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句等人與花朵影視簽訂好協議後,又與黃立興新開的嘉麗傳媒簽訂了派遣合同,與倪娜娜和汪凡琳的形式一樣,其根本是屬於花朵影視的職工。

“呼...”

在不經意間,周於峰長籲了一口氣,手中拿著比昂樂隊的合同,隻有他自己知道,手中的這幾張合同紙分量有多麼重。

“家句,之後在香江的演唱會,會由嘉麗傳媒幫你們處理後續的工作,場地、服裝等所有的事情,都不需要你們操心,隻管保持好狀態就行。

另外,未來在香江會有更多的演出,也全會由嘉麗傳媒出麵幫你們洽談工作,你們要做的是,創造出更多的音樂,多出幾張專輯。

要是你們在音樂方麵遇到瓶頸的話,我們可以溝通溝通的。”

周於峰的這最後一句話,讓田亮亮立即背過了身子,實在是不想參與這丟人的事,就剛剛叫的那些鳥語,還怎麼跟人家溝通。

之後比昂樂隊就由田亮亮領著去招待了,很快,辦公室裡隻剩下黃立興和周於峰兩個人。

周於峰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合同,擺放在黃立興的茶幾前,食指勾起來,在合同上輕敲了幾下,挑挑眉,有些嘲弄地說道:

“黃大哥,崑崙實業這麼大的體量,就投資這一點錢,有些小氣吧?”

“哈哈哈哈...”

黃立興大笑了起來,拍著周於峰的膝蓋,心裡已經猜忌到周於峰之後要提什麼了,肯定是讓自己追加投資資金的話。

停下笑聲後,黃立興先是解釋道:“於峰,集團投資計劃金,目前隻能給你的項目投這麼多了,主要是還有其他的業務擴展。”

“那老哥你這...投的有些小氣了,有我給你托底,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周於峰的目光中閃過一抹亮光,說話的同時,又給黃立興倒起了茶水。

“我個人的話,一部分資金在嘉麗傳媒上,這你是知道的,還有一部分資金,在本地的珠寶買賣上,所以能夠空出來的金額,也隻有這一些了。”

黃立興攬住了周於峰的肩膀,呼著的重氣打在對方的臉頰上,停頓片刻後,接著說道:

“於峰,你給哥哥托底,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這花朵集團的實力可是越來越雄厚了,總不可能連這幾個錢都給不起,走法律途徑這一條路吧。”

“黃大哥,你的資金被控住,不代表彆人的資金也被控住,你可以搞一個盤子,類似於我給你的合同承諾這種,向其他人融資。”

突然,周於峰的目光變得犀利。

此時,距離廣場協議,隻剩兩個半月的時間!

一陣涼風突然擠開了窗戶,咣噹一聲,發出了沉悶的聲音,嗡嗡的,令人心煩,似乎窗戶上的玻璃都震碎。

黃立興的猜測方向是正確的,可終歸想得有些小氣了,周於峰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眼裡隻盯著他口袋裡的錢,是整個香江的投資圈!

如日照基金公司那般,借黃立興在香江的影響力,融資大量的資金,然後再把資金投放的日照房地產公司中,做到最大程度地拉購買地皮。

這一刻,黃立興莫名地感覺到了寒意,手臂上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呢喃道:

“你想乾什麼?”

語氣中,對眼前的這個男人充滿了警惕。

“老哥,我們兄弟兩人要做就做大一點,靠著這一筆買賣,你在香江的影響力可以衝擊到頂峰,有我的花朵集團給你托底,怕什麼?”

周於峰的麵容變得極為肅穆,此刻的話,也由我托底,變成了集團托底,直直地盯著黃立興著,而後者臉頰兩側的肌肉卻是明顯地抽搐了幾下。

黃立興心中詫異,這周於峰口中的做大,究竟是有多大?或許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這是我與日照公司的合作協議,你先看一下。”

周於峰把一側的協議遞到了黃立興的手中,認真地查閱起來,而周於峰在一旁繼續解釋說明著。

好片刻的時間後,黃立興纔是緩緩地合上合同,在看向周於峰時,一張臉緊緊地繃著,從未露出瞭如此嚴峻的麵容,彷彿如臨大敵。

這...風險太多了啊!

就敢篤定島國的房地產行業會暴漲?如果不如預期,那融資的錢,就如泥潭一樣,毫不費力地讓其陷進去,窒息而亡!

“老哥,首先日照公司的投資比例有一套完成的體係,資金一直處在紅線之下,所以短期之內,你不必擔心有資金的風險。”

周於峰先是說出了對方可能要擔心的問題,隨之又是拿出了一份合同擺放在了茶幾上。

“如日照公司那樣,你來做這個盤子,成立相關的基金公司,通過此方式來融資,或者是讓崑崙實業來進行融資。所要承擔的,隻不過是款項到期的返利而已,但我們的利潤,比天還高!”

周於峰沉聲說道,後麵的“比天還高”印刻在了黃立興的心裡。

“黃大哥,這是我給你的另一份合同,也如我們兩人之前簽訂的協議,我依舊會給你托底,但不是我個人,而是整個花朵集團來給你托底。

我說萬一,萬一真的出現了投資虧損的情況,那我把花朵集團的股權抵押給你,總之一定要保證你的這筆買賣不會有任何的風險,在未來獲利以後,由我們兩人平均分配這些資金。

但你要知道,其中的利益究竟有多大,是真的可以讓你站在香江頂圈的機會,而這機會也隻有這一次,不然,我為什麼要把花朵集團抵押出去,來托底?利潤真的是比天還高!”

周於峰繼續遊說到,而此時的每一句,猶如鉤鎖,把黃立興的貪婪鉤上岸!

黃立興使勁地嚥了口吐沫,依舊是如臨大敵的表情,周於峰那一句花朵集團的股權質押,是真真實實地吸引到了他。

等黃立興再去拿桌上的質押合同上,手都微微地顫抖了起來,站在香江的頂圈,在香江摸爬滾打一輩子,怎麼會冇有這樣的野心。

之後辦公室裡安靜了下來,黃立興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協議後,看向周於峰,又問道:

“於峰,這利益有多大啊?”

周於峰淡然一下,對方心動了,然後沉聲道:

“比天還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