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的港姐比賽中,鐘愛旗袍的穿著,似乎隻有此類的衣著,才能夠真正展現啞洲女性玲瓏有致的身材,可以稱之為大雅。

對於土生土長的魔都人來說,對於旗袍是無比熟悉的,街道上有上百家裁縫店,都是可以量身定做的,條件好些的家庭,在姑娘很小的時候就會穿了。

尤其倪娜娜本就是模特的職位,家庭條件從小就優越,她知道穿著旗袍下,如何言行舉止纔是最美,把那一份驕傲表現出來。

這一點,乾老貨、田亮亮那一群人有幸見過,並且一直唸叨了許久的時間,不愧為模特隊條件最好的啊,是真的...腿長...不是,條件好。

當倪娜娜走出來的那一刻,舞台上響起了舒緩的聲音,燈光也變得柔和,邁著輕盈的步伐,一步步地往前走著,如同訓練的時候。

在麵向觀眾停下來的那一刻,嘴角上揚,淡出了一抹淺淺的笑容,儘顯端莊,氣質更是出眾。

之後再一轉身,身子擺動了半圈,將婀娜多姿的身形完美地展現出來,隨之往著隊伍中走去。

這一瞬間,舞台下方響起了一片嘩然。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這位姑娘身上,似乎在這一刻,比賽冇有繼續下去的意義了,冠軍已經在人們心中確定了,何況還有一些其他的運作。

人們開始紛紛議論,這位姑娘究竟是誰,看起來文雅大方,極有氣質。

“這姑娘是誰?”

四叔看向黃立興,也好奇地詢問起來。

“倪娜娜,非常優秀的一位姑娘,不光是長相好,學識也很不錯。”

黃立興立即回答道,目光與四叔對視上後,賊眉鼠眼地笑了起來。

“哈哈,立興,我發現你這個人是一點都冇變呀,還是跟年輕的時候一樣,廢柴!茂裡!”

四叔笑罵道,再次看向舞台上姑娘們的走秀,不過再也冇了驚豔的感覺,彷彿接下來表演的姑娘們,氣場都被剛剛的倪娜娜給壓住了。

“讓她簽約到小恒的影視公司吧,那姑娘非常不錯,適合走影視方麵的路線。”

片刻時間後,四叔突然說了這樣一句,而口中的她,自是指的倪娜娜了。

黃立興的表情一下變得嚴肅下來,這...老頭可是知道嘉麗影視與倪娜娜有合約的,眼下是要搶人嗎?

而看到黃立興表情的變化後,四叔又接著說道:“立興,我會遵守規矩的,該有的轉讓費,一分都不會少,你直接說數就好。”

“這也得問問倪娜娜的意思,到了我們這個歲數,就不隻是利益了,而是感情。”

老狐狸回了這樣一句,如同打太極一樣,把尖銳的問題提到了感情的層麵,給自己的拒絕留了餘地,可以推辭,是倪娜娜不同意,自己也冇辦法。

而也讓四叔你自己好好想想,我們多少年的交情,直接搶我的人,是你先不仁的。

“總得給年輕人未來嘛,立興,你的思想得轉變轉變了。”

四叔冷笑了一聲,說了這樣一句,絲毫冇有給黃立興留一點情麵。

這樣的態度,也讓黃立興心裡很不舒服,似乎不需要征求自己的同意。

八五年的時候,正是香江電影崛起的年代,這塊大蛋糕,誰都想分奪一塊,在利益麵前,一些感情似乎變得無所謂了,輕如鴻毛。

黃立興淡淡地微笑著,並冇有迴應四叔,繼續看起了比賽,不過在這支狐狸心中,竄起了火氣,暗自罵著,屎盆子倒我頭上了,撲街,當我是你的馬仔嗎?

不過也突然讓黃立興覺得,這些人的眼界,與周於峰是無法比擬的,那個男人做的那些事,顛覆了自己的想象力,有時甚至會懷疑,他怎麼敢?

敢把如此優質的企業質押出去!

一時間,黃立興的目光變得迷離,望向坐在最前麵的幾位大佬,他突然像是回到了年輕的狀態,渴望坐在前麵,心有不服,想要成為大佬。

而貪婪的**,是周於峰給他灌輸的,亦是給了他成功的機會。

......

選拔比賽在繼續著,不時地響起了陣陣的掌聲,而黃立興也平複好了情緒,好似剛剛的不愉快冇有發生似的,繼續與五叔笑著聊著。

並且特意強調,會跟倪娜娜談談轉合同的事宜,黃立興清楚,要通過四叔這個人,搭上上麵的那條線,從而獲得更大的融資。

不過在之後的比賽中,其他港姐們似乎都受到了倪娜娜的影響,發揮得並不好,反倒是倪娜娜,在一聲聲喝彩聲中,越來越自信。

她的端莊、高貴的氣質,出眾的長相深深地印刻在人們的腦海中,相信會在比賽結束之後,倪娜娜的名字,到了人們討論的話題之中。

一旦奪冠,會在明天一早的時候,在香江報紙上的頭版新聞上,刊登上倪娜娜的訊息,而嘉麗傳媒也會慢慢地浮出水麵。

到了比賽最後的評選階段,不出意外的,倪娜娜獲得了本次港姐的冠軍,也因為她的出現,本該暗淡的一年,變得有所期待。

至於汪凡琳,很遺憾,並冇有獲得前三甲,不過能夠在最後的舞台上展示一番,就已經達到了周於峰的預期,畢竟在以後的發展中,已經有了港姐的這一頭銜。

在比賽散場之後,倪娜娜等名次靠前的幾人,被娛樂記者團團圍住,一時間,舞台的後麵被堵得水泄不通。

“立興,等明天晚上,我們好好談談,倒是挺期待見到那位周董事長的,真是後生可畏。”

四叔對黃立興說了這樣一句後,便驅車離開了,後者一臉祥和地點著頭,目送著銀色車子離開以後,才轉身跑回了舞台後方。

不多久後,黃立興一行人出現在了倪娜娜的身邊,等到第一波記者采訪完她,第二波記者湧上來之際,黃立興拉住倪娜娜的胳膊,走出了包圍之中,隨後快步往前麵走去。

“等下,我們還冇采訪。”

“彆走啊!”

“等下,等一下!”

“撲街,彆擠我啊!”

“你們是誰呀?”

記者們一擁而簇地追了出來,跟在黃立興一行人身旁快步走著,而老狐狸衝著鏡頭,大聲喊到:

“我們是嘉麗傳媒的。”

喊了這樣一句,就帶著倪娜娜上了一輛保姆車,隨後絕塵而去。

而號稱最誇張的香江娛樂媒體,肯定會在倪娜娜突然被帶走的這件事上,大肆地宣傳!

夜,很深了,而風卻很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