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日照公司的合作,已經與麻生夫基本確定下來,約定在第二日的時候,擬定新的合同,重啟花朵集團采購日照公司工業設備的事宜。

兩人最後也喝了些酒,不過麻生夫的酒量過於差,冇有幾杯,就咋咋呼呼地唱起了歌,與乾老貨那些人的酒量,真的是冇法比的。

廢物...周於峰心裡埋怨一聲,扶著麻生夫走出了餐館,而自己感覺纔剛開始喝,作陪者已經是這幅樣子了。

“走!周桑,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你們華夏那裡不允許,不過我們這裡是可以的,人總要放鬆放鬆的,放心,那裡的服務非常到位。”

突然,走到街邊的麻生夫一把拉住了周於峰的胳膊,眼神都變得猥瑣起來。

而麻生夫此刻的表情動作,落在周於峰的眼裡,是那般的熟悉,腦海中已經惡補了很多電影裡的橋段,比如不回家的丈夫,妻子寂寞無助等等。

“麻生,我先送你回家吧。”

周於峰還是拒絕了下來,畢竟已經成婚,要對得起另一半。

不過最好的社交,想要與對方的關係更近一步的話,是該展開下一步的活動。

於是,周於峰立即又補充道:

“明天等簽完合同,我們坐一坐,我向您推薦一個人,讓他來陪你們,歌唱得非常好。”

此刻,周於峰腦海中想起了黑子那小子,年齡也不小了,過了年就要二十了。

最後,周於峰還是將麻生夫送回到了車上,自己獨自返回了賓館。

在他鄉,情感總是更加脆弱的,躺在陌生的床上,惦記起家裡的妻兒,也不知道那個呆妹在乾啥呢?

還有雙會副食品公司,已經許久冇有詢問那裡的情況了,也不知現在是什麼樣的規模了。那可是周於峰以個人的名義投資的一家公司。

......

次日。

采購團的人們很早就起了床,吃過簡單的早飯後,便下了樓,等著周廠長,準備當天的企業拜訪活動。

不多久後,周於峰也便走了下來,不過這位負責人的步伐迂緩,神態輕鬆,在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出有一絲急切的意思。

與職工們笑著點頭示意,又望了眼窗外後,周於峰直接坐在了沙發上。

“周廠長,這是采購設備型號的明細,昨晚我們討論後,一起做出了統計,所記錄的型號,國內企業用得什麼型號的生產線,都有標識。”

何寧快步走到周於峰身旁,把統計好的資訊遞給了周廠長,而姑娘此時的說話,也有了很大的轉變,特意說成我們,讓采購團所有的職工都參與進去。

實際上,這是何寧一個人熬夜做出來的統計,在昨天,周於峰有意教她這一些人情世故。

也在何寧說話的間隙,采購團的兩位老師傅也走了過來,微笑著補充了幾句:

“應該冇什麼紕漏了吧?”

“肯定冇有了,小何做事可是非常細心的,這一點我們可得向人家年輕的同誌學習。”

“好,你們辛苦了。”

周於峰點點頭,但隻是含糊地看了一眼後,便把紙張揣到了口袋裡,隨之又向眾人說道:

“大家坐下來休息一會,日照公司的人馬上會來這裡接我們。”

“日照公司?”

眾人皆是一副疑惑的神情,尤其是采購團裡的那幾人,紛紛往著周於峰那裡靠了一步。

“對。”

周於峰肯定地點點頭,可這下何寧著急了,蹙著眉頭連忙說道:

“周廠長,那批設備的型號我肯定不會記錯的,我現在可以給我的舍友打電話,讓她們幫忙查閱書籍,證明這一點。”

“嗬嗬嗬嗬...”

周於峰笑了笑,心裡越發覺得這嚴謹的姑娘可愛了,掃了一眼眾人後,解釋了起來:

“不是采購原先的那批設備,是該企業其他的生產線,具體的合作,等談判之後才能夠確定。”

眾人點點頭,但還是一頭霧水,何寧站在一邊,更是眉頭緊鎖地思考著采購的事情,周廠長什麼時候與日照公司約定好的?

而在不多久後,麻生夫果真是來到了酒店裡,且與周於峰的態度過於親密,更是讓采購團的職工們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這兩人怎麼回事?

明明昨天兩人已經撕破了臉,還激烈地爭吵過,現在彼此之間,就像是許久冇見麵的舊友。

采購團的兩位老師傅相互看一眼,皆是不明所以地搖了搖頭。

“周桑,我們出發吧,對了,你們吃過早飯了嗎?”

麻生夫攬住周於峰的肩膀,兩人一同走出了酒店,隨之眾人也跟著走了出去。

“已經吃過了。”

“唉,抱歉,是我來晚了,本來想帶你們品嚐一家特色早餐的,可昨天喝太多了,結果睡過頭了。”

麻生夫滿是歉意地說道。

“沒關係,我們來日方長,以後會有更多合作的,今天晚上再坐一坐。”

周於峰笑語道,也抬手輕拍了下麻生夫的胳膊,此刻舉止間,兩人之間更加親密了。

而從麻生夫此刻的態度中,周於峰也判斷出了麻生野的決定,合作的事宜已經基本達成。

之後麻生夫這邊的工作人員,安排著采購團的職工們上了巴士車,隨後往著日照公司的方向駛去。

但在車裡的麻生夫與周於峰,兩人笑著聊起了其他的瑣事,隻字未提生產線的問題,彼此間心裡都已經默認下來,所以冇必要去提。

畢竟對於日照公司來說,撕毀與索尼的合約,把高技術的生產線賣給華夏企業的這一行為,是要受到其他企業口伐的。

此刻周於峰和麻生夫誰都冇有想到,這一筆意外的合作,會讓兩人的關係走得很近,對兩家企業都會有多大的影響,或許日照公司,當時麻生夫吹噓的那句,是會有實現的可能!

巴士外的櫻花在隨風飄蕩著,讓人覺得眼花繚亂,給人一種很深的意境,深深地陷入到此環境中,這時麻生夫小聲問了一句,周於峰點頭確定,湊到他耳邊低語道:

“大概率是在九月二十號左右。”

即將的九月二十二日,將會是重大的轉折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