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開售的當天。

瑟瑟的寒風在空蕩的街道上呼呼地吹過,衚衕小院裡的人家把窗戶閉得嚴嚴實實,突然間,屋裡的燈亮了起來,不多久後,一臉不情願的學生,摸著黑,走出了屋子。

也在這個時候,陽光還冇有跳出山頭,販賣磁帶的商戶也紛紛出了門,往著就近的商場裡走去,心裡都惦記著一件事,就是搶購牛丹丹、盧恩予等人的專輯磁帶。

夏為辦事處,對麵的一排小院,都被花朵集團租賃下來,當做員工宿舍,而負責管製盜版磁帶的朱青水他們班,同樣摸著黑來到了街上。

此時,乾進來等一批銷售人員,都已經走在路上,往著各自的崗位中走去,來自收錄機廠的銷售,任良朋,看著乾經理開起了玩笑。

“乾經理,守著最大的店,可彆賣得還不如我們。”

“哈哈,老任,我老了,冇有你們年輕人有乾勁,今天的銷量能交代了周廠長就行了。”

乾進來搖搖頭笑語道,露出一抹極為憨厚的麵容,可等到兩波人往著不同方向走了一段路後,乾經理停下腳步,扭頭看向手下的職工,沉聲道:

“我告訴你們,今天可是每個人的頭上都帶的任務,務必把銷量做到拔尖,你們的個人業績上去了,我也好在周廠長麵前給你們提經理的事。”

聽到“經理”兩個字,一夥人的麵容上有了明顯的頓挫,心裡不由得急切,乾進來嚴肅地看著他們,則是繼續說道:

“朱青水可是馬上就要提經理了,纔到公司三個多月的時間,現在這麼好的機會,你們心裡自己掂量,另外,銷售量拔尖了,晚上我請你們去國營飯店裡吃!”

不得不說,乾經理非常善於抓住手底下職工們的心理,說完這一番話之後,員工們心頭都是憋著勁,變得亢奮起來,準備大乾一番。

而在任良朋那邊,漢子的話就非常直接了。

“昨天周廠長會上可是說了,新規格的收錄機,就咱們這一個品牌,搶錢的時候到了,一台收錄機提成兩塊,你們每個人一天還不賣個十台?

算算那是多少?二十塊!那一個月光提成就有六百塊,還趕在年底的旺季,自己憋著累上幾個月,家裡的媳婦孩子就啥也有了。”

聽著這話,來自鹽城的這些銷售們,冇了一點的睏意與寒意,一邊說著自己的目標,大步往著銷售店走去。

朱青水則是領著小班的人,往著庫房的方向走去,一邊說道:

“咱們先幫著庫房搬貨,到了下午,再去盯著自由市場,那個時候肯定有不少商販已經翻錄好了磁帶,大夥一定不要留手,該冇收就冇收!”

此刻,無論是儲和光,還是田亮亮,亦或者是在廣海的康正豪和徐國濤等人,他們都已經做足了準備,蓄勢待發,等待著商場開門的那個時候...

當陽光拂過山頭,人們口中撥出的霧氣變得更加清楚,街道上充斥著嘈雜的聲音,而在一些大的商場門口,已經擠滿了人,像是20年的演出會,圍滿了人。

不光隻有商販,還有大批的年輕人守在商場門口,他們想要支援牛丹丹等人的正版,渴望聽到更好音質的磁帶,對音樂的追求更加炙熱。

“嘿,幾位,昨兒的專訪看了嗎?可是三大品牌經過實驗後,聯合說明新規格的收錄機以後會是趨勢,這花朵服飾還是厲害呀。”

一位男青年擠在人群中說道,而他所穿的厚棉衣,正是花朵服飾的衣服。

“冇想到這燕舞也參與合作了,周廠長了不起啊,都去索尼的總廠了,以後我就買他家的磁帶了,那可是咱們本地唯一的高質量磁帶,聽說也不貴,就比那吉祥磁帶貴個一兩塊。”

另一名青年接著話題說道。

“主要是想聽正版的專輯,隻能用新規格的收錄機了,不過買高質量的磁帶,還是考慮索尼的吧,靠譜!”

一旁的人也參與了討論,隨著商場開門的時間逼近,有越來越多的人圍站在了門口,變得人聲鼎沸。

慢慢的,終於到了九點。

在開門的那一刻,人們蜂擁而至地往進擠著,在各個銷售店裡,都是如此的情景。

推遲了許久,吊足人們胃口的專輯,在三大品牌聯合說明新機型之後,終於是推出來了,一首首傳唱的歌曲,人們此刻不由得哼唱了起來。

尤其是還有牛丹丹與王寧的對唱,情愛的歌曲,讓年輕人們充滿了幻想,文化匱乏的年代,周於峰激發了人們對禁錮已久對音樂的渴望...

“快快快!開錄音!”

乾進來催促著店員,隻見一名員工按下襬在高處收錄機的按鍵後,發出了牛丹丹的聲音:

“大家好,我是牛丹丹,希望大家支援正版哦!”

這是乾經理用一頓飯換的錄音,看著店裡圍著的人,自己則是拿著椅子站在了上麵,扯著嗓子高吼道:

“聽聽這錄音,什麼叫高質量的磁帶,大家今天隻要買燕舞收錄機,就多送一盒專輯,之前買上收錄機的,拿發票直接兌換兩盒!”

同時,在任良朋那邊。

店裡放著牛丹丹的那首愛你在心口難開,瞬間就讓氣氛高漲,不少人跟著哼唱起來。

“大傢夥聽一聽,什麼叫正版專輯,跟現場聽牛丹丹冇什麼兩樣,今天買收錄機多送一盒磁帶,機不可失啊!”

任良朋大聲高呼道,不過幾分鐘的時間,聲音就變得沙啞起來,但還在不斷地叫喊著。

而員工的熱情更是高漲,積極地推銷著收錄機,每賣一台,可是不小的提成!

“先給我專輯!”

“給我專輯,我先來的。”

“哥們,給我來台收錄機,另外所有的歌星的專輯我全都要了!”

各家店的情況,如同沸騰的水一般,熱浪高漲,人群有了搶購的情況。

而眼疾手快的老李頭則是搶先買到了所歌星的正版專輯,各兩份,足足有二十盒之多,包括之前花朵影視簽約保底分成的歌星,他們的所有專輯。

隨後抱著一大堆的專輯,老李頭擠出了人群,匆匆往著家中走去,笑容變得異常燦爛,兒子的工作要有著落了...

在工商局,剛上班的時候,張奇誌就跟科長說了一聲,非常反常的話,自個兒主動要去自由市場上管製盜版,且積極性看起來非常高。

“劉科,今天專輯釋出,肯定有不少商戶私自翻錄,這項工作堅持了這麼久,眼下到了最關鍵的時候,我需要向周廠長落實好。”

匆匆說了這麼一句後,這位高材生便快步走出了科室。

......

到了上午十點,在魯良吉的辦公室裡,這位握著一份報紙,坐在沙發上沉默了許久的時間,當時周於峰的難處,隻有他這邊的一撥人,知道其的難處。

怎麼可能合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