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您好,聽說這家影視公司對樂隊有讚助的活動,我們是新成立的樂隊,很喜歡音樂,您看可以在我們身上投資試試嗎?”

門口走進來四個年輕人,看向坐在辦公椅上,肥頭大耳的黃立興,標準的港式老闆穿著風格,很好辨認,四人微微彎著腰,態度謙和地詢問道。

這家新成立起的影視公司,與TVB有密切的商業合作之外,還對新人樂隊有扶持的業務,比如免費外租服飾、音響、場地等等。

當然,對新人樂隊扶持的這項工作,亦是周於峰特意要求黃立興大費周章的,為得就是通過此方式找到他最為重視的那支樂隊。

這也吸引了諸多有夢想的年輕人前來詢問,希望能夠得到這家資金雄厚的影視公司的扶持,無疑是讓自己音樂夢想更近了一步。

眼下縮站在門口,謹小慎微地四位年輕人,就是渴望得到這樣扶持的機會,想在明愛中心舉辦一場屬於自己的演唱會。

黃立興不耐煩地望了眼穿著寒酸的年輕人,擺擺手後,說了一聲:“門口等一會。”

很顯然,這位黃老闆的心情看起來非常煩躁。

這四位年輕人並冇有黃老闆如此的態度,就產生什麼衝動,甩手離開的情緒,而是畢恭畢敬地鞠了一個躬後,輕步退出了辦公室,又把房門口閉上,最後安靜地站在房門口等候著。

“你給個意見,要投資嗎?”

辦公室裡,黃立興用力吸了一口雪茄煙後,眉頭似乎皺得更深了些,扭頭直直地看著一旁沙發上坐著的中年男人,而這人亦是煙霧繚繞地抽著煙。

“嗬嗬,島國那裡什麼樣的情況,我哪裡能夠知道,報紙上、電視上,也儘是報道的些好訊息,我活了大半歲數,也隻能清楚腳下的這塊地。”

中年男人說了這樣一句話後,摁滅菸頭站了起來,看樣子是要離開了。

“可...”

黃立興欲言又止地張了張嘴,但還是把話咽在了肚子裡,開始思考好友的這番話。

他周於峰是有魄力,也有能力,但他畢竟年齡擺在那裡,有年輕人的衝動,不會每件事都沉穩。而且他隻去過島國一兩次而已,又怎麼可能瞭解島國的真實情況,所以投資的風險會很大。

“我走嘍,也不能耽誤了彆人的財路,老黃你自己做決定就好,晚上的飯局彆忘了。”

又說了一句後,中年男人便推門走了出去,掃了眼門口一側的四位年輕人,看著四人向自己禮貌地點點頭,也並冇多語,直接匆匆下了樓。

黃立興因為老友的一番話,暫時打消了周於峰的投資意見,如果是投資花朵集團的話,他都不會思考,利潤回報擺在那裡,恐怕是消減了腦袋都想往進擠。

但是島國企業的話...那就算了!

黃立興心裡有了決定後,扶著辦公桌站了起來,隨之往著屋外走去。

剛一推門走出去,就看到四個年輕人微笑著圍了上來,黃立興這纔是記起還有這一檔子事,板起臉後,沉聲問了一聲:

“你們樂隊叫什麼名?”

“比昂!”

四個年輕人異口同聲道,笑容滿麵著,一下變得激動起來。

“嗯...”

黃立興拉長聲音應著,一下並冇有反應過來,眼前的這四個年輕人正是周於峰急切想要找到的樂隊。

黃立興準備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趕走這四個煩人的年輕人時,其中一個人向前一步,接著又介紹道:

“老闆,我是樂隊的編曲創作加主唱,我的名字叫黃家句!”

“老闆我叫葉示榮!”

“鄧偉謙!”

“李榮朝!”

在黃家句介紹完以後,樂隊的成員一個接著一個地說起了自己的名字。

此時的他們是多麼的朝氣蓬勃,眼睛裡似乎都透著光亮!

他們有著無限的夢想,試圖想依靠自己的音樂來影響一代人,傳遞他們的認知與三觀,更是給予迷茫的人帶來鼓勵與動力!

哪怕是在此刻遭到了彆人的懈怠、無視,但他們永遠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希望,心裡堅定,會在不遠的未來,迎來自己的時代。

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哪會怕有一天你紅我!

他們等待機會,也堅信機會,旭日一定會從世界的東方冉冉升起,並不會在其他的地方,一定是在東方!每一位奮進的華夏人,都會迎來自己的光輝歲月!

所以,眼前的這些困難與險阻又算得了什麼?一定會堅持下去!

聽著這些名字,黃立興一下驚住了,這幾人好像就是周於峰迫切想要找到的人。

當時周於峰對黃立興的解釋是,很偶然的一次,在酒店裡聽到了這支樂隊的駐唱,就被他們的表演所深深吸引,一定要找到他們。

周於峰自是不可能直接對黃立興說,土豹子,不知道他們?未來殿堂級的樂隊,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會引起很大的猜忌。

“等一下,你們叫什麼樂隊?”

黃立興看向黃家句,表情嚴肅地問道。

“比昂樂隊!”

黃家句再次回答道,但提到自己的樂隊名字時,這個年輕人一臉的驕傲,亦是無比的自信!

黃立興點了下頭,心中確信,**不離十了,周於峰要找的,應該就是這幾個年輕人了,不過看這相貌...嘖嘖嘖...撲街啊!

“嗯,那好,到我辦公室裡來吧。”

黃立興說了一聲後,轉身往著辦公室裡走去,四個年輕人相視一笑後,立馬跟著走了進去。

可黃立興並冇有基本的招待,一屁股坐在辦公椅上,指了指桌上的一個筆記本後,說道:

“把你們的名字都登記好,還有聯絡方式,等我這邊確定好後,會給你們通話的,回去等訊息就行了。”

“感謝老闆。”

四個年輕人立即致謝.

之後紛紛上前,認真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留下聯絡方式後,黃家句更是來回檢查了好幾遍,確保無誤後,纔是告辭離去。

此時豔陽高照,景色極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