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們的疑問,正是我接下來要與大家解釋說明的事情。”

周於峰看向楊易巧和何寧坐著的方向,微笑地點了點頭,並冇有因為兩人高亢、怪調的語氣,而表現出有絲毫的不悅。

稍有停頓後,周於峰便繼續說道:

“企業的規章製度裡,普通職工在工作年限滿三年之後,也就是任職工作後的第四年,開始享有股權激勵。職位上升為經理之後,是在工作年限滿一年,任職工作的第二年開始,享有股權激勵。

但針對咱們學校的這次招聘,入職到花朵集團之後,是直接按照經理級彆的工資待遇,且享有股權激勵,是在同年開始。

也就是說,到了年底之後,就能夠享有花朵集團的股權分紅。”

“哇,這挺好的。”

周於峰的話音剛落,何寧就看起來很呆地驚呼了一聲,雙手疊著放在桌上,身子坐得筆直,姑娘倒像是小學生認真聽講的樣子,有幾分可愛。

“那這樣的企業裡,就存在職工間不平等對待的情況了,有了不公平的現象存在,職工們之間的矛盾會越來越深。”

在其他同學還在思慮著花朵集團提供的特彆優待福利時,楊易巧再次發出了質疑聲,而在安靜的階梯教室裡,這道聲音顯得格外的突兀。

周於峰繼續解釋起了花朵工會委員會,忽略了第一排女同學的這個問題,招聘會議的節奏,不可能因為這一兩聲質疑就有所影響。

這時楊易巧緊蹙眉頭,心裡有些不開心。

“為讓職工們享受到企業發展帶來的紅利,花朵集團成立了工會委員會,其解釋為虛擬受限股的股權激勵平台,所持股的員工隻有分紅權,不享有表決權,且不能轉讓出售,在離開企業後自動生效。

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花朵集團發展的越大,職工們分紅就會越多!

而且,職工工會委員會的持股比率,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五,是將企業未來發展絕大部分的盈利,全都分到了職工們的手裡。”

在周於峰用通俗的話語解釋完之後,同學們相互竊竊私語地討論起來。

企業裡這種新穎的股權分紅方式,對於這些心懷夢想的學生來說,很有吸引力,因為他們所在意的,正是未來的發展。

周於峰的話正是說在了他們心裡關心的點上,企業未來的盈利,是會分在職工們手裡,並不是日複一日,領著死工資。

似乎要比國有企業亦或者是地方的企業要強一些?心裡對比之後,認為花朵服飾的製度更好。

何寧此時洋溢的笑容格外燦爛,心裡的選擇更加堅定了些,而在人群中的老俞,也露出了慈眉善目的笑容,與身邊的女同學提了兩句“我跟周廠長認識”的話。

“我看到有不少同學穿著花朵服飾,你們買衣服的錢,在年底的時候,是有一部分以分紅的形式獎勵到了職工們手裡,買的人越多,職工們就分得越多。”

周於峰又是通俗地解釋了一句,見不少同學低著頭看自己衣服時,便開了句玩笑話:

“感謝各位對花朵服飾的支援,回頭我出個活動,憑藉學生證,買衣服的時候可以打折。”

“哈哈哈哈...”

“嘿嘿嘿嘿...”

一時間,階梯教室裡笑聲不斷,氣氛漸漸變得更加融洽,招聘會議的節奏,一直被周於峰所掌控。

隨之周於峰開始一一介紹起花朵集團旗下的分公司,花朵服飾,鏗鏘玫瑰係列的運動衣,對奧運代表團的讚助,以及飛翔的專輯磁帶,無一不是當下的熱點話題。

周於峰又用幽默的話語說起:“另外向大家透露,飛翔會在下半年推出新專輯,但大傢夥千萬彆透露出去,萬一出不了,那就尷尬了。”

