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頭的瓦斯燈泡亮了起來,將整間屋子都照得通亮,而在黑夜裡,突然亮起的燈光,是何等的刺眼。

看到床上的這一幕,乾進來、田亮亮、儲和光,以及黑子,都表情呆滯地愣在了原地,大腦空白,一時間,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而心裡也開始琢磨,難道花朵一廠之前傳的那些屁事是真的?

可是也不可能吧?

乾進來的反應最快,立即背過了身子,隨後田亮亮和儲和光也趕忙轉過了身,這幾人心裡都清楚,哪怕是關係再好,這胡亂搞男女關係的事,誰想讓彆人知道?撞見以後,一把手心裡肯定會不爽的。

“啊...”

黑子癡呆地嘟囔一聲,斜眼看了眼乾進來他們,這纔是反應了過來,趕忙轉過身子的同時,還貼心地詢問道:

“用關燈嗎?”

這個時候,身為女同誌的倪娜娜心裡已經非常慌了,身子開始哆哆嗦嗦了起來,周於峰立即一拽她的胳膊,讓其鬆開自己的腰。

抓準這個時機,周於峰又把倪娜娜用力甩到床一邊,自己則是蹭一下,如觸電般地跳了起來,離得這個女人有好幾步遠。

而在聽到這麼大的動靜時,乾進來非常懂事地嘀咕起來:

“於峰,菜放桌子上了,趁熱吃,就不打擾你跟同誌們溝通工作了。”

話語落下來的時候,乾進來已經是出了屋子,而儲和光、田亮亮,以及黑子緊隨其後,一股腦地都擠向了屋外頭。

“都給我進來!”

周於峰兩大步跳在了門口,衝著這幾人喊了一聲,眼下看到這幾人後,其實他的心也落在了肚子裡,真要是其他人,這事準要開始胡傳。

幾個人的步子前後都停了下來,隨後慢吞吞地轉身,難為情地看著周於峰,依舊杵在離屋子幾步遠的地。

“快進來!”

周於峰蹙起眉頭又催促了一句。

這乾進來幾人第一反應,以為是周於峰要解釋或者是強調什麼話不能說。

可又不是外人,還能還不明白這些彎彎道道的隱晦事嗎?真冇必要再提了。

乾進來看了眼低著頭的幾人,都冇有說話的意思,自己便開口說道:

“於峰,我們都懂,工作之間的交流,在所難免,我們是非常理解你的辛苦,不會瞎猜的,夜裡涼,你快回去休息吧。”

“彆扯淡了,都趕緊進來!”

周於峰惱火地喊了一聲,瞪了幾人一眼後,自己先走進了屋子。

而此時倪娜娜已經站在了地上,低下頭整理著自己的衣服,也不敢抬頭看周於峰一眼。

“走吧?”

田亮亮小聲問道。

“走。”

乾進來點點頭,現在隻能是進去聽叨絮幾句了,四人也便又走回了屋裡。

“倪娜娜,趕緊回去!”

周於峰抬手指著倪娜娜訓斥了一句,後者見乾進來他們又進來屋裡時,如受了驚的老鼠,埋低頭,大步走出了屋子,隨之向黑暗的土路小跑而去。

而見倪娜娜離開後,乾進來立即把門閉得嚴實,隨後幾人坐在床邊與凳子上,這纔是聽起周於峰解釋起,倪娜娜的這件事。

描述完之後,四人的表情變得詫異,田亮亮不禁地搖頭咋舌道:“倪娜娜這個女人太有心計了。”

“不過確實是有那個條件!”

黑子讚揚道。

下一秒,周於峰一巴掌甩在了他的頭上,後者齜牙咧嘴地縮起了身子。

“如果明天直接開除的話,我擔心會傳起什麼流言蜚語,到時候會很麻煩,乾叔,等過些日子,找個理由把倪娜娜給開了吧。”

周於峰黑著一張臉,語氣低沉地說道。

乾進來想了想,片刻時間後,卻是搖了搖頭,湊前身子,壓低聲音說道:

“馬老師不是說,香江那邊的港姐選拔要提前準備嘛,選拔很快就要開始了,還得提前培訓,我看不如先讓倪娜娜去那裡,參加培訓,調崗比開除要更妥善,不然以汪凡琳一個,是捧不起的。”

模特隊這條路肯定要繼續走的,且還要再通過港姐的宣傳,鍍一層金,但論條件而言,倪娜娜是能夠撐起牌麵的,也正如黑子剛剛說的那句掏心窩子的話。

周於峰沉默了下來,思考著乾進來的這番話,在前一世經曆過這樣的事後,對女下屬的處理,是留情麵,找理由直接開除的。

但現在的情況,港姐的選拔,是急需往出推人的,且以倪娜娜的條件,或許真的有可能經過包裝以後,在香江掀起轟動的。

站在利益的角度來考慮倪娜娜事情的話,乾進來的意見很正確。

“行!”

周於峰點點頭,看向乾進來,立即又說道:

“但抓緊辦相關的手續,讓她們兩個人儘早地坐船去香江。”

“好,我明白,明一早我就讓馬老師聯絡那邊的人,提前去那裡適應環境。”

乾進來應道,而老貨的表達方式,適應環境,以及溝通工作等等話語,總能夠把意思含蓄且得體地表達出來,這可是他摸爬滾打的經驗。

“要好好的包裝,港姐的名頭,一定要拿一個,讓那邊的圈子裡,知道花朵資本的存在...”

周於峰繼續說了起來。

而通過倪娜娜和汪凡琳的選舉,是要讓花朵影視小露身手的,這樣一來,纔會讓香江的那些明星們注意到自己,從而在TVB的合約下,多出了選擇。

這是很關鍵的一步,亦是站在了利益的角度。

但周於峰、乾進來此時策劃的事,令他們不會想到,倪娜娜有多麼適合香江的發展,她如此的性格,完美契合圈子裡的環境。

夜很深了,而放在桌子上的炒肉絲也已經涼透了,等乾進來等人走出周於峰屋子時,已經到了淩晨,夜色寧靜,而倪娜娜的事,也隱匿在了黑暗中。

隻有他們幾人知道,且藏在了肚子裡。

“你小子,彆一衝動,說了不該說的話!”

準備要去睡的時候,乾進來還是擔心地提醒了下黑子,田亮亮和儲和光兩人他倒是非常放心。

“乾叔,彆擔心我了,彆說周廠長和那女人冇發生什麼,就算是真的發生了,我也要在小朵嫂子跟前打掩護的。”

黑子急著證明的,這小子心裡是實實在在地為著他的周廠長。

“你個孫子!”

乾進來笑罵了一聲,幾個男人又嘀咕了幾句後,便各自回屋裡去睡覺了,而在這時,幾個男人何嘗不會想到倪娜娜穿旗袍的那一幕。

真是條件太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