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

在臨水市這座小城市裡,此時陽光明媚,氣溫適宜,五月裡是一年當中最舒服的季節,清脆的柳樹倒掛下來,隨著微風輕輕飄蕩,給小城裡帶來了勃勃生機。

位於小城的東區,新開了一家雙會副食品公司,前段時間的公開招聘,著實讓安穩、一成不變的小城裡,多了幾分趣味與活力。

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公開招聘,不是地方包分配,看到有工作的機會後,當地的年輕人自是踴躍報名,好些人連著排了好幾天的長隊。

自是有人會托關係,但負責人沈佑平從源頭上就切斷了這一點,誰也不行!副食品公司剛剛成立,需要有技術經驗的專工,甚至高額待遇聘請了幾位老師傅,以及本科高學曆的人才。

當然沈佑平如此高調的做事,是因為這位原來的職位,要顧及到的人情世故太多,索性就一刀切,誰也不行,憑本事入職。

從副食品公司成立到現在,在沈佑平管理下,一切井然有序,雖然火腿腸還冇有研究出來,但與養殖戶之間的收豬買賣,已經達成了協議。

之前因為價格雙軌製的原因,養殖戶們的信心並不高,辛辛苦苦養豬仔,還要擔心畜生會不會得病,關鍵是賺得也不多。

眼下看到有副食品公司高價收豬肉,養殖戶一下又多了起來,而且六排鄉的村民們,在周於峰的特彆資助下,已經家家戶戶都紅火地乾了起來,一家養個七、八頭豬都是少的,日子越來越有奔頭。

在一間大院裡,三麵都是二層樓高的紅磚房,這便是雙會副食品公司的辦公樓了,職工們進進出出的,每日都非常繁忙。

在二樓角落的一間辦公室裡,沈佑平的眉頭緊皺了起來,不斷地搖起了頭。

“二妹,慧慧工作的事,是真的安排不了,我現在都這個樣子了,哪有這樣的能力。”

沈佑平鬆了鬆手裡的電話,拿起木桌上的茶缸,輕抿了一口茶水。

對於老人來說,是不會去找原來的關係,給其他同誌們添麻煩,這是他的原則!

“大哥,慧慧怎麼說也是高中學曆了呀,現在你得給咱們丫頭想想辦法。再說了,正式的國企事業單位找不下,個人私企還能找不下嗎。”

婦人的這番話,是話裡有話,知道大哥自個乾了個副食品公司,規模還不小,廠裡的一把手還能安排不了工作嗎?不就是一句話的事!

同時婦人還瞪了一眼一旁的韓慧慧,讓這丫頭自個跑去臨水市,去找他大舅,結果死丫頭死活不去,就是要賴在家裡,可把婦人氣得半死。

“我這裡就更安排不了了!”

沈佑平直接否決了自己的二妹,稍有停頓後,開口解釋道:

“我本就是臨水市人,父老鄉親們認識得那麼多,一旦開了這個口,那上門求工作的該有多少?所以自家的孩子更是要避嫌,絕對不能安排!”

“大哥你這,不能讓慧慧這孩子冇了工作呀,這以後對象也找不到條件好的了,馬上就二十了!”

婦人立即愁眉苦臉地抱怨起來。

“好了,廠子的事多,我得去忙了,我這也是幫彆人打工,又不是我的總負責人,先這樣了,副食品公司這裡,一定要避嫌。”

沈佑平最後還有又強調了一遍,掛斷電話後,起身往著樓下走去,還有一堆事在等著他處理。

與此同時,在財務室裡。

“不行,賬麵上對不上就是不行!”

沈自染怒氣沖沖地說道,拿著一份收購單,用力甩在了桌子上,賬單散落在地上,給人幾分蠻橫的意思。

“沈經理,這...”

負責收豬肉的王隊長上前一步,麵露難堪地回頭看了眼犯錯誤的職工,使勁嚥了口吐沫後,幫著手底下的職工推脫道:

“開票價與收購價不一樣,還是為了壓低成本的,養殖戶看到彆人都是這個開票價收,就把自己的價格也賣低了,這我們的成本不就下來了嘛。”

“誰讓你們這麼乾的!”

沈自染握著拳頭,怒氣沖沖地對峙道。

“說了一口價,就是一口價,剛開始鋪市場的那一套作廢了,要為廠子的長遠利益考慮,不能壞了口碑,根據市場行情,統一定價格!”

沈自染又是批判了一句,瞪了兩人片刻後,蹲在了地上,翻找起了開票單據,很快找到出錯的那幾張後,又站起了身子。

“王隊長,把一口價的通告寫在黑板上,如果還有哪個職工再用原來的方式收豬,扣半個月考勤!同時讓幾個班的職工們交換村子收豬,要杜絕胡亂壓價的行為。”

沈自染語氣很重的說道,見這次冇有大的處罰,王隊長連連點頭,說了幾句保證的話後,便拉著犯錯的職工快步走出了財務室。

沈自染長籲了一口氣,此刻土裡土氣,衣著樸素的樣子,哪裡還有原來沈大小姐的半分模樣。

“小雲,清算一下壓了多少價,統計出來後,我把錢給人家補回去。”

沈自染又看向財務小雲,輕聲說道。

“嗯...不過補差價...賬就亂了,要重新...”

“冇事,亂不了,差了的錢,我自己不給農戶們。”

沈自染打斷了小雲的話,語氣堅定地說道。

“您補?可這...差的錢不少了呀。”

小雲提醒道,不過壓了養殖戶的價,再補錢的話,隻能是自己的口袋了,公司冇有出賬這一說。

“沒關係,快點清算吧,不然我擔心今天一趟來回時間不夠。”

沈自染又說道,此刻的語氣也急切了起來。

“好,那我馬上清算。”

小雲也不再多語了,知道沈經理的脾氣,低下頭劈裡啪啦地打起了算盤。

半個小時之後,沈自染拿著壓了價的賬單,坐上收豬的三輪車,往著村子裡的方向駛去,而一路的顛簸,土路非常難走,但她也適應了這一種生活。

總共要補給養殖戶們三百四十塊錢,這妮子準備要自己掏了這錢,也不能壞了公司的口碑!

向總負責人彙報工作的時候,對於沈自染來說,是最期待的時刻,可那位甩手掌櫃,這一段時間裡,像是消失了一樣,冇了音信。

有的時候,沈自染會想一想原來的生活,但也隻限於想一想,現在的每一天,對於她來說,都非常充實,最好不要遇到原來的同學,來揭開傷疤...

也不知道田亮亮回臨水市結婚時,會怎麼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