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

84年底,飛翔提前錄製的專輯《一起搖擺》,一經推出之後,在當天的銷量,竟然達到了恐怖的200萬盒,這個數字,讓周於峰聽到的時候,也感到頗為驚訝。

要知道在前一世,飛翔累計磁帶盒的銷量,在兩千萬盒左右,而在昨天,各家門店都出現了脫銷的情況,不然銷售量,還能繼續突破。

“奇誌,這個月的銷售額,要做好統計,等到了月底,向廠裡的職工公佈財務報表,與馮副廠長、解廠長,郝廠長,以及冰箱廠的張廠長溝通好,做好披露工作。”

在辦公室裡,周於峰與經理們開著晨會。

聽著周廠長的這番話,張奇誌激動地站了起來,連忙應道,雖然職位上還冇有給自己升起來,但做的事,已經是副總的工作了。

其他人心裡也明白,這位高材生升上去,也是時間遲早的問題,高學曆、高能力,打開了張奇誌的上限。

手頭上的這些工作,也隻有張奇誌一人可以應付,他已經成為無可取代的那一個人。

“好,我每天都會統計銷售額,財務那邊的話,也要求及時反饋,魔都抵押的那筆貸款,到了這個月底,差不多都可以還清了。”

張奇誌微笑著回答道,語氣中滿是驕傲,無時不在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

聽得這話,乾進來等人也是紛紛咋舌,冇想到天文數字般的貸款,竟然是小半年的時間就可以償還清了。

這也讓人們期待起來,月底的財務披露,恐怕專輯的盈利,要比花朵服飾都要高出不少。

隨後張奇誌又笑著補充道:“當然,浙海市的那筆貸款,自然還償還不清。”

“那個不著急!”

周於峰說了一聲,淡淡笑了起來,他倒是挺想讓李康順向自己著急地催款。

討論完財務的事,說到營銷上時,乾進來舉了舉手,站起來發言道:

“低端市場的份額很大!

周廠長,總不能因為魔都的那幾個人,就把這麼大的利潤給讓出來吧。我們完全可以讓解波俊生產低端價位的收錄機,這樣一來,收錄機的收益還能再翻一翻的。”

乾進來的觀點,其他經理也是頗為讚同的,有明星的代言,燕舞收錄機如果有低端市場的產品,必然能占很大的市場份額。

而且打價格戰的話,是可以擠死其他品牌商的,可以獨占低端市場。

可週於峰卻是搖了搖頭,表情變得嚴肅,思考片刻時間後,沉聲道: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大力發展高階收錄機,與島國的三大品牌搶占市場,跟自己人湊什麼熱鬨,如果走低端路線,那好不容易營銷起來的高階口碑,會瞬間崩塌。”

這個道理,就如BBA這些車企,就算是推出中低端的車型,也不能定價過低,不然人人都是BBA,反倒讓其高階市場不好營銷了。

高階兩個字,就無法突顯出來了。

“可...”

乾進來欲言又止,還是把話嚥了下來。

“乾經理,沒關係,有什麼想法你就說。”周於峰淡淡笑道。

“嗬嗬。”

乾進來憨厚地笑了一聲,隨之說道:“可高階市場的銷量,不儘人意呀,完全不能跟低端市場來做比較,作取捨的話,還是要看重低端市場。”

“那三大品牌為什麼做高階?本就是長遠的佈局,不能隻看重眼前的盈利。”

周於峰說了這一句後,便沉默了下來。

之後的晨會,繼續照例進行,但並冇有其他的討論話題,等其他經理們走後,張奇誌與周於峰坐在沙發上,兩人繼續討論起來。

“奇誌,未來的製造業,始終都是重中之重,現在我們聯合所有的收錄機廠,憑藉購物發票,兌換專輯的活動,是將華夏所有的品牌商捆綁起來。”

周於峰淡淡說道。

張奇誌表情凝重地想了想,隨後開口說道:

“周廠長,我們與索尼的合作,是不是太緊密了些,這就把索尼的品牌給突顯出來,或許應該與其他的兩大品牌展開相關的合作。

這樣一來,高階品牌平等競爭,索尼也不再有優勢,關鍵是索尼的高質量磁帶,影響到了我們磁帶廠的銷量。”

此時張奇誌的提議,他思慮了好久,也做好的相關的方案,拿出來後,遞向了周廠長。

可週於峰卻是輕笑一聲,隨之搖了搖頭,並冇有伸手去接這一份營銷方案。

“奇誌,高階品牌無論我們如何宣傳,始終要比三大品牌差一些的,這些在消費者腦中形成的觀念,短時間內無法改變。

至於磁帶的銷量,我們著重的是專輯,所以一定要遵守與索尼當時的合同協議。”

周於峰繼續說道,可這一番話,後麵的那句,張奇誌是聽不太明白的。

什麼合同協議,是在故意獻媚嗎?本就是商業計劃,周廠長怎麼會如此的小心翼翼,維護好與索尼的關係?

其實周於峰是故意將這番話說的含糊,不然明確告訴他,島國的經濟泡沫馬上要崩盤了,這未免太招人耳目了,現在誰敢這麼說?

而到了那個時候,與索尼處理好關係,樹立守信用,講誠信的形象,那索尼就是花朵集團的敲門磚!

所以周於峰不惜讓出磁帶的收益,與索尼當時談成的合作,一定要一直進行下去,讓索尼保有優勢。

周於峰現在,就是在營銷自己,把自己個人的實力,守信用、講誠信的性格,做給索尼那邊看。

這樣一來,一點點的積累,等到了島國經濟崩盤的時候,就有了無限的可能,甚至許多著名的公司,自己都有機會占有股份,讓其為自己打工。

這一步,纔是至關重要的!

也不能透露給張奇誌,現在要做的,就是擴大產業鏈,不斷地增加資本,然後在關鍵的曆史時間節點,來重重的一擊!

“好吧,聽您的,我落實好手頭的工作,對了,遷廠的相關事宜,需要與魔都的同誌們開個會議,具體看看他們的態度。”

張奇誌想了很久後,又說道,這也打斷了周於峰的思緒,回過了神。

“遷廠是必須的,是強製性的!這關乎花朵集團未來的發展,所以應該是讓職工們配合廠裡的決策,而不是讓廠子來迎合他們的個人需求。”

周於峰嚴肅說道。

“好,有您的這句話,我就知道該如何落實工作了。”

張奇誌用力點頭。

此時清晨的陽光明媚,有著無限的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