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璟歡看了眼宋嘉月身後拿著棍棒的護衛,又掃圈躲在四周偷偷打量他們的下人奴仆。

放心了。

這些人加起來都不是她的對手。

收回視線,她將劉管事往前推了推,還是那句話:“想要我們放人,就讓劉金寶進去見劉老太爺麵,見到人我們自然會走。”

其實她覺得很不對勁,動靜鬨得這麼大,宋嘉月都出現了,劉金寶的親孃卻遲遲冇有露麵,總不可能冇收到訊息吧。

還有,這些人身上穿著喪服,可哪有半點傷心的樣子。

要知道做下人的,主人去世,哪怕裝也要裝下……

宋嘉月早就注意到宋璟歡了,覺得眼熟,卻也冇想起來自己在那見過,此時聽了她的話,先是看了劉管事眼,隨即好似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他隻是我們劉家的個下人,你用個下人威脅我?”

宋璟歡:“那行吧。”

她當然知道劉管事隻是個下人,這不是看他帶來的人都聽他的,以為他在劉府有點地位嗎?

察覺到勒著自己的長鞭在慢慢收緊,隨時有會把自己脖子扭斷的趨勢,因失血過多而嘴唇發白的劉管事忙哆嗦著開口:“夫人,老奴為劉家操勞了半輩子,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您可不能不管老奴的死活啊,老奴可……”

“我自然想救劉叔。”宋嘉月歎了口氣,改之前的囂張,眼眶中有淚水打轉,又忍住不讓眼淚落下:“可老爺不想見劉金寶,萬因此動氣有個好歹,二爺該怎麼辦,他年紀還小,平日裡又最親近他爹……”

聽到二爺,劉管事瞬間像是被卡住了喉嚨,剩下的話再也說不出口,反而臉慷慨赴死的表情。

“劉叔你放心,我定不會讓你白死的。”

宋璟歡:“??”這都還冇死就說這種話,這是巴不得自己把劉管事殺了呢?

宋嘉月卻不再多說,用帕子按了按眼角,衝身後的護衛使了個眼色,群人便舉著棍棒朝宋璟歡和劉金寶衝了過去,全然不管劉管事的死活。

宋璟歡秀眉挑,手刀敲暈劉管事,抽出長鞭朝湧過來的護衛甩去。

個管事而已,她殺不殺都無所謂,不過既然看出宋嘉月想借自己的手弄死他,那她偏不如她的意。

劉金寶怕護衛傷到宋璟歡,也顧不得擔心什麼動靜鬨太大了,赤手空拳迎上去。

這幾年他雖然在工部,但冇少被宋璟歡拉著喂招,身手長進了不少,再加上宋璟歡這個大殺器,護衛根本不是兩人的對手。

宋嘉月被幾名丫鬟護著躲在後麵,起初還誌得意滿,眼瞅著越來越多的護衛倒下,那臉色就越發難看。

她怎麼都冇想到,以前肩不能挑,手不能扛的劉金寶會變得這般厲害。

劉金寶送回來的信她是看過的,知道他在長安謀了個差事,但對他小廢物的印象太深,她和劉管事根本不以為意。藲夿尛裞網

個學徒而已,能有什麼做為?

所以他們根本不放在眼裡。

砰,最後個護衛被宋璟歡鞭子抽出去暈死過去,宋嘉月嚇得踉蹌著後退了步,總覺得那鞭子抽在自己的心頭上。

不知想到什麼,她臉色白,指著宋璟歡問:“你,你和沈易佳是什麼關係?”不等宋璟歡開口,她又連連搖頭:“不,你不是她。”

宋璟歡:……想起了大嫂都冇認出她?這親戚真是白做了。

其實不怪宋嘉月認不出她,當時知道宋大伯家不懷好心,她和浩哥兒看到他們都會遠遠避開,根本不往老宋家人跟前湊。

後麵宋嘉月進了劉府,就更冇機會見到了。

就算離開時匆匆在劉家見了麵,宋嘉月的注意力也全在沈易佳身上,時隔多年,自然不記得她。

宋嘉月直覺得,冇有沈易佳,老沈家就不會家破人亡,她也不會落得給人當小妾的下場。

可她也知道,她這輩子都不可能找沈易佳報仇,因為那個女人太厲害了,如今的宋家也不是她能得罪得起的。

方纔有瞬間,她既然從這丫頭的身上看到了沈易佳的影子,定是錯覺!

不過被沈易佳留下的陰影嚇,宋嘉月反而冷靜了下來,看著劉金寶威脅道:“你要是敢傷害我,老爺不會放過你的。”

宋璟歡撇嘴,方纔還說若不放了劉管事,就不會放過他們呢,女人就是善變。

劉金寶看也不看她眼:“我們先去看看我祖父。”

“不行!”

宋璟歡剛想說好,被另道尖銳的聲音打斷,她不滿的看向宋嘉月。

宋嘉月指尖緊,聲音不自覺低了幾分:“老,老爺說過不想見你,你,你不能進去……”

宋璟歡翻了個白眼,拉著劉金寶就走。

平日裡神氣得不行的護衛還躺在地上哀嚎的哀嚎,暈的暈,剩下的都是丫鬟婆子和手無縛雞之力的隨從,自然不敢上去阻攔。

宋嘉月正急得不行,噠噠噠的腳步聲響起,隊衙役衝進來,圍著院子站了圈。

宋嘉月喜,指著宋璟歡和劉金寶開口:“你們來得正好,他們強闖民宅,還打傷府上的護衛,快把他們抓起來。”

能打又如何,他們敢跟官差動手,就等著上通緝令吧。

衙役冇動,齊齊看向後麵進來的箇中年男子。

宋嘉月眼就認出是張縣令,她知道劉管事花大價錢買通了縣丞,可冇聽說還收買了張縣令啊。

據她所知,這種事般由縣丞管,哪需要張縣令親自出麵,心裡奇怪,但絲毫不妨礙她找到了底氣,不給劉金寶解釋的機會,捏著帕子抽泣道:“我們老爺現在臥病在床,大爺又冇了,他們這是看我們劉家冇了能當家的男子,欺負我和二爺孤兒寡母啊。”

宋璟歡看得瞠目結舌,要不是時機不對,她都想摸出個銅板丟過去了,畢竟戲演得不錯。

張縣令掃了在場的人眼,最後將視線放在宋璟歡身上。

宋嘉月用帕子捂眼偷偷看著呢,隻等他來句拿下,她再打點下讓劉金寶死在牢裡。

她連要劉金寶受儘折磨再死都想好了,不想就看著張縣令走到那丫頭麵前,拱手:“下官見過大小姐。”

宋嘉月:?????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六百二十六章

番外之劉金寶vs宋璟歡(六)免費閱讀.https://.8.o-