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熊貓主產的十八寸彩電,售價達到了3000塊,依舊是一票難求的地步,與日照公司的合作,我們的技術成本其實並不算高,如果定價隻高上一兩百塊錢的話,可真就能壓死串回來的那些貨了。”

在周於峰的辦公室裡,張奇誌給出了意見。

目前雖然是颳起了設備引進潮,企業開始大批量地買進生產線,或者是通過合資的方式來快速發展,但彩電依舊是供不應求。

有些倒賣的商販,憑票從魔都買上彩電後,在倒賣到其他地方,賺取個差價,但這一手的生意,就頂上彆人兩三個月的工資了。

所以張奇誌的提議是有一定說服力的,隻貴個一兩百的價格,再加上之前花朵彩電的廣告宣傳,可以直接把黑市上的那些二道販子壓死。

花朵彩電這個價格,人們會想方設法地去買上一台,而不是加價去買其他的島國品牌,不然產生的心裡落差會很大。

周於峰沉默片刻時間後,還是搖了搖頭,否定了他的提議,隨即提問起對方:

“奇誌,彩電的未來市場表現,你是如何看待的?”

周於峰來了興趣,想看看這位五道口的高材生,專研市場後,是否有更高的借鑒。

張奇誌思考了起來,這時辦公室裡的空間好似凝固了一般,從冇一點的聲音,加之上外頭的天微微黑了下來,給人一種意境。

好一會之後,張奇誌纔是開口發言:

“供不應求會有一個重要的節點,也就是價格戰,等到產能提上來之後,各大廠家為占據市場,品牌商隻能夠大幅度的降價了。

而隨著經濟的增長,消費者手裡越來越有錢,而彩電卻越來越便宜,最後普及到每一個家庭。

市場的規律,大抵應該是本地的品牌共同發展,技術共享,例如顯像管,但市場競爭壓力增加以後,就是最激烈的本地品牌相互競爭了,品牌商也會保護各自擁有的技術,就如島國企業的技術封鎖。”

“嗬嗬嗬嗬...”

聽得這番回答,周於峰笑了起來,心裡驚讚,這個張奇誌,還真是不簡單呀!

這個年代裡,能考上頂尖的學府,可真不是一般的人,隻要給他一個舞台就足夠了。

“奇誌,分析的很正確,對外、聯合、內戰、封鎖,市場就是這樣的過程。”

周於峰肯定道。

“所以我認為應該直接跳過政策保護的舒適區,先把在深海市場上售賣的其他品牌都給擠死,這樣可以在內戰競爭的時候減少壓力。

至於外企的品牌,這就是長久的拉鋸戰了,畢竟島國品牌的影響力擺在那裡。但我們華夏的品牌,可都是嶄新的品牌商,隨時都會消逝在漩渦裡。”

張奇誌的情緒激動了幾分,周於峰也從他的言論中,感受到了他的一股狠勁,這是在商業競爭中,必不可少的一種性格。

“產能問題短時間是無法解決的,所以就算現在擠死了本地市場上的其他品牌,我們能夠盈利多少,是一眼就能夠看到的,反倒是便宜了島國品牌。

把黑市上的產品擠出去,消費者隻能夠加價買昂貴的島國品牌了。

所以要想獲得更大的盈利,隻有提高品牌的影響力,鬆下、日立,他們的成本又有多少?”

周於峰最後反問起了張奇誌,後者愣了許久後,卻是笑了起來,說道:

“我明白了,最大的競爭對手,根本就不是其他本地品牌,也不是國外的大牌,而是自身的產能問題,這一點得不到解決,利潤始終是有限的。”

這一瞬間,辦公室裡突然又安靜了下來。

片刻後,張奇誌握拳用力捶打了幾下自己,又失望地搖了搖頭,自責地說道:

“是我考慮的太簡單了!”

張奇誌到這時,才真正理解了周廠長創辦“活動日”的高明之處,可以鬆緩產能不足的問題,讓迫切想要加價買島國品牌的消費者慢下來。

倒是可以狠狠地噁心島國的品牌,不至於讓他們囂張地賣那麼高的價格。

“周廠長,那我現在就去給各區域的經理們下發價格通知!”

張奇誌又說了一聲後,便大步地走出了辦公室,同時手裡還拿著“活動日”的方案,打算通宵達旦地去研究,他與何寧都有喜歡專研的性格。

正當週於峰打算給李康順去通電話時,辦公桌上的電話正巧在這時響了起來。

“嗬嗬嗬嗬,於峰,有好訊息呀...”

黃立興笑著說了起來。

“黃大哥,有什麼好事?”

周於峰立即笑著問道,倚靠在了座椅上,放鬆地舒展了下肩膀,在之前聽過黃立興說起不少的好訊息了,大多都是港姐選拔的進展。

“你要找的那支樂隊,今天來報道了,其中有叫黃家句的,是這些人嗎?”

黃立興瞅眼了眼桌子上的筆記本,問道。

“什麼!”

周於峰立即挺直了腰,高呼一聲後,又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找到了嗎?黃大哥,是的,我要找的人,就是比昂樂隊,主唱是黃家句!”

周於峰在此刻根本無法抑製住自己的激動心情,聲音幾乎咆哮了起來。

在花朵影視剛成立的時候,就讓巫宏俊幫自己尋找比昂樂隊了,其中更是讓庚台幫忙聯絡,但一直都冇有樂隊的訊息。

冇有想到,現在會突然得到如此大的驚喜,比昂對於周於峰來說,對於花朵影視來說,都太過於重要,是如飛翔那般,引領潮流的人物。

而且還有其他的含義,在前一世,周於峰也是他們的歌迷,幾乎每一首歌都會簡單地哼唱一兩句,所以,能夠改變他們的未來,也是極有意義的一件事。

“嗬嗬,在香江這裡,冇有我找不到的人,不過也確實是托了不少關係。”

老狐狸說了起來,眼睛轉了幾下,而周於峰聽到黃立興這麼說,自是連連感謝起來,並且承諾今後如果有機會,一定會還這個人情。

“於峰,島國的投資,我不太想參與,之後有機會再一起合作吧,或許你可以考慮來香江投資,這裡可也有不少的優秀企業。”

黃立興拒絕了對日照投資公司的投資。

周於峰愣了愣,隨即說道:“黃大哥,日照公司的具體事項,我能夠跟你的說,都已經說明瞭,涉及到商業機密的,原諒我不能告知。

如果之前的說辭並不能說服你,並讓你產生了牴觸的心理,那你不妨彆考慮這個項目,考慮我這個人...”

話到這裡,周於峰停了下來。

以他謹慎性格,是從不會給人承諾的,但考慮到還黃立興的人情,而且花朵影視的發展,離不開他的牽線搭橋後,便向對方承諾:

“黃大哥,如果投資有虧損,那我向你補償所有資金,而盈利的話,我也不會向你索要什麼好處費,隻當是我還你的人情!”

黃立興冇想到周於峰會這麼說,花朵集團的負責人給自己如此的承諾,再不答應的話,那就太不識抬舉了。

一陣爽朗的笑聲響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