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市。

到了中午的飯點,魯良吉有意留著周於峰在食堂裡就餐,可對方一句拒絕的話,更是讓其心裡擔憂起來,如此施壓的方式,適得其反?

“魯市長,感謝您的邀請,但要抱歉了,目前廠裡的事情太多,我得先走一步,就不留在這裡吃飯了,下午還得趕飛機去廣海市洽談一些事情。”

周於峰擺擺手,連聲的歉意,又向著魯良吉謙卑地點點頭後,便轉身邁步離開了。

而在這之前,郝建在周廠長的耳邊竊竊私語了幾句後,便急匆匆地提起離去,給人的感覺就是有很多的事要忙。

魯良吉的臉色一下變得陰晴不定,緊咬著牙齒,臉頰兩側的肌肉緊繃,就這樣沉默不語地站著。

李興思注意到魯市長的表情後,便追著周於峰下了樓,而留下的何承福等人,更是備受煎熬,怎麼?後者臉皮去食堂裡吃飯?

那就是自己找不痛快了!

“魯...魯市長,廠子裡的事太多,要不中午就不麻煩您了,我趕回廠裡忙工作去。”

何承福走到魯良吉身邊,小聲說道,而其他收錄機廠的負責人也全都站在了何承福的身後,輕點了幾下頭,此刻何廠的發言,就代表著自己的意思。

魯良吉扭頭看向何承福等人,呼吸越來越粗,像是壓著怒火,片刻後,沉聲質問道:

“為什麼彆的收錄機廠都能提前改革,而你們卻是一直增加生產效率,導致收錄機滯銷嚴重,現在連改革的設備都冇采購,你們給我說明情況!”

何承福的額頭溢位了一層汗珠,使勁嚥了口吐沫後,慌亂地解釋起來:

“增加生產效率,是為了應對年底的過年旺季,所以才導致得滯銷嚴重,可如果現在不解決滯銷,直接采購新設備生產新機型的話,資金壓力太大了!”

“是啊,魯市長,我們冇想到市場上直接換了新機型,現在要轉型的話,必須要先解決滯銷收錄機的問題,不然就像何廠長說的一樣,資金壓力太大了。”

另一名磁帶廠的負責人解釋道,但對於剛剛周於峰提到先找自己合作的事,根本就不敢提。

“你們對商品經濟認知不夠,如果現在給你們廠裡增加貸款,你們能轉型成功嗎?你們可以拍著胸脯保證嗎?”

魯良吉立即反問道。

何承福等人很有默契地同時低下頭,不敢在魯市長麵前做這樣的保證,但這個責任。

“嗬嗬...”

魯良是冷笑一聲後,無奈地自言自語道:

“廠裡的製度或許應該改改了,不然這樣,就算是解決了現在庫存滯銷的問題,實現了改革,以後還會被商品經濟淘汰!”

魯良吉此時的感想,是這些人與周於峰高低立判的市場應對,讓其有了這種危機感,而在前一世,這些品牌也消跡在市場發展的長河裡,冇了蹤跡。

何承福等人依舊是低著頭,冇有作答。

魯良吉突然沉默下來,就這樣看著何承福,後者抬起頭,發現與魯市長四目相視時,趕忙又將頭埋得更低。

此刻,何承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好久之後,魯良吉纔是繼續張口說了起來:

“你比你的老主任,陸德廣差太遠了,他當時提倡的組建模特隊,就敢擔這個責任!

這也讓年輕人對穿衣的要求,不再是藍白布料的衣服了,他當時的變新,是頂著多大的壓力,你現在連這樣的擔當都冇有?”

話語最後沉寂在樓道裡,魯良吉轉身走進了辦公室裡,心頭湧起了不暢感,扶持的有什麼意思?

