲毫冇有氣餒的樣子,如現在的王石、任正非那些傳奇人物,在他們眼裡,未來是無限的。

由於周於峰事件的影響,讓許多人的思維發生了轉變,其中包括江同光,而李平平亦是對市場有了不同的理解。

廠子生產收音機的時候,因為技術革新慢,再加之上南方城市的政策原因,收錄機的廠子遍地是,新的收錄機到了浙海市,使其廠子的收音機根本賣不出去,此時的廠子瀕臨倒閉,幾乎冇了收益。

如果腳踏實地去學習嗨燕那些大廠,認真搞技術,一步步地發展收錄機,哪裡能有出路,市場早被那些大牌給占了,以廠裡的實力,根本不可能。

那就轉型!李平平嗅到了市場方向的轉機...

“我們徐行長不在,您不用老往這裡跑,留個聯絡方式,等我們行長方便了,給你回過去。”

看到是李平平來,門口的銀行女職工一下就蹙起了眉頭,有些不耐煩地說了一句。

“徐行長的自行車我可認得,那不就在門口停著嘛,他肯定在樓上。”

李平平微笑著說道,完全忽視了此時眼前女同誌對自己的厭煩態度。

“不在!”

女職工高呼了一聲,態度變得越發惡劣,心裡認定眼前的這人就是個騙子。

“不在就不在嘛...”

李平平嘟囔了一聲,轉身假意要走,可一眨眼的功夫,就往著一側的二樓跑了上去。

女職工一時根本反應不過來,愣了幾秒之後,纔是一邊高呼著,一邊往著樓上跑去。

“你下來!高師傅,快上來,有人從樓上跑上去了。”

一時間,門外站的幾位安保人員推門走了進來,看到女職工的招呼,立即也往著樓上跑去。

“徐行長!”

“徐行長?”

李平平大步走著,徑直推開一個木門,裡麵坐著的兩人立即抬頭,一臉詫異地望著突然闖進來的男人。

“徐行長,您在這啊!”

李平平激動地高呼一聲,走上前,伸出了雙手,想與之握手。

“是你?”

徐行長站了起來,瞪著李平平,眉頭緊鎖地問道,現在接待的客戶可是非常重要的人,正是外資酒店的負責人,白廉國。

“徐行長,我有重要的事跟你商量。”

李平平急切地說道,可下一刻,幾名安保人員就衝了過來,立即將其控製了起來。

“誰讓你上來的!”

“敢在這裡耍流氓!”

“把他送到局裡去!”

幾名安保人員一邊怒罵著,用力將李平平往樓下拽著,這可是自己工作的失職,是要扣工資的,此刻對其的態度,更是咬牙切齒,力氣也越來越大。

“徐行長,我們全廠職工都簽訂了協議書,願意一起承擔責任,廠子需要創新發展,不然隻能等著倒閉,放開我!手勁輕點...”

李平平亢奮地高呼道,身子劇烈地扭動著,與安保人員像是打起來一樣。

可“廠子需要創新發展”這句話,讓徐行長想起了周於峰昨日裡的那番話,而且沈書記也是那樣的隱示。

“你們先把人家放開!”

徐行長舉手高呼一聲,大步走上前,拉住了一名安保人員。

又是推搡了幾下,幾名安保人員纔是鬆開了李平平,而後者也不生氣,又一次將手向徐行長遞了過去。

“瑞麗收音機廠的李廠長吧?”

徐行長沉聲說了一句,伸手與對方握在了一起,同時向其身後的安保人員揮了揮手。

“對,是我,徐行長,貸款的事,我需要跟您聊一聊,這關乎我廠裡53名工人的生存問題。”

李平平沉聲道,此時男人一臉嚴肅地看著徐行長。

“行。”

徐行長點點頭,扭頭看了眼白廉國,後者微笑著點點頭,笑語道:

“我這不著急,你們先聊。”

隨之徐行長帶著李平平坐在了隔壁大房間的沙發上,兩人聊了起來,不過李平平高呼的話語,白廉國聽得清清楚楚。

“這是我們廠裡的責任書,53名職工全部簽字,我也在廠裡的職工麵前表過態,這次一定要改革成功!”

說話間,李平平掏出了一張紙,一段保證的話下,密密麻麻寫著職工的名字,並且在名字上按著手印。

“是有一些人,就喜歡聽高質量的磁帶專輯,尤其還是牛丹丹那種大明星的專輯,燕舞牌的收錄機我買了一台,之前其他歌手的專輯磁帶我也買過,放出來的音樂,其效果對比差得不是一星半點兒。

徐行長,就在我們國內,除了花朵影視不同規格的磁帶,冇有哪家磁帶廠的質量能跟索尼那些大品牌比,而且...為什麼最近索尼的磁帶也開始促銷?

促銷收錄機,前段時間的報紙上發公告,是說有新技術的收錄機要投入市場,可這關磁帶什麼事?為什麼要促銷磁帶?這分明...”

之後的話,李平平冇有再說下去,而他的思維,就是人們口中的缺心眼。

人家周廠長,會不會是跟索尼那些大廠合作呢?不然為了提高銷量的話,應該儘早售賣專輯吧?願意聽正版的,還是有的。

此時徐行長的態度變得格外嚴謹,白廉國也是來了興趣,他私底下的時候,總跟沈佑平聊起周於峰的事,此刻起身往著門口站了站。

“你讓我想一想...”

徐行長呢喃一聲,眉頭緊鎖地思考起來。

思維一直都是有侷限性的,比如一位要職的科員同誌,在教玻璃大王如何做生意,任何事情,所有人的第一看法都是先保持懷疑的態度。

人們在本質上,是不願意改變的。

“廠裡的情況...所有的職工都做擔保的話,我最多可以批款80萬!”

徐行長下定了決心,目光落在了桌上那張寫滿名字的保證書上。

“可以,可以全部擔保,感謝您,徐行長!”

李平平激動地站了起來,伸手又與徐行長握在了一起,而在之前做的工作準備,說服廠裡的職工去擔保,可是下足了苦心。

而李廠長的管理模式,是與周於峰一樣的,股權稀釋與分紅,積分獎勵。

這一筆貸款,總算是批了下來,隻針對浙海市,或者是周邊縣城的市場,這筆錢是完全足夠的。

......

而在京都,也是陽光明媚的好天氣...

在上午十一點的時候,三洋、索尼、夏普的代表,同時來到了京都電視台,準備開始造勢其新的產品...

在一張會議桌上,交談了許久的時候,甚至錯過了午飯,而漸漸的,烏雲又遮蔽了天空。

怎麼一下就變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