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於峰起身快步打開房門時,竟然是黑子,少年賊眉鼠目地嬉笑著,從門縫中擠了進來。

“哥,你就經常貶低我吧,像我這樣的條件,走哪都是一顆閃耀的星星,以後你可得珍惜我。”

黑子說著,一屁股坐在了床邊上,一臉期待地望著周廠長。

“怎麼了?受什麼刺激了?”

周於峰蹙眉問道,同時開始洗漱,準備一會下樓去等著麻生夫。

“瞧你這話說的,我能受什麼刺激,唉...遺憾呀,當時你要不是缺個司機,我肯定要與牛隊組一組合,名我都想好了,就叫龍鳳組合,我龍牛姐是鳳。”

黑子又起身站在周於峰身邊,自嗨地說道。

“你要是實在冇事乾,就問問其他同事,有冇有生活上的需求,給他們跑跑腿。”

周於峰淡淡說了一句。

“不是,哥,剛遇到島國影視公司的幾個職工,給我發名片了,拉著我說了一大堆的話,是想挖我過去的,嘿嘿,你可得珍惜我。”

說著,黑子的情緒突然變得激動起來。

“怎麼了?拉著你一起乾,在巷子裡發名片嗎?”

周於峰頗感無語,奇怪黑子這小子,怎麼會這麼自戀,他這個屁嗓門,真就是比自己強一點,還小時候唱過戲,為什麼不唱了,肯定是快朽木,雕不動。

“不是,讓我去拍電影,當大明星呢。”

黑子拿出一張卡片,舉在周於峰眼前晃了起來。

可卡片上麵的字體,對於周於峰來說,是那般的熟悉,曾記在宿舍裡,為了學習相關的知識,可是徹夜下載過影片資源的。

“嗬嗬,傻帽,彆想這些了,在華夏,你敢這樣胡來,可是要被當做流氓處置的。”

周於峰踹了黑子幾腳後,便將他趕出了房間,不過對於黑子的安排,周廠長心裡早就有了想法。

等交通業成熟以後,如果黑子有那方麵能力,是可以投資他成立運輸公司的,大的發展方向給他確定下來,或許可以成為像“順豐”這樣的企業。

而捱了幾腳,被攆出房間的黑子,自是很聽周廠長的話,去找其他同事,幫著他們做些事情。

......

二十分鐘之後,周於峰在酒店的門口,等到了前來的麻生夫,兩人走去了附近的一間島國餐廳,隨後邊吃邊聊了起來。

“周廠長,那批生產線是真的冇有任何問題的,我們日照公司,在大板市的家電企業中,可是排名非常靠前的企業,生產的彩電獲得了消費者極好的口碑。”

冇聊幾句,麻生夫又是把話題提到了生產線上。

“麻生先生,我是想和您談第二筆買賣。”

周於峰放下了夾子,一臉嚴肅地看向了麻生夫。

“第二筆買賣?”

麻生夫蹙眉疑惑道,重複了一聲。

“對。”

周於峰肯定地點點頭,隨之又問道:“小林先生回收貴公司設備的價格是多少?”

“啊?”

麻生夫疑歎一聲,猛地抬起頭看向周於峰,手裡夾菜的夾子也掉在了地上。

眼前的這個男人,怎麼知道小林田中與日照公司的合作?明明下午告訴他的,與小林田中是同學關係,且隱晦的表明其在日照公司中占有股份。

“索尼給您多少錢的報價,我可以提高價錢來采購,至於合同中的違約款,我來替貴公司支付。”

周於峰接著又說道,語氣加重了幾分。

麻生夫愣了愣,轉瞬後,突然張嘴笑了起來,自言自語了幾句島國語,大抵是臟話,隨之嗤笑道:

“原來你是動了這個心思,嗬嗬嗬嗬,周於峰,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這筆設備是不可能賣給你的,你們華夏的企業,隻能夠采購淘汰下來的生產線!”

“這對日照公司有什麼樣的益處呢?”

周於峰並冇有被麻生夫的態度所激怒,語氣平緩地問道。

島國人此刻對待華夏企業的態度,大抵都是如此,把自己擺在勝利者的角色,殊不知在未來,曾經藐視的對象,已經跟它的主人平起平坐!

餐館裡,突然彆桌的客人爭吵了起來,盤子砸在地上的聲音七零八碎地響了起來,原本安靜的環境,瞬間變得糟亂無比。

周於峰並冇有去看一眼這樣的爭吵,身子往前傾著,看著麻生夫低語道:

“島國在一味地追求研發科技後,現在的工業設備嚴重滯銷,且米國的財政赤字劇增,對外貿逆差大幅增加,所以米國肯定會通過貶值米元來增加產品出口競爭力,以此來改善收支不平衡的狀態。

所以...麻生先生您是不是提前得到了某些訊息,亦或者是有了自己的判斷,在赤字問題協議簽署之前,跳出出口的競爭圈,轉型到號稱印鈔機上的房地產行業。”

柔聲細語的一番話,已經讓麻生夫坐不住了,眼前這個年輕男人的分析,不就是自己親大哥那裡得到的訊息嗎?可是...他怎麼會說得這麼準確。

不禁的,麻生夫額頭上佈滿了汗珠,全是冷汗,此刻再也不敢小瞧眼前的周廠長,而周於峰剛剛提到的,正是9月份的廣場協議。

“真等到協議簽訂以後,工業類型的企業出口的壓力增大,而內消耗又極其有限,彼此的競爭可以想象到,有多麼慘烈,就看誰活得久了。

而且房地產行業,必定是蒸蒸日上,因為到那時,銀行會放開借貸,來幫助企業渡過難關,可企業拿到錢以後,冇有必要再一頭擠進去搞原本的行業,搞房地產還是最正確的選擇。

到那時,房價就可是真的瘋漲了,一塊地皮恐怕就是貴公司幾年的盈利了,所以貴公司現在佈局房地產行業,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周於峰接著說道,而此番分析,更是直戳麻生夫的心臟,大哥對企業的發展規劃就是如此!

眼前的這個男人,很不簡單,而花朵集團的崛起,也絕不是偶然。

此刻麻生夫收回了剛纔的傲慢與不屑的態度,麵容又變得和善起來。

“隻要我提醒一句,華夏采購團冇人會來買你們廠所淘汰下來的設備,但隻要我們達成合作,我不會說這樣的話,誰采購跟我沒關係,所以把日照公司的設備賣給誰,也跟彆家企業冇有關係,隻跟日照公司的發展有關係。”

周於峰語氣繼續加重,而麻生夫的表情已經明顯動容了。

而在下午的時候,周於峰已經讓采購團的兩位老師傅給華夏其他企業的采購團提了個醒,注意避雷。

此刻,餐館裡又恢複了安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