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我...我該交代的都全部交代了,真的隻有這一單買賣,之前...嗚嗚...啊...冇有銷售過盜版專輯,真的,你們要相信我啊!”

在審問室裡,沈自強邊哭邊說著,身子蜷縮在一起,止不住地顫抖著,有過一次這樣的經曆後,被局裡的同誌稍一訓斥,精神狀態就立馬崩潰了。

“工商局的登記,是換成你之後,纔開始生產的盜版吧?”

蘇承平盯著沈自強問道,隻是一個眼神,就使得對方心生畏懼。

“雖然是這樣,但這件事我....”

“我問你是還是不是!”

蘇承平打斷了沈自強的話,一下使其傻愣了片刻,倒吸一口涼氣後,纔是看起來極為懦弱地點了下頭。

“也就是說,所有盜版專輯的生產配件,是通過你來采購,渠道也是由你來打通,你就是這件事的主謀。”

“不是的!不是我的主謀!不是我!真的不是啊...”

蘇承平的最後一句話剛剛落下,沈自強瞬間就變得亢奮起來,一邊嘶吼著,身子往前衝著,手銬不斷抨擊金屬,發出了哢哢的聲音。

“注意你的情緒!”

蘇承平突然站了起來,瞪著沈自強高呼一聲,後者身子一僵,小心翼翼地看了對方一眼後,坐在椅子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啊...嗚嗚嗚...你們放過我吧...嗚嗚嗚,正嚴打啊,放過我吧,我想回家...嗚嗚嗚...”

“你還知道嚴打!”

蘇承平又是一聲高呼,使得沈自強的哭聲立即變得低了下來。

“老實交代,盜版專輯的事,還有誰的指使!你的小叔沈佑明吧,之前在工商局的登記,就是他的名字!”

聽到沈佑明的名字後,沈自強好似鎮定了些,使勁嚥了口吐沫後,用力地搖了搖頭,予以否認,但其還在哽咽、小聲哭泣著。

“那還有誰參與到盜版專輯的事上了?”

蘇承平繼續追問道,但此刻的聲音柔和下來,不再是如剛剛那般的嚴厲。

“我...我都向您交代,盜版專輯一開始的提議,是江同光的意思,是他要求我這麼做的,他是磁帶廠最大的股東,我必須聽他的!”

“江同光?”

這個名字,蘇承平第一次聽到,稍作思考後,又問道:“吉祥收錄機廠他也有入股嗎?”

“有的,米國的廠子他占的是大股東,還是董事長,當時生產盜版磁帶,就是他的意思,我...我真的不是主謀,而且我小叔,就是沈佑明,他是極力反對盜版的事!”

沈自強急著解釋道,不斷地往前傾靠著身子,在他的心裡,還是希望小叔能在這件事上置身事外。

“江同光?”

蘇承平自言自語一聲,背過了身子...

......

一個小時之後,局裡的一間辦公室裡。

“他沈自強竟然在我的磁帶廠裡生產盜版專輯?我要追究他的責任!馬祺瑞同誌,我以我外資的身份,強烈要求嚴肅處理廠長沈自強的事件!”

江同光看著馬祺瑞,握拳異常憤怒地說道,所表現出來的,是對盜版事件的毫不知情。

此時在這間辦公室裡,還有蘇承平和周於峰兩人。

不等馬祺瑞開口表態些什麼,江同光就轉身看向周於峰,一臉歉意地說道:

“周廠長,對於沈自強偷錄盜版專輯的事,我深感歉意,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要求嚴肅處理這件事,性質太惡劣了,!”

周於峰目光變得深邃,沉默不言,看著江同光遞過來的手,並冇有選擇去握。

而眼前這個戴著金絲眼鏡,看起來頗為有教養、非常儒雅的男人,周於峰竟是在他的身上,產生了凶險心理的第六感。

“我理解周廠長你的感受。”

江同光低語一聲,收回手的同時,臉上剛剛淡出的笑容也瞬間消失。

“江先生,你是磁帶廠最大的股東,之前你一直在參與管理,而且還時常去廠子裡考察,批量生產盜版專輯你會不知道?管理這麼鬆散嗎?”

馬祺瑞不苟言笑地問道,眼前的這個人,以前在會上見過幾次,而且,臨水市六排鄉的幾件案情,他的名字也在其中。

“管理一直都是非常嚴格的,但因為周廠長推出新規格的收錄機後,我就有些焦頭爛額了,隻能顧及到收錄機的市場,冇時間管理磁帶廠。”

說著,江同光再次扭頭看向周於峰,輕笑了一聲,

“所以,我的合作夥伴,沈佑明就跟我提議,把廠子交由沈自強來管理,之後也在工商局做了更改,從那之後,我就冇再去過磁帶廠了。

而且...”

突然江同光停頓下來,直直地看向馬祺瑞,與其視線對視上後,一字一頓道:

“沈自強簽了責任書,廠裡的一切生產、事故等責任,全由他承擔,與我們股東無關,盜版磁帶的事,我毫不知情!”

聽著這話,周於峰不由得心裡咯噔一下,看著江同光的背影,發現這個上了年紀的男人,心夠狠!

馬祺瑞也感到頗為詫異,沈自強還簽訂了責任書?那這就可以直接證明,廠裡的經營、發展,全由他一個人說得算,他是責任人!

“原來的廠長,他沈佑明也知道沈自強簽約了責任書?”

馬祺瑞語氣不善地問道,瞭解了六排鄉的事後,對沈佑明的態度已經有了180度的大轉變。

“知道,沈佑明現在正拿著責任書過來,馬祺瑞同誌,這件事可一定要嚴肅處理。”

江同光的話語變得陰陽怪氣,而其中的意思,馬祺瑞能聽得出來,是在問沈佑平的意思了。

這個人可真是陰險、心狠...馬祺瑞輕皺了下眉頭,然後低語一聲:“什麼都有規章製度,這些不需要你來強調!”

“好,我的合作夥伴沈佑明,馬上就拿著責任書過來了,你們的同誌們,也不需要辛苦地去找人了,你們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就已經提前通知了他,這些事,我們要擺正態度,積極配合局裡的同誌。”

馬祺瑞最後掛上了一抹笑容,坐在了椅子上,開始等沈佑明。

而在這個時候。

吉祥的辦公樓上。

樓道裡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沈自染立即衝出了房間,看到是自己的父親後,快步跑上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