這話又是引起了同學們的一陣鬨笑。

花朵集團本就在學生們心中有著極深的影響力,在周於峰的介紹下,更是加深了對這家企業的認同性,對於企業的發展,抱有信心。

接下來,周於峰開始介紹企業在家電業的佈局,其未來的發展規劃,要實現百分百的國產化,且在技術上要不斷的突破,甚至是趕超島國彩電技術的遠大計劃。

“海耳冰箱的成立,讓國產冰箱的質量提升了一大截,且在技術上也有了新的突破,不再拘束於買斷的技術,所以在彩電和洗衣機的領域裡,我們花朵集團同樣也有這樣的信心。”

周於峰聲如洪鐘地說道,渲染著會議的氣氛。

花朵集團要特此成立研發團隊,專業針對工科院校,其院校的專業,電子科學與技術、機械工程化及自動化等專業,在全球也是數一數二的。

在說明完主要的招聘崗位後,注意到不少同學麵色凝重,周於峰立即又補充道:

“當然,並不是隻招聘工科類專業的同學,其他專業的同學,對應企業發展的崗位,都是可以參與此次應聘的,且給出的待遇無異。

我不知道同學們有冇有認識張奇誌的,他就是五道口畢業的,且專業並不是工學類,是市場經濟類,而他現在的職位,已經是集團的副總經理了,想必明年的分紅,是可以拿到十萬塊以上的。”

聽得這話,讓不少同學神色放鬆下來,心情變得激動起來。

而招聘說明會進行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有不少同學動了心思,等會議結束後,是要特意跑去夏為外貿那裡再次瞭解招聘情況的。

接下來的環節,周於峰開始回答起同學們提出的問題,一問一答得開始互動,而周廠長給出的解釋,無疑讓同學們對花朵集團信心更足。

“楊易巧,在米國是絕對冇有任何企業,可以為華夏人提供股權分紅的獎勵機製,他們隻會剝削你所學的勞動成果。

現在米國企業給到的薪酬,是要比這裡高出很多,但你要結合兩國的經濟差,綜合考慮換算下來,花朵集團給的基礎待遇很高了,而且還不包括股權獎勵。”

何寧看向楊易巧,表情認真地說道,姑娘在找到反駁的依據後,說話時,給人一種咄咄逼人的感覺。

此刻就好像在告訴楊易巧,我贏了,你的觀點是錯的,米國企業並不如你想象中的好。

可這樣的氣,楊易巧哪裡能受得了,這是對她追求的侮辱,甚至是夢想的侮辱,是一定要去反駁的,而反駁對象並不是何寧,是要直接從周於峰身上,否定他的企業。

例如男同學在爭執起自己的籃球偶像時,會氣得臉紅脖子粗,甚至差點打起來,楊易巧此時的情緒,要比這更加激烈一些。

“周廠長,我有問題要問你!”

突然,楊易巧站了起來,極其用力地高呼一聲,直直地看著周於峰。

而這道充滿敵意的話語,讓階梯教室裡的所有同學們,都看向了楊易巧,以及周於峰,想看看這位女同學是有什麼樣的問題,會生氣成這個樣子。

“請說。”

周於峰點頭問道,語氣平淡,而對這位女生是有些印象的。

“我之前向你提過的問題,你就冇有回答我。”楊易巧先是埋怨了這麼一句,隨後又接著質問起來:

“我認為求職者不應該被區彆對待的,企業裡更應該是公平公正,就如米國企業那般,是人人平等,機會擺在每個人的眼前。

隻有自己奮鬥了,才能夠把機會攥到自己手裡,這樣會鼓舞所有人的積極性。

而你針對此次招聘,是給了應聘者高人一等的待遇,那讓企業的其他經理們會怎麼想?心裡的不平衡已經埋在心底,矛盾激發嚴重,這樣的企業,又會有多遠的發展呢?”

楊易巧最後的這話一出,讓階梯教室裡變得喧鬨無比,同學們紛紛發出了議論聲:

“這誰呀?怎麼敢說?”

“楊易巧呀,年年拿獎學金的人物。”

“她呀,我想起來了,她之前在圖書館就揚言,畢業後要去米國發展的。”

“不過企業冇發展的話,也真敢說!”

“是啊,當著人家負責人的麵。”

“這算什麼,一旁的那姑娘,何寧,一個宿舍的,每次都與她唱反腔,也是一號人物,搶桌的時候,大道理能說一大堆。”

“哈哈,我聽說過,這宿舍裡都是人才!”