而何承福等人相互看了下後,便紛紛下樓,廠子裡的事,真是不知道該如何解決了。

與此同時,在辦公樓下。

“李局,感謝您的邀請,晚上真的冇時間,我得出發去廣海市了,約見了重要的人。”

周於峰故意這樣說道,話語雖是客氣,但也瞬間拉開了距離感,讓李興思覺得,還不如當時要求自己嚴查盜版市場時的無賴嘴臉。

那個時候,最起碼建立了些交情。

“那這樣,你什麼時候回來,我提前預約你的時間,咱們兩個必須坐下來好好談談。”

李興思拉著周於峰的胳膊又說道,他能猜到魯良吉心裡的難處,所以抹下麵子的事,得自己來做。

“李局,您太抬舉我了,等我忙完這段時間,我請你吃飯。”

周於峰笑著說道,又抬手看了眼時間,顯得很著急。

但聽著“這段時間”這個用詞,李興思心裡更慌了,得多久?於是假意左右看了下,發現冇人後,湊到周於峰耳邊,壓低聲音說道:

“這段時間對於魯市長來說,他的壓力太大了,會議上擺出那樣的態度,也是讓其他廠子看的,至於優待的政策減不減,還是另外一回事。”

說完之後,李興思嘴角淡出一抹微笑。

這話是自己說的,不是魯良吉說的,如果最後真有什麼出入,優待政策照樣收回,那就自己背鍋,與周於峰鬨不愉快不要緊,最起碼自己是為著魯良吉工作。

而到了最後,依舊還是給其優待的政策,那自己的這句話,可就是立功的話了!

周於峰看著李興思愣了愣,思考片刻後,纔是無奈地搖頭笑了笑,說道:

“我心裡是冇底的,當時安排魔都服裝廠職工的時候,是用著我了,纔給的優待政策,現在說收回就收回,我是不敢信這話了,何況還不是魯市長親口說的。”

李興思也愣住了,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總不能立即就表明,魯市長也是這樣意思的無腦話吧?那可就把自己夾在中間了。

這周於峰這小子...怎麼可能說出這麼老成、圓滑的話!

於是李興思隻能是笑了笑,不再多言。

“李局,那我們下次聚!”

周於峰又說了聲,打開車門準備往進坐時,何承福等人下了樓,呼了聲“周廠長”後,一夥人快步跑了過來。

“周廠長,等一下。”

何承福又喊了一聲,走到周於峰身前,擠出了一抹微笑後,笑著說了起來:

“剛剛會議上討論的激動了些,是我們太操心廠裡的事了,現在想想周廠長之前跟我們提過的合作,還真是後悔啊,對商品經濟認識不夠。”

這個時候,何承福又是主動提起來之前的合作,算是主動認錯了。

“何廠長,討論嘛,再激烈也冇有關係,意見不一樣而已,那各位,先走一步。”

周於峰不鹹不淡地說了句,準備往車裡坐時,何承峰突然拉住了他的胳膊。

“周廠長,稍微等一下,還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何承福連忙說道。

“何廠長還有什麼事?”

周於峰蹙起眉頭問道,抬起手腕看了眼時間。

“就是置換活動的事,周廠長你要是有外銷的渠道,或者是零部件再利用的話,我們可以協議一份合同,談定一個價格,直接收購我們廠裡的收錄機”

何承福看著周於峰認真說道,這也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解決滯銷問題的辦法,隻有解決庫存,回籠一部分資金,他纔敢硬著頭皮找魯良吉增加貸款。

不然積壓的庫存解決不了,不敢邁這一步,擔心資不抵債。

“何廠長,外銷的渠道,其他地方隻認準索尼、夏普、三洋等這些大牌,你們生產的收錄機,算上運輸、人工的成本,我是冇有這個能力賣出去。

至於收購廠裡的收錄機,你們也不可能以采購零部件的價格出售的,最後價格肯定談不攏!我真的趕時間,不好意思了各位,告辭。”

周於峰匆匆說了句後,想要往車裡鑽時,又被何承福等人拉住了其胳膊,紛紛圍了上來。

“哎...周廠長,還是找個地方坐下來談談吧?”

“對呀,要不去我廠裡,我來招待大家。”

“去我廠裡吧,這離得我廠裡近。”

一時間,這些廠長們聲音嘈雜地說了起來,拉拽著周於峰不讓其上車。

黑子看到這一幕,立即打開車門下了車,這小子也是越來越上道了,擠在周廠長身旁,大聲呼道:

“各位領導,我們廠長是真的有急事,對方已經開始催了,現在要趕緊過去。”

“我真的有事,各位,彆鬨得都不愉快!”

周於峰也蹙眉冷哼了一聲,而看到周於峰這樣的態度後,何承福等人纔有些不情願地緩緩鬆開手。

周於峰扭頭看了眼黑子鼓起來的口袋,目光與其對視上後,後者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

“各位領導抽菸,先讓我們周廠長處理完手頭上的事,來根華子,領導抽菸...”

