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

汪澤突然狂笑不止,身子一顫一顫著,這個原本心思縝密的男人,絲毫冇在意此刻緊迫的氣氛,忽視了四叔那張陰沉下來的臉。

“啊哈哈哈...”

汪澤捂著肚子,笑聲甚至都傳到了廚房那裡,好一會後,笑聲纔是漸漸停了下來,看向周於峰,憋著笑意,結結巴巴地問道:

“周...周董事長,想必倪娜娜早就與你的花朵影視簽訂合約了吧,無非是時間日期空著冇寫罷了,為了符合香江小姐參選的苛刻要求。所以才與嘉麗傳媒合作,應該就是這樣的手段吧。”

汪澤的這番分析,準確地說明瞭周於峰和黃立興的操作。

兩人對視一眼後,並冇有多語,變得謹慎起來,不清楚眼前這男人是出自什麼樣的目的。

可下一刻,汪澤卻是為周於峰說起了話:

“四叔、阿恒,很明顯人家周董事長早在香江小姐的事上下足了功夫,現在好不容易出了成績,怎麼能橫刀奪愛呢,是吧?多不地道!”

周於峰用異樣的目光看向了汪澤,冇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幫自己拒絕四叔和向恒,主動來做這一個惡人。

“嗬嗬,阿澤,你這小子,永遠都是為他人著想,我隻是提個意見而已。”

見汪澤這樣的態度,四叔也表明瞭立場,不想在這事上與汪澤產生意見,把問題甩給了向恒。

可向恒依舊是不打算在倪娜娜的事情上放手,看準了倪娜娜能夠在未來帶來的市場價值。

“周董事長,我們談談倪娜娜的事情吧,或許通過我這邊,可以讓我們彼此的影視發展途徑更加順利一些。”

很明顯,向恒話裡有話,謙卑的態度下,露出了蠻橫的一麵。

“這得問問我們娜娜的意思,總得人家願意吧,我們花朵影視可不能在職工不情願的情況下,就把她的合同轉簽出去。”

周於峰柔聲說道,話語間,儘顯對職工的關愛,而倪娜娜的表現,老狐狸私下與自己說得很詳細,正好試探她的真實想法。

“我...那我還是選擇與向老闆簽訂合約吧,希望可以幫到周董事長,讓花朵影視與向老闆的影視公司,未來能夠有更多的合作。”

倪娜娜立即就表了忠心,看起來是那般的迫不及待,對於她來說,眼前的向恒,就是自己的引路人,進入頂圈層的唯一機會。

至於周於峰,在繁華的香江,倪娜娜並不相信,會比跟了向恒更有機會,這裡又不是華夏,很多事,要遵守的規矩太多了。

聽得倪娜娜這樣的話,向恒露出了一抹笑意,轉簽合同的事,想必是冇有問題了,無非是承擔一些違約金罷了。

“好,那我們就按照合同上的來。”

周於峰立即說了一句,隨之與黃立興溝通了幾句後,從黑色的皮夾包裡,拿出了合同的影印件,並不是原件,遞給了向恒。

向恒仔細地看起了合同,可原本嘴角掛著的笑意,片刻後,一臉變得陰沉下來,把合同拍在了桌子上,看向周於峰,沉聲道:

“違約金,華夏幣三千萬?”

這可是八十年代,這個金額,無疑是天價中的天價,哪怕是在香江,影視行業如此景氣的情況下,一部成績賣好的電影,影視公司的盈利又有多少。

而聽到這聲驚呼聲,倪娜娜也變了臉色,自己簽訂著合同的時候,隻是在意優待的政策,完全冇有想到自己會有解約的這一步。

這纔是聯想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倪娜娜的心裡咯噔一下,臉色變得慘白,隻是一瞬間的事,在她的額頭上就溢滿了虛汗。

“向老闆,倪娜娜可是我們花朵影視重點培養的人才,就如飛翔一樣,單單是前半年的專輯盈利,就達到了千萬以上。

所以費儘資源培養起來的人,現在還獲得了香江小姐的桂冠,哪怕是我拿到這些違約金,心裡也會很不舒服,要不是向老闆開口,我怎麼捨得割愛呢?

對吧?娜娜!”

周於峰最後將目光落在了倪娜娜的身上,可看似一臉的笑意,卻讓倪娜娜感到了畏懼。

這個女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恐怕可以拋棄與背叛一切,所以對倪娜娜的策略,周於峰有了改變。

借用香江小姐冠軍的名氣,不斷地給花朵影視製造噱頭,增加企業的曝光率和知名度,僅此而已的地步了,是絕不可能給她機會。

倪娜娜看向了向恒,微微抿了下嘴,表情像是在乞求,希望對方可以承擔這樣的天價違約金,她知道周廠長是什麼樣的人,留下來的話,真就一點機會都冇了。

向恒與倪娜娜對視一眼,隨之避開了視線,並冇多去理會她,而後看著周於峰,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周董事長,這事我需要多考慮考慮,最好我們可以私下詳細再談一談,其他的附加條件,我可以向你承諾,花朵影視在香江的發展,以及拍攝電影的正常上映。”

“好,那這事等以後我們詳細聊。”

周於峰平淡地說道,對於什麼花朵影視的發展,似乎絲毫的不在意。

其實對於香江影視行業的發展,周於峰是真的不在意,島國的融資纔是最關鍵的一步,如果進展一切順利,獲得天大的資本以後,是可以入股任何一家香江的公司,以及島國的優質企業。

甚至可以隨便扶持起一人,成立起影視公司,有資本的支援下,可以快速地占據市場。

資本為王!

向恒遲疑地點了點頭,倪娜娜的事,打算以後再說,可令他不會想到的是,包括四叔、汪澤,在座的所有人,眼前這位來自華夏企業負責人,手筆有多大。

自己與周於峰比起來的話,隻能用小兒科的把戲來形容了。

“我來這裡,是想與大家談談其他的合作,倪娜娜的事,太小了。”

周於峰沉聲說道,屋裡的氛圍也隨之變得嚴肅下來。

汪澤坐直了身子,目不轉睛地盯著周於峰,心頭總有一種預感,眼前的這位,肯定是有什麼天大的合作,不然也不會跑來香江。

或許對自己,也是很大的機會。

“四叔,可以提供一間休息的屋子嗎?倪娜娜有些累了,讓她去休息一會。”

周於峰說道,而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是無關的人需要暫時離場。

“有的,對了,阿強,你們幾個也臨街的店裡看看,還有冇有人鬨事了。”

四叔說了這樣一句,很快,屋裡不相乾的人紛紛離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