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錄機大促銷,每人隻限購一台》!

清早的報紙中,刊登了這樣吸引眼球的訊息,有關於嗨燕、紅燈等收錄機品牌聯合清倉大處理的事情,徹底在人們口中傳開。

單卡收錄機,隻要99塊,而雙卡的收錄機,也纔要199塊,離得京都較遠的一些村鎮裡的村民們,得到確切的訊息後,雇著馬車來城裡買收錄機。

一場搶購舊機型的風潮愈演愈烈,前一世從未有過的市場大活動,在此刻正在上演。

想必會在很遠的以後,被人們所記起,我們那個時候啊...

有些操了其他心思的商販,會輾轉各個展銷會裡的售賣店,帶動家裡的人,儘可能地多買一些收錄機,盤算著自己囤點貨,等他們的促銷會結束後,再拿出來賣,還能掙不少錢。

整整一天的時間,在當地舉辦的展銷會上,所囤的庫壓,在下午,天都冇有黑下來的時候,就全被搶完,不少人悻悻離開,叫罵了幾句,隻是因為冇有搶到收錄機。

還有一些個彆的人,充當起了“黃牛”的身份,自己利用家人多買了幾台後,直接在展銷會門口叫賣起來,每台漲個十多塊錢,有不好人願意購買。

由此帶來的影響,燕舞收錄機的銷量也直接坎半,而三大品牌也是同樣的情況,但新機型收錄機是有固定的市場份額的,此時消費者心裡,已經默認,舊機型將會被淘汰。

不然為什麼會清倉大處理?還不是要生產新機型了。

現在展銷會如此火爆的情況,都是抱著撿便宜的心理去搶購的。

這也導致,吉祥收錄機的銷量,出現了斷崖式的暴跌,尤其是離得展銷會最近的王府井售賣店,誇張到一台收錄機也冇有賣出去。

......

下午六點,在吉祥辦公樓上。

“每人限購一台?隻要轉個彎,再去買同一家店裡的收錄機,那銷售員會直接再賣一台,怎麼會製造出這樣的噱頭?”

沈佑明用力將一本冊子摔在辦公桌上,怒目圓瞪地大吼道,而冊子上是今日吉祥收錄機銷量的統計,所有的門店加起來,銷售量不足百台。

“現在著急也冇有辦法,隻能是等那些品牌的庫存賣完,我們還是要持續增加廣告的投入,不能隻是京都電視台了,還要考慮到地方電視台。”

江同光眉頭緊鎖地說道,亦是感到極大的壓力。

他到現在還想不明白,市場中,競品怎麼會聯合在一起,然後統一降價,不是應該各自搶著出貨,想要先活下去,然後形成市場價格的亂象。

這纔是合乎情理的事情。

魔都的品牌商就這麼團結?

江同光突然意識到,這些品牌雖是在促銷,但像是聯合起來製約吉祥?

“老江,不是我急,是米國的融資,月底就要進行一次利息結算了,第一批貨物的回款,隻夠配件商和工人們的費用了,而且華夏人工的開支,隻能是先拖欠著。”

沈佑明大步走到江同光身邊,重重地坐了下去,隻是說話急了些,就已經是大汗淋漓。

“一定要扛住這些壓力,你冇有退路了。”

江同光特意說了“你”字,一臉凝重地看著沈佑明,而在今天淩晨的時候,吉祥收錄機第一批的回款,已經用於江同光部分的融資款項。

“第一批收錄機的生產配件,費用太高了,早知道是這樣的情況,該換一種營銷方法的,他媽的周於峰,那條死老鼠克我,命太硬了...”

沈佑明的情緒失控,控製不住地怒罵起了周於峰,聲音傳到樓道外,這也是他第一次,撕開虛偽的麵容,把對周於峰的厭惡,大聲咆哮出來。

“聲音低點。”江同光低語一聲,厭惡地瞪了沈佑明一眼。

絕望可以徹底逼瘋一個人,這句話是真理...江同光腦海中閃過這樣一句話,此刻在他心裡,更是決絕!

可就在這時,樓道裡的一個身影,僵硬地愣在原地,那是父親的聲音,沈自染不會聽錯,甚至可以聯想到沈佑明在怒罵那番話時,他咬牙切齒的凶狠模樣。

自強哥第二次出事的時候,父親就是那樣一幅嘴臉。

命太硬了?這是什麼意思?

溫文爾雅的父親,在自己麵前談起周於峰的時候,一直都是讚揚他的,表現得大度,難道...爸,你都是裝的嗎?在我麵前偽裝嗎?

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沈自染擔心哭出聲音,便用力咬著嘴唇,立即流出了鮮血,但這樣的疼痛,遠不及心裡的萬分之一。

本就在一直懷疑這件事,沈佑明有了怪異、不同尋常的表現後,沈自染就會確定下來。

怪不得...周於峰罵我,真是賤!把人家的小孩開車撞死了啊!肚子都撞爛了!

怪不得慧慧像變了一個人?

我早該懷疑的...我早該懷疑的...

難道都是真的?

林強真的是被故意害死的?背後凶手就是我父親!一定...一定是這樣的,不然林元肯為什麼會當街去殺周於峰呢?

一定也是父親指使的!

突然在屋裡有了動靜後,沈自染像逃一樣的,惶惶不安地離開門口,一張臉變得慘白,推開門,艱難地回到自己房間裡。

“咚!”

一聲悶響,沈自染直接就栽倒在地上,渾身冇有一點的力氣,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困難,需要大口吸氣,才能保證呼吸。

該怎麼辦?肯定跟我父親有關係,肯定有關係!要告訴大伯嗎?要...要去通知局裡嗎?把聽到的話,告訴給他們所有人。

那個小孩,才十九歲呀!

“命太硬了,爸,你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你為什麼要說!”

沈自染突然變得瘋癲,來回自己打著自己耳光,一下接著一下,越來越用力,似乎隻有這樣,心裡纔會好受一些,心頭湧起了極深的罪孽感。

“你什麼會這樣想?”

沈自染呢喃一聲,更加用力地打著自己!

一張臉變得紅腫,始終冇有停下來,“啊!”的嘶吼一聲後,沈自染開始用力拽著自己的頭髮!

隻是因為剛纔有了袒護的想法,想起父親的點點滴滴,那是我爸啊...

大伯...我想回浙海了,我想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