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周於峰是有些恍惚的,年輕的比昂,年輕的黃家句,在拘謹地看著自己,而目光對視上後,四人又擠出了難為情的笑容。

印象中,他們都是在舞台上叱吒風雲的人物,何曾見過他們如此清秀、靦腆的一麵。

在上一世中,周於峰處在的那個年代,自是被比昂所吸引,當時為了學唱他們的歌曲,把粵語用自己的華夏協音翻譯過來,一遍遍地學著唱。

剛剛在乾進來等人跟前表演的那一番,就足以展示周於峰的天賦了。

引領搖滾樂的潮流中,比昂是那般的清新脫俗,表演的方式永遠都是積極向上的,鼓舞著人們不斷前行,讓人們重拾對生活的信心。

並不像個彆其他的搖滾樂隊,把臟話當成宣揚個性的方式,誤導了一大批的人,比昂和傑倫一樣,三觀很正,樹立好的榜樣,這才能夠被稱之為偶像!

周於峰剋製住了激動的心情,走到幾人身旁,先是與黃立興握手寒暄,之後纔是與比昂樂隊的幾人互相介紹了起來。

周於峰強壓著一句,“來,歡迎加入花朵集團”的衝動,而是語氣平淡地對他們說道:

“歡迎來到深海市,我是花朵集團的總負責人,周於峰。”

黃家句等人自是知道他的身份,剛忙伸出雙手,與周廠長握了起來,不斷地點頭示意著,把自身的姿態擺得很低,語氣急促地介紹起了自己。

“我叫...黃家句...”聲音是有些顫抖的。

“那咱們走吧,去樓上吃飯。”

周於峰笑語道,隨後與黃立興走在前麵,比昂樂隊和田亮亮、乾進來等人跟在後麵,一行人一同往著酒樓上走去,而在踏上華夏熱土的這一刻,比昂樂隊的人生軌跡由此發生了改變。

在吃飯中,周於峰對比昂樂隊很是熱情,幾人彷彿像是多年未見的舊友,有說不完的話題,彼此的溝通雖是有一些困難,但絲毫影響不到他們的交流,因為有黃立興在一旁翻譯。

幾人一直都在樂此不疲地交流著音樂方麵的造詣,這不免讓黃立興心中疑惑:

“於峰怎麼對這四個撲街這麼上心?”

當然黃家句幾人心裡是非常受寵若驚的,哪裡能夠想到周老闆竟是對自己如此謙和的態度,跟黃老闆的冷漠有著天翻地彆的差距。

等到吃過飯後,乾進來等人便返回了工作崗位,周於峰、張奇誌、田亮亮,外加黑子,則是陪著黃立興等人去新彩電、洗衣機廠區看了看,之後纔是驅車往著花朵影視駛去。

在車裡,黃立興興致勃勃地與周於峰聊起了兩個新廠區的發展,看到花朵集團發展如此迅速,對即將簽訂的投資合同不免竊喜起來。

周廠長如此大的能力與潛力,總不可能在這次的投資上出爾發爾,拒賠之類的,何況還有合同的保證,這筆投資,穩賺不賠。

至於黃家句幾人,心中更是激動了,雖然廠區正在建設,但其規模,足以讓他們四人心中暗暗稱讚,這樣的企業,在香江也能夠排得上號了。

而他們在跟著黃立興來深海市之前,這位崑崙實業的大老闆就與自己透露過,周廠長有意簽約讚助他們,如飛翔那般,所以此刻心中充滿了期盼。

一行人很快來到花朵影視後,不禁讓黃立興咂舌,拍了下週於峰的肩膀,感歎道:

“於峰,這邊建設得也很快嘛,上次來的時候,到處都是大片的空地,眼下竟然起了這麼多的建築。”

“嗬嗬,這樣的進度算慢的了,深海速度可是三個月的時間就能起一棟高樓的,未來這裡的發展會很快!”

周於峰說著,又看向黃家句他們,與之客氣地點了點頭,而他們四人也立即點頭迴應,一路上,周廠長總與他們這樣互動著,不至於冷落。

來到辦公室,一行人喝著茶水稍作休息後,周於峰便與黃家句等人開始談起正事。

“花朵影視想在香江發展,要簽約幾名優秀的表演人才,聽黃大哥提到,你們的表演非常不錯,所以我動了與幾位簽約的心思...”

周於峰的語氣平緩,談到合約的事情上,一瞬間好似換了一個人,花朵集團總負責人的氣勢立即釋放出來,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

周於峰與黃立興相視一眼後,兩人皆是秒懂地點了點,老狐狸自是知道該如何配合周廠長的。

“見他們第一眼的時候,感覺是很一般,到第二天聽著他們表演了一次,總體感覺還是不錯的,比之前我向你推薦的那些樂隊要強上不少。”

黃立興接瞭如此一句,不過是對周於峰說著,甚至都冇去看黃家句他們一眼。

而此刻黃家句他們四人,拘謹地坐在沙發上,用力地點了幾下頭,極為認真地聽著。

“有關的錄音帶我也聽過了,總體而言還是非常滿意的,你們現在給我的感覺,就跟當初簽約飛翔的時候一樣,他的表演是有些不成熟的,但現在舞台的本領已經爐火純青了。”

周於峰有意將飛翔提出來,冬天裡的一把火,那股旋風颳出去之後,帶來了很大的反響。

很明顯的,在黃家句他們幾人的麵容上抽搐了幾下,誰都想像飛翔那樣如此成功,憑藉著企業提供的資源,一飛登天。

“簽約香江的人,會先在本地區發展,花朵影視可以提供一切的表演資源,培養起如飛翔那般的領軍人物,目標就不隻是香江地區了,會打造成世界巨星。

等簽約的人大紅大紫以後,還會享受到花朵集團各類產品的代言,其廣告費用是單獨結算的,會把最大的利潤讓給你們,我所在意的,是提高企業的知名度。”

周於峰繼續侃侃而談著,此刻懷揣夢想的年輕人是最容易喝下這些雞湯,心理受到言語的影響。

“這是之前飛翔簽約過的合同,你們可以看看,我們是把利潤讓給了你們,如果各位有幸與花朵集團合作的話,也會簽訂同樣的合同。”

田亮亮這時把合同遞給了黃家句他們,幾人湊在一起認真地看了起來,而辦公室裡陷入了短暫的安靜。

片刻時間後,黃家句幾人抬起頭,一臉凝重地望著周於峰。

合同非常人性化,遠比TVB的合約要好上不少,是把表演的利潤讓個了自己,並不是死工資,現在他們擔心的是,人家花朵集團願意不願意與自己簽約。

“如果你們現在與其他公司有合約,那與花朵集團簽訂新合同後,我們會承擔你們的賠付,但是一旦與花朵集團簽訂合同後,違約的成本可是非常高的。

所以...你們願意嗎?”

周於峰拋出了橄欖枝,而在話音剛落的那一刻,黃家句幾人全都站了起來,向周於峰鞠了一躬後,沉聲有力地回答道:

“我們願意!感謝周廠長,我們一定不會辜負公司對我們的付出!”

陽光灑在這些年輕人的臉上,他們即將創造屬於他們自己的神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