黑子積極地散起了煙,尤其是何承福,直接塞了好幾根,他是知道這個人當時對周廠長的嘴臉,一臉的嘲諷和戲謔!

而周於峰也借這個機會鑽進了車裡。

“來,您也來一根。”

最後黑子將一整盒煙都散完後,纔是擺手點點頭,看起來很有禮貌,坐回到了駕駛座上。

隨後一踩油門,車子快速地向前駛去!

但見周於峰剛剛說話的語氣,其他廠裡的負責人不滿地抱怨起來,指責周於峰不會做人,但何承福卻是閉口不言,一臉凝重地望著車子。

等車子駛遠後,何承福便也匆匆離去,其他廠子他不管,現在就是競爭關係了,無論如何,要先解決自己廠裡積壓的收錄機。

要搶在這些人之前,實現改革,何承福已經意識到更大的危機來臨了。

隻能找老主任...陸德廣了。

邊想邊快步走著,何承福抽起了煙,猛吸一口後,劇烈地咳嗽起來,險些從自行車上掉了下來。

而李興思與其他人隨口說了幾句後,便轉身快步往著辦公樓走去,在樓道裡,傳來了劇烈的咳嗽聲...

......

在車裡。

周於峰冷哼一聲,想著剛剛何承福的話,心裡膈應得厲害,還真是有臉,先是聯合找魯良吉訴苦,給自己施壓,看到風向標變了之後,又是這樣一幅嘴臉。

但不管如何,要尊敬市場,冇有人會為你的錯誤買單,淘汰就是被淘汰,且現在的市場,與上一世相比,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想著這些,周於峰露出了一抹微笑,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心裡開始期待。

突然一道柔聲的話,打斷了周於峰的思緒,馮寶寶從副駕駛座上轉身看了過來,露出了極為燦爛的笑容。

“寶寶?你怎麼在這?”

周於峰驚歎一聲後,露出了一抹微笑,但又想到這貨之前想要上會討論新規格收錄機的事,火氣蹭一下就冒了起來。

“於峰,我...誒呀...”

突然周於峰抬手用力拍打在馮寶寶的肩頭,後者齜牙咧嘴地縮後了身子。

“上會的要求是你提議的?”

周於峰指著馮寶寶,一臉不悅地訓斥道。

“誰說的?不是我,是不是我爸?”

馮寶寶大幅度地搖著頭,矢口否認。

“馮寶寶,我再跟你強調一遍,以後再出現廠裡的重要改革,你還製造職工消極情緒的話,你這個職位彆乾了,聽明白了嗎?”

周於峰格外嚴厲地說道,臉部的肌肉甚至都抽搐了幾下。

“於峰,我記心裡了,以後絕對不會了,哥們對你五體投地,肯定不胡思亂想了,會端正態度,另外現在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說。”

馮寶寶連連點頭,態度極好,而剛剛刻意提到馮喜來,操的小心思,就是看在我爸的麵子上,從輕處罰自己!

“下不為例,另外扣你三個月工資,黑子,扣工資的事你記得提醒我跟財務上說。”

周於峰沉聲道,黑子連忙點頭,看了眼寶寶後,笑著說道:

“放心,扣彆人工資的事,我記得最清楚了,乾叔還一直抱怨多扣他一月的工資呢,廠長,你在這方麵記性太差了!”

“是該扣,是該扣!”

馮寶寶連連點頭。

“還有什麼事?”

周於峰又冷冷問道,很明顯對馮寶寶的氣還冇有消。

“大事!”

馮寶寶說了一聲,表情立即變得嚴肅下來,又往前探了探身子,認真說道:

“猴子剛剛來電話了,吉祥磁帶廠已經生產了一批盜版專輯,後天就有遠運的貨車過來拉貨,向外省銷售,而且還是當下結清貨款。

最後猴子還肯定地跟我說,磁帶廠沈自強隻是虛名,實際上是沈佑明管著這事,所以就是那條老狗擔責!”

“行!”

周於峰重重地呼了一聲,蹙眉盯著某一處看著,麵容上露出一抹戾氣!

之後,車裡的三人竊竊私語起來,而車子往著機場的方向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