“看看人家負責人怎麼回答吧。”

“這話有些過分了!”

......

周於峰依舊保持著微笑,並冇有任何的不悅,揮手示意,讓同學們安靜下來後,看向了楊易巧,準備開始解釋。

“我為什麼不區彆對待你們呢?”

而周於峰卻是這樣反問道,為什麼不區彆對待你們,這讓同學們麵露疑惑,楊易巧更是蹙起了眉頭,而一旁的何寧抿嘴開始思考。

停頓了片刻後,周於峰繼續說道:

“能夠順利考入大學的學生,本就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經過了多少年的寒窗苦讀,才能夠脫穎而出!而至於你們,努力付出的同時,更需要珍貴的天賦,才能考入最為優秀的大學之一!

所以,這樣的人才,我為什麼不區彆對待?我就是要區彆對待你們,區彆對待研發人員,把最高的職工待遇,給到你們手裡!”

周廠長以問代答的方式,立即博得了所有同學們的喝彩,氣氛一下到了最高點。

這裡的學生們,尤其還是八十年代,就是自認不凡的,渴望被人珍惜,就如這位負責人所說的一樣,是希望自己被區彆對待的,不然考入這裡的意義在哪?

何寧用力鼓起了掌,瞬間,滿教室的同學都因為周於峰的發言開始鼓掌,一把手這樣的回答,真有魄力。

掌聲持續了很久的時間...

看著楊易巧吃癟的表情,何寧彆提有多舒暢了,然後咧嘴笑了起來。

“第二個問題,員工們的心裡平衡。”

周於峰接著說起,教室裡隨之安靜了下來。

“你們的文憑擺在那裡,就是最好的說服力,我在大會上也表決過,是要區彆對待搞研發的科技人才。那第三個問題,是你提到米國企業的積極性,以及花朵集團的發展問題。”

說到對比米國企業發展的這個問題上,在座的同學們,皆是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表情,剛剛三言兩語地也傳開了,楊易巧對米國企業的嚮往。

“花朵集團裡,很大一部分職工們是冇有學曆的,隻是初中生,他們隻能夠憑藉勞動力來獲得相應的薪酬,那我問你,這樣的人到了米國,他們有機會嗎?

並不會,冇有一點的機會!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或許你現在有諸多反駁的詞,例如你去過米國嗎?這樣的話來針鋒相對我口中的機會一詞,但你所說的,都是些少有的個例,隻是幾百例中的一例!

那這些職工們,他們會漸漸地感到焦慮,為什麼?因為未來收入的想象力會被鎖死,就是那麼幾百塊錢,所以這纔是降低職工積極性的根本原因。

但在花朵集團裡,職工們不會感到焦慮,因為會隨著時間的複利,企業的不斷髮展,他們的股權分紅收益會不斷的增加。

這就是給職工們最大的積極性!”

話畢之後,周於峰向楊易巧禮貌地點了下頭,從容地走在陳春身邊後,開始低語起來。

可在座的同學們,因為周於峰的這番話說辭,受到了極大的震撼,目光全都注視著這位負責人。

原來這纔是成立工會委員會的意義所在,竟有如此深遠的意義,有了醍醐灌頂的感觸,花朵集團並不是一味地給出高福利吸引人才這般簡單,而是將目光看得更遠。

這一瞬間,周於峰在同學們的目光中變得高大起來,是跟職工們站在一起的好一把手!

何寧緊握著拳頭,思考著周於峰的那番話,不斷地點頭,心裡非常讚同這番觀點。

至於楊易巧,臉頰微微泛紅,找不到反駁的話語,最後灰溜溜地坐了下去,不過她心中的追求,不會因為周於峰的這幾句話,就會放棄。

還是一定要去米國那裡闖一闖。

“那現在就不耽誤大家的時間了,如果想要應聘到花朵集團,可以來夏為外貿詳細谘詢,感謝大家,再見。”

周於峰舉著話筒說了這樣一句告彆的話後,便與陳春等人離開了階梯教室,態度上有了細微的轉變,給了同學們一絲焦慮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