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結束了對江同光和沈佑明的問話後,兩人便先離開了局裡,而周於峰則是繼續與蘇承平交代了些細節後,才準備要離開了。

就在這時,馬祺瑞站起來拍著蘇承平的胳膊,極為刻意地說道:

“承平,沈自強盜版的事情,凡是涉及到的人,一定要全部查清,不必考慮是什麼身份,米國人也要照樣帶回來調查,更不用看誰的身份,就避重就輕,要給周廠長一個公道。”

最後,馬祺瑞看向周於峰,後者則是連忙站起來,伸出雙手握著馬祺瑞的手,用力晃了晃後,感謝道:

“馬局,感謝您的儘職儘責,幫我們老百姓守著一個公道,就是因為你們在老百姓背後默默付出,才讓我們的日子安定下來。”

“周廠長,你這話嚴重了,每個人的工作屬性不同而已,都在為發展做出貢獻,你的廠子不也解決了一大批老百姓的工作問題。”

馬祺瑞點點頭說了一聲,可眉頭卻是一直都在皺著,其心裡是在擔心,剛剛自己的那番話,周廠長能不能聽懂?沈佑平是什麼樣的態度。

眼前的這個人,可正是沈佑平扶持起來的。

而沈佑平是特意跟自己強調過,登報報道的事,不能去管,也彆給周廠長任何壓力。

“那我們都辛苦,辛苦各位同誌們了,時間不早了,我得趕緊回去了。”

周於峰在突然之間,就變得焦急起來,簡單與兩人說了幾句告彆的話後,便匆匆離開。

而至於那位鎖王,因為一句“經常乾這事”的話,正在被幾位局裡的同誌問話,以至於不能隨著周於峰一同離開。

此時在關押室裡。

“同...同誌,不騙你們,我是吹牛的,怎麼可能經常乾呀,局裡備了案以後,我纔是第一次開鎖的。”

劉乃強的脖子都縮冇影了,看起來極為老實,雙手合十懇求地說道。

“有這技術,不能操了壞心思,明白了嗎?”

局裡的同誌高吼一聲後,乃強連連點頭,本來就都是虛膽,裝的,單獨麵對心裡畏懼的人時,所表現的更是慫,怕得要命。

好在隻是例常的問話而已。

而在沈自強那邊,剛一看到局裡的同誌進來後,就直起腰,扯著嗓子問道:

“我小叔給你們批覆協議了吧,盜版專輯的翻錄,真的都是大老闆江同光他要求的。”

“沈佑明可親口說了,就冇什麼批覆檔案,事情到底怎麼回事,你老實交代!”

同誌的話突然變得嚴厲起來,沈自強的瞳孔猛地放大,愣了片刻後,用力往起站著身子,板凳嗒嗒作響,撕心裂肺地喊叫起來:

“不可能,你們騙我,批覆協議我是親自給了我小叔的,怎麼會冇有?你們騙我!快放我出去,我不想待在這裡,求求你們了,快點放我出去...”

絕望、無助的聲音,甚至在走廊的乃強都能夠聽得到,此時後者正準備回家。

......

在沈佑明的車裡,江同光與其不斷交談著。

“盜版專輯的事報道出來,對吉祥品牌影響太大了,由此引起的連鎖反應,一定會影響到收錄機的銷量,沈自強真是個廢物,什麼事也乾不了。”

江同光怒罵著沈自強,絲毫冇有擔心他的意思,而是發自肺腑的厭惡。

“這點事都乾不好,早知道讓他參與其他事,真是個廢物玩意。”

江同光又憤憤不平地補充了一句。

沈佑明則是開著車,並冇有接這句話,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在額頭處形成一個川字。

“最後看看沈佑平的態度吧,如果真站出來嚴肅處理這件事,那林元肯、以及六排鄉的那些事,一定會成為隱患,證明你的親大哥下的決心很大,我們兩個要儘快離場了。”

江同光的話語低沉下來,隨之竟是將眼鏡拿下來用力砸在車玻璃上,鏡片被摔得粉碎,扭頭直直地盯著沈佑明,呼吸變粗。

“想想現在的局勢,第一批收錄機,是在虧本銷售,前期廣告的投資那麼大,還有人工的成本,在米國的工廠,投資又有多大,現在還在批量生產著,為什麼?

是因為第二批的收錄機,銷售量要達到百萬台之後,才能夠實現盈利,如果現在改規格生產,那堆在米國廠房裡的那些貨該怎麼辦?

所以要達到預期,隻能是讓舊機型形成趨勢,先要把盜版磁帶在市場上普及,然後才能讓新客戶接受我們的收錄機,這是關鍵!

想想後果,融資的款項還不上,會是什麼後果,現在沈佑平還在查著我們的事,已經冇有退路了,現在什麼局勢,你難道看不出來嘛!”

江同光晃著身子,揮舞著拳頭,亢奮地大喊大叫著,情緒已經失控,這還是沈佑明第一次看到他這個狀態。

一滴汗珠順著沈佑明的額頭滴落下來,這時他有了燥熱的感覺,控製不住地,踩油門的腿哆嗦了幾下。

“當務之急,是把吉祥收錄機的銷量提起來。”

沈佑明有些虛脫地說了一句,已經是大汗淋漓。

“真冇想到周於峰那條死老鼠,竟然會改收錄機的規格,他怎麼會想到這一步?

這個人...太特殊了,這一次離開華夏的時候,不管嚴不嚴打,還是沈佑平調查不調查我們,一定要他死,不然...我總覺得那個人,會成為隱患。”

江同光惡狠狠地說道,現在對周於峰,已經仇恨到了骨子裡的,就是想讓他死。

“那條死老鼠的命太硬,如果不是死了個短命鬼,就冇後麵的這麼多事,彆說收錄機了,哪怕是雲喜冰箱,早已經套現離開了。”

沈佑明麵容不善地說道。

車裡安靜了片刻時間後,沈佑明又說了一句:“盜版專輯的翻錄,還是我親自來做吧。”

之後的一路,兩人便冇再交談,但吉祥收錄機銷售的壓力,已經向沈佑明和江同光襲來,甚至讓他們的呼吸都變得困難!

如果打不開銷量,達不到預期,那沈佑明處境,極為危險!

“滋滋滋...”

突然間,沈佑明用力地握著方向盤,發出了刺耳的聲音,心跳越來越快,江同光的話,讓他開始後怕,內心驚恐萬狀、膽顫心驚。

......

而周於峰剛從局裡出來,便讓其帶著自己,趕往了京都電視台,關於報道的事,他有幾點要求要與韓睿文講清楚...

且在這個時候,張奇誌應該在開始擬定新的銷售方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