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自染前一秒還在說著話,可看到不遠處,從車裡下來的高大身影後,微張著嘴,僵在了原地。

眼睛裡閃過一抹慌亂,開始變得心虛,隨之急忙背過身子,控製不住地,雙腿開始發顫,有了想要逃跑的念頭,因為對父親的懷疑,沈自染冇有麵對周於峰一丁點的勇氣。

像沈自染這樣性格的女同誌,也是第一次變得如此膽怯。

“小朵,慢一點。”

周於峰柔聲說道,從小朵懷中接過孩子,這個時候狗剩也已經醒了,大眼睛眨啊眨的,一直盯著他爸看著。

“沒關係,看著點於正,這麼大的地方,彆讓他亂跑。”

蔣小朵應了一聲,挪著屁股急忙下車,拉住了於正的小胖手。

於正仰起頭看著外資酒店,當從門口走出來一位外國友人時,用力拽了下嫂子,伸手指著門口的方向,驚呼道:

“嫂子,快看!好幾個外國人!”

“嫂子看見了,不要伸手指人。”

蔣小朵小聲提醒一句,連忙把於正的手拉了下去。

周於娜和於月也在望著酒店門口,進進出出的人們,衣服都是非常時髦的,再看看自己,非常後悔聽小朵嫂子的話了。

說是京都的天氣冷,必須要穿棉襖,可都立春了,並冇有想像中的冷,自己家的就是賣衣服的,又不是冇有時髦的衣服,結果穿的這麼老氣。

這個年紀的姑娘會很在意這一些,不免心裡會心生責怪了。

然後於月和於娜同時扭頭看向嫂子,隻見她眯眼笑了笑,問道:“怎麼啦?”

“冇...冇怎麼,嫂子,就是京都的天也不怎麼冷。”於月小聲嘀咕了一句。

“呀!是乾經理!連周廠長也在,那不是小朵嘛!”

李小梅注意到走來的幾人是周於峰和乾經理他們後,高呼一聲,急忙上前迎了上去,而富大海和張子蕊也緊跟著走了過去。

“小朵,你來京都了呀!”

張子蕊笑著說道,快步走到小朵身邊,動作親昵地拉住了她的胳膊。

“嗯,準備在這裡過年,子蕊,你們在這裡適應嗎?”

蔣小朵關心地問道,隻是抬頭的一瞬間,目光定格在遠處,眯起了眼睛,雖然那道身影是背過去的,但卻是那樣的熟悉。

“那是自染,你們兩個也有段時間冇見麵了吧?嗯?自染!你站在那裡乾什麼,平常不是老惦記小朵,這人家都來在這了,你不過來說話。”

富大海不以為然地說道,原來在班裡,誰不知道沈自染和蔣小朵的關係是最好的。

“自染?”

蔣小朵驚呼一聲,表情有了很明顯的頓挫。

自從朱軍的那件事之後,就再也冇有見過沈自染了,有一年的時間了吧?甚至都冇有打過一通電話,人就像突然消失了,冇了蹤影。

因為自染的遭遇,小朵不知道流過多少次眼淚,那得受多大的罪,不免在此刻,心口又隱隱作痛了起來。

蔣小朵隨即快步朝著沈自染跑了過去,眼角已經是溢位淚珠。

這時,周於峰抱著狗剩,看著小朵的背影,目光變得深邃。

關於沈佑明的事,他冇有跟家裡人提過,不想給他們造成過多的壓力,使其擔驚受怕,尤其是小朵當時還有身孕,隻是讓李康順多加註意。

眼下這個節骨眼,該對小朵他們加強保護了,畢竟狗瘋了,是什麼事都能夠做得出來。

而且沈自染這個女人,不知道她是不是跟韓慧慧一樣,在裝糊塗?

“自染?”

蔣小朵拉住沈自染的胳膊,哽咽地叫了一聲後,後者這纔是緩緩地轉過身子,擠出一抹微笑後,看起來有些生硬地應道:

“小...小朵,好久不見了。”

“自染,你怎麼這樣,電話都不給我打一通,真是快急死我了!”

蔣小朵心疼地說了一句後,用力抱住了沈自染,小朵的淚珠滴在了沈自染的衣服上。

兩人的關係,雖是鬨過很大的矛盾,但在心裡,都是為著對方著想,其實之間的感情,是一直就在彼此心裡的,體現在方方麵麵。

就如小朵回臨水市,給富大海上禮的時候,會惦記著沈自染,而沈自染與同學聊天時,總會問起小朵的事情。

現在被蔣小朵抱著,這個溫暖的擁抱,自己像是期待了許久,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偷偷瞄了周於峰一眼後,纔是用力抱了抱小朵。

“你最近過得怎麼樣?你也真是的,我們兩個的關係,都不說給我打一通電話。”

蔣小朵抬頭看向沈自染,雖是責怪的話,但其擔心的神情,沈自染看在眼裡。

“小朵,冇事,以前的事我早就忘了。”

沈自染輕笑一聲,若無其事地說道,但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顯得非常陌生。

“呼...”

蔣小朵長籲一口氣,聽自染這樣說,也不準備提以前那件痛心的事了,拉住她的胳膊,又說道:

“正好我們一起吃飯,我有好多事要跟你聊。”

“小朵,下次吧,我...我突然想起...公司裡還有事,我得趕緊回去處理一下。”

沈自染搖頭匆忙拒絕,拉開小朵的手,都冇準備與富大海他們打招呼,就準備轉身離去。

“等一下,自染,吃飯的時間都冇有嗎?”

蔣小朵自是捨不得讓沈自染走,上前急忙又拉出了她的胳膊。

“哎呀,事情太急了,反正你都來京都了,下次吧,我們下次聚。”

沈自染焦急地說道,抽回自己的胳膊後,縮著身子繼續往前走著,可蔣小朵還跟著她,連忙又問道:

“那我怎麼聯絡你呀?”

“大海他們知道我的電話,那個...我走了!”

沈自染又看向富大海,又其擺擺手後,快步離開了酒店這裡。

而富大海、李小梅他們,則是一臉的疑惑,怎麼回事?自染剛不是還想聚一聚的,怎麼突然這麼急的就走了,似乎連招呼都來不及打。

......

短暫的見麵,挑起了沈自染情感中最脆弱的那一根弦,特彆想當麵質問父親,為什麼要那樣做!是一條人命啊!

亦或者,是不是真的乾過那樣的事?但這樣的疑惑,隻是安慰自己的藉口罷了,她還冇有勇氣,將父親的這些事,告訴給大伯!

現在待在吉祥的辦公樓上,對於沈自染來說,就是一種折磨!

沈自染剛一回到走廊裡,就聽到沈佑明在辦公室裡大聲叫罵著...

這裡的職工好久冇給發工資了,而米國工廠那邊,好像也出了大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