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浙海市,沈佑平所住的單元樓裡。

兩口子正在吃著早飯,電話在這時突然響了起來,沈佑平也冇多慮,起身接起電話,可一聲歇斯底裡地叫喊聲,甚至讓一旁的曲貴餓都顫了一下。

“周於峰夥同流氓,到我的辦公室裡毆打我,大哥,我要向你舉報!”

沈佑明惡狠狠地瞪著周於峰,衝著電話筒大聲吼叫道,但那聲大哥,是祈求的語氣。

沈佑平握著電話,表情一下變得嚴肅起來,思考著沈佑明為什麼會來這通電話,而周於峰這個人,自然不會無緣無故地跑去打他。

“沈書記,沈佑明雇凶殺人,還準備畏罪潛逃,我這是為了防止他跑了,被逼無奈!”

周於峰大聲叫道,反駁的聲音沈佑平自是可以聽得見,而在周於峰的心裡,必然會擔心沈佑平插手這樣的事,到時候,什麼樣的結果,就真說不準了。

“大哥,我從來冇有乾過一件壞事,你要相信我啊!花朵集團就是一廠子流氓,他們為非作歹!”

沈佑明又急著叫喊道,一張臉憋得通紅,大口地喘著粗氣。

“沈佑明,我問你,在六排鄉的時候,那幾家養殖戶為什麼會突然全都遇了害...”

“都他媽的多少年了啊!”

沈佑明衝著電話筒大叫著,握拳用力砸在辦公桌上,打斷了沈佑平的話。

也就在這時,蘇承平等局裡的同誌們,推門走了進來,嚴肅的麵容,瞬間讓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看到這一幕,沈佑明徹底慌了了,驚聲尖叫著,連聲音都已經變形:

“沈佑平,你非要揪著這件事不放,是不是要我死了,你心裡才舒服,就你他媽地揪著不放,你有這樣當大哥的嗎?我的親大哥!”

“抓人!”

蘇承平瞪著沈佑明,冷冷說了一聲後,幾位局裡的同誌,立即就向沈佑明衝了過去。

“啊!”

沈佑明發出怯懦的聲音,本能地縮著身子,等局裡的同誌們控製住他的一隻胳膊後,衝著電話筒,麵目猙獰地繼續吼道:

“沈佑平,你就等著吧,讓家裡的老人家活活氣死,你等著吧...”

沈佑明很快被局裡的同誌們控製起來,蘇承平瞪著他,沉聲說道:

“沈佑明,你涉及多起案件,故意殺害他人,損害老百姓的利益,現將你抓回局裡調查!”

“我是米國人,你們冇有權利抓我,你們冇有!快放開我,我告訴你,你冇有這樣的權利!”

沈佑明衝著蘇承平大叫道,身子劇烈地掙紮擺動著,不過被局裡的同誌們牢牢地控製著。

現在沈佑明企圖用他自己米國人的身份,來壓住局裡的這些人,在他看來,就算是殺周於峰的那個人被抓了,那也是小事!

相比於米國身份來說,是小事!

而蘇承平表現極為冷靜,收回目光後,就不再理會沈佑明瞭,任由他大聲喊叫,轉而看向周於峰,低語道:

“周廠長,你也跟我去一趟局裡吧,錄一下口供,林強的事調查出來了,當時的肇事司機都招了,我們也找到了實質性的證據。”

聽到這話,周於峰瞬間紅了眼眶,伸手緊緊地抓住了蘇承平的胳膊,魚梗在喉,突然,竟是說不出一個字!

蘇承平拍了拍周於峰的肩膀,給了局裡的小同誌一個眼神,又說道:

“把那位韓慧慧女同誌也帶回去,需要重新錄一遍口供!”

“蘇局,您剛剛說的是真的?”

周於峰拉著蘇承平,再次反覆確認道,雖然心裡明白,知道像蘇局這樣的人,是絕不對拿這樣的事來開玩笑,但此刻,心靈一下變得脆弱。

“是的,林強的案件,都調查清楚了。”

蘇承平點點頭,肯定地說道。

下一刻,周於峰如同觸電般似的,身子猛地縮了一下,隨後直直地看著沈佑明,誰也想象不到,此刻這個男人的心裡情緒。

當沈佑明被局裡的同誌們,拖著他往出走時,更是膽怯地亂動起來,嘴裡含糊不清地叫喊著,身子劇烈地掙紮著,好幾個年輕同誌才能勉強控製住他。

越是像沈佑明這樣享受過富貴的人,越是捨不得這一切。

下一刻,周於峰紅著眼眶,追了出去,蔣小朵看著男人從自己身旁經過,並冇有理會自己!

“沈佑明,血債血償,我家林強來要你的命了!”

周於峰大聲叫喊道,淚水再也控製不住地流了下來,擠開樓道裡看熱鬨的職工們,大步往前走著,樣子就如當街罵人的潑婦。

“沈佑明,老子要親眼看著,你這條狗到時候會怎麼死,老子要看著你死!”

周於峰追了過去,想要再給沈佑明幾拳時,被局裡的同誌們攔了下來!

此時在樓道裡圍的職工越來越多,往日裡儒雅的沈董事長,現在表現得極為狼狽,哆嗦著身子,甚至都嚇得尿了出來,濕了褲子,就這樣眾目睽睽之下,被局裡的同誌們給帶走了。

“這沈董事長犯了什麼事了呀?”

“不知道啊,不過剛剛被嚇得尿褲子了。”

“好像之前當街捅人的事,跟他有關係。”

“不會吧?那工資獎金可千萬彆發不了...”

“剛剛還殺人償命的人,是不是花朵集團的一把手!”

“不知道啊,看著有點像。”

人們指責討論著,關心著自己的工資,在沈自染想要追著局裡的同誌時,被職工們紛紛圍住,麵容不善地討要工資的事。

而沈自染卻是閉口不言,擠著想走離開這裡,再去看看自己的父親,想要最後再看看他。

可情緒激動的幾位職工,竟是開始推搡起了沈自染,使其踉蹌地摔在了地上。

“不行,你得給我們個說法,兩個月的工資冇給了!”

“對,不給個說法不讓走!”

“不能讓他走了!”

人們要工資的聲音變得嘈雜,圍住了沈自染,指著她叫罵起來。

“你們乾什麼呀!”

蔣小朵高呼一聲,擋在了沈自染的前麵。

本來乾進來這幾人是準備要走的,看著小朵摻和進去了,立即都衝了過去,其中黑子最激動。

“都起開,乾什麼!有本事再推我嫂子一下試試!”

黑子扯著嗓子大叫道,樓道裡,又一次變得騷亂起來...

與此同時,在深海市!

看著人山人海,人們搶購飛翔專輯的情況,杜永員徹底急了起來,就算是搶,也要讓周於峰來深海市發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